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一章 递小纸条?

第二十一章 递小纸条?

    朱由橏和朱慈烺在大厅偏房内关着门窃窃私语,不要普通人,即便是功力高深者,也是不能听的清楚,但西门大官人显然是怪胎,他不凝神去听便罢,这一专心当“偷听者”,里面的谈话顿时异常清晰,一字不落地传入耳中。

    开始时,西门町只把二人的谈话当作狗血的“宫廷剧”来欣赏,一边听,一边还悠然自得地喝着茶,当朱慈烺的口中出现“**神尼”时,顿时让西门町惊住了,偷听那叫一个专注,手捧茶杯半举在嘴边,仿似定在了那儿,眼睛也是一眨不眨。

    而朱慈烺口中最后出现“柳如如”三个字时,这一份震惊简直无以复加,即便他想破脑壳来YY,也不会将栖身青楼的柳如如跟高高在上的公主挂上钩,这感觉,既他妈极具戏剧性,又更他妈具有颠覆性。这一刹那,西门大官人震惊的猛地站起身同时,手中的茶杯也是脱手而下,摔落在地。

    那“啪——”的一声脆响,不但将大厅内的陈圆圆和那丫鬟吓了一跳,都不约而同地探眼看向西门町,也是惊动了偏房内的二人,从房内走了出来。

    “嗯?”朱由橏一看之下,稍稍一愣,随即便哈哈笑道:“贤弟好大的脾气,这是对我表达不满啊,恕罪,恕罪,跟太子着着竟是冷落了贤弟……琳,你还呆着干什么,还不快快给西门少主换了茶具?”

    西门町的沉稳自然是非常人等人能及,随着脆响,他已是回过神,虽然内心里仍是震动不已,表面上却是波澜不惊,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震惊之色。

    闻听朱由橏之言,当即便呵呵一笑,歉然道:“由橏兄多虑了,你跟太子有要事相商,弟怎会有怪罪之意,那岂不是无理取闹么?实在是抱歉,刚才……刚才……”着,西门町眼露痴迷地看向陈圆圆,一副不好意思解释的样子。

    朱由橏一看,已是“顿悟”,笑嘻嘻道:“明白,明白,食色性也,贤弟不用不好意思,哈哈……”

    他这么,西门町更是露出一种不好意思的神情,竟然在脸上“逼出”了一丝羞红,摸了摸头,很是尴尬道:“让由橏兄见笑了。”

    “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看看自己是谁,这个女子是你能痴心妄想的么?”朱慈烺看西门町还盯着陈圆圆,顿时沉不住气,在一旁冷哼道。

    草你妹的,老子是癞蛤蟆也比你个大逆不道的畜生强,竟然准备对老爸的女人下手……呃……如如还真是你妹,她是老子的未婚妻,草她合理合法,嗯哼?起来,你这个太子爷还是我的大舅哥啊,这……这他妈整的,想当初老子上大学时,就连追隔壁班那个鲍牙妹都碰了一鼻子灰,虽然后来娶了老婆,那也是在有车有房,存款达到六位数后才领到证,想不到穿越后一个个绝色美女纷至沓来,竟然连堂堂的公主也倒贴,这他奶奶滴绝对是时来运转了……我擦,莫非这次的穿越,让我的眼神变得像梁朝伟那样忧郁且性感了……

    西门町没理朱慈烺,而是脑子里多时空,大跨度,极速浮想着,脸上一副阴晴不定的样子,让朱由橏以为他被朱慈烺的脸上挂不住,像要随时暴起,赶紧圆场道:“慈烺,怎可对西门少主如此话?”着,朝朱慈烺使了个眼色,又笑嘻嘻地对西门町道:“贤弟千万别生气,慈烺话虽孟浪,但他也是好意,这个女人可不是你我能想的,那是给当今圣上预备的妃子。”

    西门町从陈圆圆身上收回目光,很是无所谓的笑了笑道:“由橏兄误会了,我可没作多想,刚才只是一时失神而已,呃……你跟太子有事在身,我还是先告辞了,反正已认了门,我在京城还呆些时日,等有空,我一定再登门拜访。”

    西门町现在当然是改变了主意,倒追自己的未婚妻柳如如竟然是当朝公主,还统领着锦衣卫,并且恰好监管着选妃之事,那老公发话,她还不听?别是带走叶筱轩,只怕带走这陈圆圆,她也会帮忙,那还需要卖给朱由橏一个人情么?

    当然,西门大官人突然发现自己成了当朝驸马,脑子有乱,需要静下来,好好捋捋。

    特别是想到朱由橏包藏祸心,若是老丈人有难,柳如如需要,将来很有可能会跟他反目成仇啊,还是保持距离先!

    朱由橏哪里知道西门町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他只当这个贤弟很有眼力价,也很识趣,不给自己在太子面前制造难堪,并且也急于到宫中一探,便没做挽留,脸上很是遗憾地歉然道:“实在是不巧,皇兄找我有急事,我得马上进宫,贤弟,还请你多担待,呵呵……话不多了,倒显得你我兄弟生分,来日方长,还是那句话,愚兄的大门随时为你而开。”

    着,他很是热情地拉起西门町的手,准备“恭送”出门,却是走到大厅中央,陈圆圆身侧的时候,始终像个雕塑一般坐在那儿的陈圆圆,她怀中的琵琶突然掉落于地,恰好掉在了朱由橏身前。

    朱由橏以为她一个姿势坐久了,手脚发木所致,倒是不疑有他,也正好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当即便停下脚步,放开了西门町的手,弯腰去捡琵琶。

    而他弓着身体弯腰的瞬间,陈圆圆也是装着要探身而出,要捡琵琶,但伸出的长袖,却是从旁人无法看到的角度极快地伸向了站在朱由橏身侧的西门町。

    西门町微一诧异间,已感到一个滑腻异常,柔若无骨的温婉手握住了自己,还没等他诧异过来,陈圆圆的手已缩了回去,顺势接过了朱由橏捡起的琵琶,嘴里轻语道:“多谢王爷。”

    西门町这时方回过神,也感觉到手里被塞入了一团东西,不自禁看向陈圆圆,却是发现她怀抱琵琶,又眼观鼻,鼻观心,正襟危坐在那儿,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

    西门町当然不好相问,自然也不能展开手心看看,到底是什么东东,心里想着,给我递纸条?人便随着朱由橏向厅外走去。

    ps:今日三更,算是爆发哈子,明日有事,但保底一更,争取两更,咳咳。。。应该木有三更。。。

    顺便一下,关于本书的女主,第一、二卷基本是铺垫,慢慢培养跟西门大官人的感觉,总不能三两章便让西门大官人挺枪跃马吧?毕竟此西门大官人,非彼西门庆大官人,淫家很讲究感情和感觉这两个东东,当然,感觉是主要的,感觉到了,枪自然也杀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