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四章 管好你的球

第十四章 管好你的球

    经此一闹,西门大官人和官人都老实了,随着人群散去,他正要趁机离开,却是被龙馨儿喝住:“西门町,你给我站住!”

    西门町心里想着宇文化龙明明见到自己,为何没有抓“淫贼”现行,正感觉纳闷呢,闻听之下,也没停下脚步,继续向屋外走去,嘴里随口道:“咳咳,太晚了,有事明儿再。”

    “放屁!如果你敢走,老娘就让你带不走叶筱轩……”

    西门町一愣,停下了脚步,回身低喝道:“你个死八婆胡啥……好,我不走,你想干什么?再让我看你的大~咪咪么?”

    这个“再”字,顿时让已缩进红被中的龙馨儿羞愤不已,也顿时抓狂:“啊——你这个淫贼,色狼,白痴,傻叉,蠢猪……”

    “你……你们别吵了……”浑身也缩进红被的宇文凤听不下去了,不得不出言制止,着,又在龙馨儿耳边轻语道:“你想干啥?明天再不行么?”

    龙馨儿却是愤愤道:“不行!今儿老娘亏大了,不但被西门町这个死淫贼看了……看了我的清白身,还让你们威龙镖局的臭男人看到了……”

    “你以为我想看啊,谁让你睡觉不老实来着……”西门町有忿忿不平,却是想到还有求于龙馨儿,也是马上将语气缓和下来,歉声道:“呃……不管怎么,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

    “道歉?我才不要你道歉……”

    “呃……你想怎样?难道还想让我负责,娶你为妻?”

    “呸啊,你个臭流氓,美死你……咳咳……我也不想你怎样,只有一个的要求……”龙馨儿着,却是故意停顿下来。

    “什么要求?”宇文凤也是好奇,西门町没问,她却是忍不住出口问道。

    黑暗中,龙馨儿眼珠只转,缓缓道:“西门町,从今往后,你只要求你对我言听计从——而已。”

    龙馨儿跟西门町从见面开始,便针尖对麦芒,没少吵架,但龙馨儿嘴上骂的凶,心里却是明白的很,西门大官人行事洒脱,跟师姐的性情差不多,当不是外界流传的浪荡子,也绝不是师傅口中的淫贼,并且为她舍身吸毒,也不是贪图她美貌,就凭这救命之恩,她内心里哪里会将西门町看作“坏淫”?

    不过,辣椒天生不服输的个性,再加上定性师太争强好胜的作风熏陶,她一张嘴也是牙尖嘴利,话刻薄,对西门大官人有三个未婚妻不,貌似还跟师姐和那神女勾勾搭搭不清不楚,这些“淫证”便成了性情火爆的辣椒攻击西门町最常用的“法器”,但西门町根本不在乎,要么嗤之以鼻,要么便是更为犀利的反击对付她,直让辣椒在跟西门大官人的“斗法”中总是铩羽而归,恨的是牙根直痒痒。

    最近以来,“让西门町臣服”绝对是龙馨儿心中排在首位,最想成就的“事业”,而今晚如此“良机”,狡猾狡猾滴辣椒岂容放过??

    听到龙馨儿竟然出如此要求,宇文凤当即就无语了。

    西门町两世为人,阅人无数,通过这段时间与龙馨儿之间的“骂战”,可是太了解她了,此时闻听之下,忍不住轻笑出声,道:“我丫头,你是我什么人那?既不是我妻,也不是我妾,更不是我妈,让我对你言听计从?还‘而已’??你想的真够美啊。”

    龙馨儿在黑暗中撇了撇嘴,很是义正词严道:“我是担心你西门大官人去害人!你已经有三个未婚妻,又跟那神女定了情,以后能不能收起你的色狼嘴脸,别再色迷迷地盯着人家黄花大闺女乱看了。”

    “呃……照你这么,合着我自宫算了,一了百了,省得我出去祸害人。”

    龙馨儿咬了咬嘴唇,抿住笑道:“的确是个好方法,正好这里是京城,你进宫去当太监肯定受欢迎。”

    “呸,你才想进宫……哦,我明白了,怪不得你巴巴地跟我来京城,原来是想成为朱由检的妃子,一步登天……”

    “滚!你个臭流氓,你家花无语才想成为妃子……”

    “额……你们能不能别吵了,我还想睡觉呢。”宇文凤算是听出来了,这俩人根本没事,那是将“吵架当有趣”,是乐此不疲啊。

    西门町当即汗了一下,不过没住嘴,而是趁机道:“宇文姑娘,实在对不住,再耽误你一会儿……龙馨儿,我是有事找你,也是事情紧迫,才深更半夜惊扰你们,东西我已经放下,请你无论如何帮这个忙……咳咳,那啥,我先走了,晚安。”

    “别走!你还没答应我的要求呢?”龙馨儿显然不准备就此罢休,不依不饶道,“如果你不答应,我绝不帮忙,哼!”

    现在西门町上门送了个砝码,龙馨儿更有“臣服西门町”的资本了。

    “呃……我龙馨儿筒靴,你能不能不提这弱智的要求,我跟你正经事呢。”

    “呸啊,你才弱智,我的也是正经事,比给你帮忙还正经几倍几十倍的正经事……”

    “停停停……你们能不能消停消停,没两句话便吵吵吵,烦不烦啊?”宇文凤感觉有抓狂了,如果不是穿着亵衣,估计早就暴走。

    这种情况下,西门町哪里还好意思继续跟龙馨儿打嘴仗,只好道:“行,如果你帮我这个忙,我答应你的要求。”

    龙馨儿闻听之下,差兴奋地从床上跳起来,却是不忘强调并重申哈子:“西门町,这可是你的,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从今往后你要对本姑娘言听计从,我让你往东,你绝不能去西,我让你打狗,你绝不能骂鸡,过的话可别不认账,我可是有凤姐为我作证,不怕你赖皮……凤姐,你也听到了吧?”

    “唔……”宇文凤满脑袋黑线,顺颊而下,嘴里含含糊糊应道。

    西门町也是好一阵无语,我勒个去,在你面前我还是男淫么,那不成你孙子啦,得,答应就答应,大不了以后不见你。

    听西门町半天没话,龙馨儿不由得有些焦急,忍不住坐起身问道:“西门町,你想反悔?”

    她这一坐起有些急促,虽然理好了褥衫,但巍峨的双峰已被带动的几欲破衣而出,颤颤巍巍中,一种迷死人的媚惑荡漾开来,颤成惊心动魄的女人味,让早就消停下去的西门官人刹那间人立而起。

    对西门官人的再次起立,西门大官人也不像刚才那样感觉尴尬了,某赵老师屡次在动物世界里提过,气味往往能使动物发情,更何况还有如此极具视觉冲击力的感观刺激?他虽然是个人类,但到底还是由兽类进化而来,基因里仍残存着兽性,体内更有极其旺盛的雄性荷尔蒙,所以,西门官人如此强烈的本能反应实属正常。而偶们的火凤凰自从适应了黑暗后,一直偷眼看向西门町,也一直在他身上寻找被她紧握手中竟会跃动的硬物是神马玩意,发现此“异状”后,终于明白过来,她嗓子眼里发出一声野猫叫春般的惊噫,俏脸瞬间似火烧,紧跟着浑身也似火烧起来。

    这声惊噫虽是压抑而发,几不可闻,却也是被听力过人的西门大官人捕捉到了,再看到宇文凤脸色一片绯红,两眼直愣愣地定在某处,顿时感觉老脸都丢尽了,恶狠狠丢下一句:“反悔个屁!大波妹,先管好你的球……”话中,已打开门仓皇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