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十五章 无价,不卖

第十五章 无价,不卖

    艳阳高照,风暖暖,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大明朝的京城还不知“沙尘暴”为何物,空气质量那是刚刚的,比当今世界任何一座城市起码好几倍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此时九多钟光景,开酒肆的,开店铺的,卖菜的,卖艺的,遛鸟的,玩狗的,读书的,做官的,看相的,算命的,大姑娘,媳妇……已充斥了大街巷,京城的繁华热闹渐渐显露起来。

    在一条很是宽敞的大街上,在行色匆匆的贩夫走卒和沿街闲逛的无业游民中,西门大官人胯下“黄金马”,腰下清奇长剑,很是惹人瞩目。

    他衣冠楚楚,远远看去很是风流倜傥,不是一般的帅,走近一瞧,俊白的脸上却是着一只乌青的“熊猫眼”,这显然是拜宇文凤昨晚的一掌所赐,他也没加掩饰,看上去很是滑稽。

    西门町一边欣赏着两边街景,顺便看看京城的美女,一边悠哉悠哉地骑马向已是打听清楚,很是好找的惠昭王府而去。

    转过一个街角,已看到不远处惠昭王府气派非凡的大门,正在这时,突然从街头另一角呼啦啦横冲过来一群人马,马疾人众,西门大官人的骑术在帝王驹的“训练”下,虽然早已不是吴下阿蒙,但事起仓促,也是躲闪不及,眼睁睁地看着便要被撞个人仰马翻。

    关键时刻,俺们的悍马同学当是了得,两只前腿猛地立起,一记“黄金蹄”已将当先撞过来的一匹马踢翻,紧接着“聿聿——”一声长嘶,声震大街巷,一股无匹的威严之气顿时让后面紧跟而来的马匹急停脚步,不顾马背上之人由于惯性摔落在地,而是连连后退,甚至不由自主地前蹄跪伏下来。

    “大胆!”

    “找死!”

    “活得不耐烦了,竟敢冲撞特使大驾!”

    “……”

    跌倒之人一个个颇为狼狈地爬将起来,看到西门町这个生面孔,皆厉声喝道。

    西门町措不及防下也被帝王驹掀下马,只是弹身而立,并没有狼狈摔倒,此时看清这些人都身着飞鱼服,腰佩绣春刀,是当时典型的锦衣卫打扮,他们这种衣式较短,对襟的黄色罩甲可是军民士卒谁也不准服用。

    这些个锦衣卫可是在京城横冲直撞惯了,更何况现在还有特使在,竟然被一个无名子撞翻,心里的羞怒可想而知。

    几个壮汉围将上来,其中一人火气挺大,根本不搭话,抬手就是一拳击向西门町前胸,嘴里还骂道:“草泥马的,哪里窜出来的兔崽子!”

    虽然看出他们是锦衣卫,并且亲爱的阿悍同学反将他们踢翻,但在大街上如此扈行,西门町也是心中暗恼,再听他们骂骂咧咧,上来便动手,不由得怒气升腾,在那壮汉一拳刚刚击出时,后发先至,“嘭”的一拳已击中这厮胸口,将他击飞了出去。不过,西门町手下留情,没用太大力。

    看到同伴被西门町一招击飞,其余锦衣卫不惊反怒,一起涌上来,“子,你他妈找死!”拳脚纷纷向西门町招呼过来。

    西门大官人岂能被他们碰到,“砰砰”声中,练的非常纯熟的“无影脚”已展开,几乎是眨眼间,便将攻上来的几个壮汉踹翻,并且,每人皆是“狗吃屎”的优雅姿态。

    其余的一干锦衣卫见状,顿时都“哗啦啦”抽出了腰下的佩刀,嘴里吵吵着冲了上来。

    秋高气爽,西门町今儿原本心情不错,没想到碰上一帮嚣张跋扈不亚于东、西厂厂卫的锦衣卫,无端端地干起架来,也是不由得火往上撞。

    “不想死的滚!”西门大官人双眼一瞪,一股王八之气透体而出,但因为“熊猫眼”,却是大打折扣,显然没有将这帮锦衣卫震住,他们同时挥舞着绣春刀冲了上来,西门大官人根本没有将这些家伙放在眼里,正准备“大展拳脚”,打个痛快,却听到一声嗓门挺大,但中气明显不足的大喝。

    “慢着——”

