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章 如果伺候的本太子爽

第二十章 如果伺候的本太子爽

    “……”

    “啊——你……你……你那夭折的妹妹朱微如竟还存活于世?!”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朱由橏一脸震惊道。

    而这个亲妹妹还活着,朱慈烺看样子不是很高兴,脸色极其郁闷道:“可不是么,我也是昨晚刚刚得知,没想到父皇欺瞒的我好苦,连我母后也是不知。”

    朱由橏从震惊中回过神,很快露出一脸欣喜的样子道:“微如还活着,那是天大的好事啊……”

    “好事个屁!”朱慈烺却是忿忿不平地打断道,“原来父皇一直将她作为左膀右臂在暗中培养,而且她一回来,父皇便将锦衣卫的生杀调拨大权全部交给了她,我可是跟父皇提过好多次,求他调拨几个锦衣卫给我使唤,父皇却始终没有答应……哼,父皇如此偏心,那是根本没将我这个太子当回事,难道我还不如一个女子?难道父皇还准备将皇位传于她?”到这儿,他越想越感觉窝囊,不自觉地起大逆不道的话来:“这个老家伙真是越老越糊涂,真不知道他猪脑袋咋想的。”

    朱慈烺如此表现,自然是让朱由橏暗自称快,但对这个突然冒出来,便手揽大权的大侄女也是心生警惕。

    “慈烺,你怎么能如此话?你父皇如此做,当有他的想法和安排。”着,他拍了拍朱慈烺肩旁,一脸同情的样子抱打不平道:“不过,皇兄这么做的确是有过份,别人我或许不了解,对慈烺你,我可是最清楚了,熟读兵书,通晓国策,不但能文能武,而且胸怀广博,仁爱圣达,完全是一个圣贤明君的风范,即便你父皇现在退位于你,你也可以胜任皇位……嗯,等我将客人送走,便随你进宫,一则见见微如,二则帮你问问皇兄的意思,这有不合常理啊,难道他真的是年纪大了?”

    朱由橏这么,无疑是火上浇油,朱慈烺更是一脸愤懑,气哼哼道:“他可不是年纪大了?还好意思我整天游手好闲,寻花问柳,他自己倒好,都半截身子入土了,竟然还搞这劳什子选妃,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硬起来,不是耽误那些个如花似玉的黄花大闺女么?真是作孽啊!幺叔,我看不过眼,我真的看不过眼……本太子决定救救这些个无辜的女子,幺叔,我最信任你了,你得帮帮我。”

    朱慈烺这番话的,连朱由橏也是感觉后背冷汗嗖嗖,这要是被朱由检知道,哪怕是只言片语,那也绝对是掉脑袋的份,但他却是不动神色道:“为叔当然帮你,你准备如何做呢?”

    朱慈烺听他这么,心情大好,显然也是早有考虑,当即露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道:“这个问题我仔细地想过了,若是将这些从各地选来的女子放走,显然不行,我准备在京城某处设立一个秘密所在,从这些女子中挑选出一些人来送往此处,咳咳……比如幺叔大厅中这样的女子,只给老家伙留下一些歪瓜裂枣。我这么做,也是为他身体着想,别沉迷女色,耽于淫乐,而误了国事。再了,这些女子跟了我,总比跟一个老头子强,等我以后登基,她们也一样有个妃子的封号……”着,着,他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外面陈圆圆风骚入骨的风姿,弟弟眨眼间便硬起来,嘴里哼哼唧唧道:“如果伺候的本太子爽,那未来的皇后从她们当中选出也不定。”

    “唔……这的确是个好主意。”朱由橏听了貌似很是赞许地了,却是话锋一转道:“不过,慈烺你想过没有,此次选妃声势浩大,选来的女子也是数量颇多,而这件事虽然由西厂负责甄选,但也派有锦衣卫监督,现在你妹妹回来掌管锦衣卫大权,你做出如此动静,西厂那边还好,能瞒的过锦衣卫耳目?”

    朱慈烺显然也不是没脑子,当然考虑过,当即便道:“嘿嘿……幺叔,这便是我今日来找你的原因……”

    我操,你个王八蛋了半天,现在才绕道正题啊,看来我倒是看你了。

    朱由橏心里暗骂,脸上却是微微一笑,等他下去。

    “微如也是刚接掌锦衣卫,她又是个女子,年纪轻轻如何能服众?锦衣卫虽有田弘遇这个指挥特使,但真正统领锦衣卫之人却是夏可雄,这个老家伙对谁都是软硬不吃,只听我父皇一个人的话……”

    到这儿,朱由橏已是明白过来,笑着打断道:“你的意思,我能让他睁只眼闭只眼?”