    而一听到这声音,那帮冲过来的锦衣卫硬生生止住脚步,同时回转身来。

    西门町抬眼看去,只见从后面一辆宽大的马车中,由一个女婢搀扶着走下一人,此人五十多岁年纪,长得肉滚滚的,脑袋挺大,不是和尚,却是剃着一个油光锃亮的光头,穿着一身异常光鲜的锦袍,可怎么看都像从别人身上扒下来的,浑身透着一股暴发户的气息。

    他圆头,圆眼,肉鼻子,脸色乌油油的,下巴宽大,嘴唇没一曲线,脖子很短,几乎和头一样粗,个子不算高,腆着肚子,倒是显得颇为气势。

    西门町不认识他,但在京城,不认识他的可不多。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朱由检同志老丈人之一,崇祯最宠爱的婆娘田贵妃老爸,锦衣卫指挥特使田弘遇是也!

    他因为女儿受宠,从而人得志,从扬州一个微不足道的千总,以火箭般速度升职,目前已是担任了直属皇帝的亲卫军锦衣卫指挥特使,虽然无品,却比从二品的锦衣卫指挥使夏可雄还牛~逼,夏可雄见了他,便是其国丈的身份,也得礼让三分。

    这次朱由检选妃,田弘遇也是脑袋被驴踢了,竟没想这会给女儿受宠的地位带来威胁,反而巴巴地出使江南之地,为女婿亲自挑选美女来。

    而他为了拍女婿的这记马屁,却是拍出了后世中广为流传的“冲冠一怒为红颜”典故,将迷倒苏州众生的名妓陈圆圆给挑了出来。

    当然,陈圆圆虽是青楼女子,还是原封货,不然,给田弘遇十个胆子,也不敢将一个别人用过的女人送给皇帝选作妃子。

    这一大早匆匆返京,正是田弘遇带来了大美女陈圆圆,不想错过这场声势浩大的选妃活动。

    “这位哥贵姓?”田弘遇慢慢走到近前,却是没看西门町,而是盯着帝王驹上上下下看着,那圆圆的眼睛里毫不掩饰地透露着贪婪之色,嘴里随口问道。

    西门町看这厮卖相不咋滴,还如此一副目中无人,老卡卡的样子,便哼了一下,也不理他,自顾自迈步向那惠昭王府走去,帝王驹则第一时间抬脚跟上。

    “站住!”簇拥在田弘遇周边的几个锦衣卫立时喝道。

    那些个被踹倒的壮汉早已爬起身,虽然西门町脚下留情,没受大伤,但一个个也是忍不住揉着被踹的部位,哼哼唧唧地再不敢冲上前,但也都抽出了佩刀。

    西门町看到已经引起行人的注意,很多喜欢看热闹之人纷纷围拢上来,他微一皱眉,停下脚步,看着明显是头头的田弘遇缓缓道:“这位老兄,看你们行色匆匆,想来有事,我也有事在身,不能耽搁,咱们素昧平生,也是意外冲撞,我看还是各走各道,没有必要在这里纠缠不清,你意如何?”

    田弘遇闻听之下,眯着眼睛看向了西门町,仿似才注意到他,嘴里却是不紧不慢道:“你好像还没回答我的话。”

    “有必要么?”西门町强压住想一巴掌煽向他光头的念头,轻轻一笑道。

    “大胆,你知道跟谁话?”其中一个锦衣卫一举手中刀,喝道。

    西门町装着一惊问道:“哦?难道他是当今皇上,需要路人回避?”

    “放肆!这乃我大明锦衣卫指挥特使,也是当今堂堂的国丈大人,子无理,还不叩头谢罪?”

    靠,原来是皇亲国戚,怪不得牛~逼叉叉。

    西门町撇撇嘴,鼻子轻哼了一下道:“嗯,原来是国丈大人,既然如此,我退后一步,让你们先走。”着,西门町还真拍了拍帝王驹,让开了道。

    知道田弘遇是谁,西门町还这样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顿时让一干锦衣卫不由得再次打量起这个一只眼乌青,看起来很滑稽的西门町来:难道咱离开京城没多久,又变天啦??!!

    田弘遇这个时候却是又看向帝王驹,用一副不容商量的口吻道:“兄弟,这匹马你出个价,我要了!”

    西门町心里感觉好笑,脸色却是淡淡道:“无价,不卖。”

    着,西门町也懒得跟他们纠缠,伸手一按马背,身子一纵,已是动作娴熟,姿势潇洒地跃上帝王驹,顺势两腿轻轻一夹,嘴里道:“既然你们不走,那我先走……”话中,帝王驹已猛地发力窜出,“得儿得儿”的马蹄脆响声中,眨眼间已奔至惠昭王府门前。

    ps:这章补昨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