    “嘿嘿……我不是想着幺叔您一贯足智多谋么,对付一个老家伙,您还没办法?再夏可雄对您也一直比较尊敬,您的话,不定他会听呢。”朱慈烺很是“恭敬”的样子,称呼也从“你”很是自然地变成了“您”。

    “你子越来越不老实了,竟算计起为叔来……”朱由橏笑嘻嘻地轻弹了一下朱慈烺的头道,心里却是萌生了一个借机铲除障碍的主意,“夏可雄软硬不吃,连你的话也不听,那是他忠于职守,当然,那也是他不识时务。我跟他也没啥交情,的话未必会听,如果跟他提起,反而会泄漏了你的大计……”到这儿,他装着沉思的样子,想了片刻,却是问朱慈烺道:“如果没有夏可雄,你锦衣卫的兄弟们是听从微如的话,还是会听田弘遇的话?”

    朱慈烺一时间没领悟朱由橏话里的“精髓”,有错愕道:“呃……应……应该会听田弘遇的话多一些吧,毕竟田弘遇担任锦衣卫指挥特使已有一年多,在锦衣卫也有一定的影响力,幺叔,您的意思是……”

    “那就对了……”朱由橏露出莫测高深的一笑,却是放低声音,阴恻恻道:“除掉夏可雄!你的大计何愁不成?”

    朱慈烺一愣,随即醒悟过来,顿时有些忘乎所以的击掌道:“高,实在是高!我幺叔有办法嘛,果然是没错……”

    “嘘——”朱由橏连忙伸手制止,又指了指门外,提醒隔门有耳,别太得意忘形。

    朱慈烺赶紧“调低音量”,探过头,却是一副不在乎的神情道:“幺叔,你不是这西门町是你的好兄弟么,难道他还会告密不成?”

    “我和他昨日方才结识,虽然将他看作好兄弟,但知人知面不知心,他是否也如我一般真诚相待却是不知。并且,兹事体大,还是越少人知道为妙。”

    “哦……他看起来年纪还没我大,武功真那么好?”

    “为叔亲眼所见,岂会错了……先不他,你还是考虑考虑,准备如何除掉夏可雄。”

    “这还要我考虑?嘿嘿……幺叔,你帮人帮到底,除掉夏可雄之事便交给你了……”到这儿,朱慈烺也是很滑头地立马转移话题,以防朱由橏推辞道:“对了幺叔,你听过**神尼没有?”

    朱由橏出主意除掉夏可雄,当然是想借太子这把“刀”杀人,岂会自己出头?正准备推辞,听了朱慈烺的话,不由得顿住:“**神尼?”

    “是啊,幺叔听过?”

    “这**神尼可是江湖名宿,极受江湖中人敬仰,为叔在蝴蝶谷多年,当然是听过。她已多年不曾在江湖露面,只怕早已不在人世,你又是从哪里听到过她?”

    见成功转移了话题,朱慈烺也是颇为自得,脸上笑眯眯的:“幺叔,你这可不知道了,**神尼可没死,她看起来还不到四十岁,活的好好的呢。”

    朱慈烺对突然回来的一母同生的妹妹,当然是高兴的,惊喜的,而老爸偏爱她,只是有不适应,吃醋而已,毕竟她取代不了自己,成为太子,对自己以后登基构成威胁,相反,作为亲妹妹,当会在以后帮助自己,辅佐自己。

    这些个道理,朱慈烺自然是考虑的一清二楚,他刚才在朱由橏面前的表现,只是演戏,博取同情,也是让朱由橏更加信任,从而进一步利用这个“幺叔”而已。

    从权力争斗的风暴中心,皇宫大内滋生出来的人物,果然是没有一个善主。

    当然,官场之中没有真正的感情存在,近和远全都是政治利益使然。

    朱慈烺突然心情大好,朱由橏以为是自己帮他解决了“难题”,也是被朱慈烺的话惊到了,便没做多想,脸露惊讶道:“你……你见过**神尼??”

    朱慈烺不自禁露出得意的神情,很是骄傲道:“当然,就在我出宫前,刚刚见过。唔……高人,当的是世外高人,那风范,那仪态,连本太子见了也是有高山仰止的感觉。”

    一贯沉稳的朱由橏被他的话彻底唬住了,很是纳闷道:“你出宫前刚刚见过?**神尼怎会进宫??她进宫干什么???”

    朱慈烺这时候早恢复了一脸的轻佻和傲慢,很是老卡卡地拍了拍朱由橏的肩旁,装着神神秘秘道:“幺叔,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这**神尼不是别人,正是我微如妹纸的师傅……对了,我微如妹子在江湖中还有个化名,叫什么柳如如……”

    “啪——”

    他话声刚落,突然从大厅传来一声东西摔落在地的脆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