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二章 人生就是一场战争

第二十二章 人生就是一场战争

    西门町不知道陈圆圆塞给自己什么东东,跟朱由橏分手后,也是没有走远,转过那个街角,便从帝王驹上跳下马来,左右看了看,方张开一直紧紧攥着的掌心。

    是一块不知从衣服何处扯下的紫色布条,而布条上却是被某种尖锥之物扎了一个个孔,再仔细一看,那一个个孔却是组成了歪歪扭扭,很是潦草的两个字——“救我”!

    呃?救她??

    看着这两个字,西门町当即便呆住了。

    他今天来惠昭王府,原打算上午跟朱由橏唠唠嗑,拉呱拉呱,增进一下“感情”,中午再酌两杯,力争将其灌晕乎,然后提出帮忙之事。从朱由橏对他的热情判断,这么件“事”当难不倒他堂堂的惠昭王,很可能下午便去活动活动,顺利的话,晚上便能将西门大官人的“准女友”从选妃场上淘汰出局,着令家人将其带走。

    正所谓计划没有变化快,西门町心神巨震下跟朱由橏告辞,便忽视了让他震精连连的陈大美女。

    救?还是不救?

    这不是难题,西门町稍一思考,便决定:救!

    西门大官人前世里,因为吴老先生所作,可与老白《长恨歌》相媲美的《圆圆曲》,对陈圆圆这个“历史名人”,还是比较同情的。

    今日一见,果然是倾国倾城并可怜,也依稀记得陈圆圆便是被田弘遇从苏州强虏而来,从而开始了她悲戚婉歌的“倾倒”人生(ps:倾倒了吴三桂,倾倒了李自成,倾倒了大明朝,倾倒了大顺朝,也倾倒了许多年后的无数男人……)。

    现在“英雄救美”主动找上门,并且还是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换做任何男淫,都不做他选。

    西门大官人之所以认为是举手之劳,倒是没有想着靠公主老婆帮忙,那是因为救陈圆圆跟带走叶筱轩完全不同。后者会担心身份暴露,从而牵累九寨十八坞,而救走陈圆圆,谁会想到是他?即便被人怀疑,只要不被抓现行,傻子才会承认。至于抓现行,做梦去吧!西门大官人现在很是自信——凭咱的身手,绝对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既然做出了选择,西门町也不想拖拖拉拉,特别是想到朱慈烺的话,生怕事情起了变故,决定就地跟踪——现在是大白天,当然不能闯进去救人,他想看看陈圆圆会被带往何处,晚上再悄悄滴干活。

    他随手将那布条揣入怀中,又四下看了看,很快找到一家酒肆,二楼有一排窗口斜对着惠昭王府,正好可以观察王府内人员的进出。

    帝王驹正昂首睥睨周围看它的行人,还不时地轻抬黄金蹄警告试图靠近它的人,西门町抬手拍了拍它,声了几句,帝王驹低鸣一声,竟是扬蹄而去。

    西门町将悍马同学打发走,整了整衣衫,走入了那酒肆,上了二楼,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了几个菜,要了一壶酒,浅斟慢饮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当头的太阳也渐渐偏西。

    不要陈圆圆,即便是要急于进宫的朱由橏和朱慈烺也没从惠昭王府出来。

    西门町已是五六壶酒下肚,虽然一没事,却是再不敢喝,生怕憋不住上厕所,错漏了盯梢。

    他一边观察着,也正好捋了捋杂乱的思绪:如如竟然是当朝公主,怪不得心愁国事,在选秀场上有那番忧国忧民的言论,看起来也是胸怀抱负,那么她之所以选中我,应该是被我那套所谓“大~法变易”的救国策所动容,以为我有定国安邦之才,可以帮助她老爸整饬超纲,重振大明……汗,偶打官司在行,却哪有啥治国安邦的才能……呃……虽然我是个便宜驸马爷,难道眼看着老丈人的江山葬送??……不行!绝对不行!!怎么老子也是从现代穿越而来,就像赌博场上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底牌,就算不能挽救大明,难道还不能阻止某些事情的发生,延缓一下历史的进程?大明灭亡,起码也要等老子死了……我草,看来以后事情不少,担子也不轻,得,人生就是一场战争,老子就轰轰烈烈地干一场,不定改写历史,整个名垂千古啥的,女儿还能在历史书上看到老爸的名字……你妹哟,如如咋摊上朱慈烺这种二世祖哥哥?完全是大逆不道啊,也他妈没脑子,竟然跟包藏祸心的朱由橏为伍,看来得帮老丈人好好收拾收拾他……嗯?

    此时已下午三四钟光景,西门町正想着,突然看到朱由橏和朱慈烺终于从惠昭王府走了出来,骑马离去后大门跟着关起,竟是将陈圆圆留在了王府内。

    咋回事?难道朱慈烺这臭子准备将陈圆圆截留?

    西门町这么想着,又暗自头:嗯,这样正好,要是送到别的地方,有官兵守卫,还麻烦,现在留在地广人稀的惠昭王府,我又大致熟悉里面的情况,救起人来应该更顺利。

    西门町又在酒肆内坐了会儿,估计朱由橏一时半会当不会回来,然后将人送走,便买单走人,准备晚上救人的行头。

    ……

    清凉如水的月光倾泻而下,照着整个惠昭王府一片寂静,貌似府内所有人都已沉睡。

    但离惠昭王府大厅不远的一处客房内,一片黑暗中,却是一动不动,静坐着一个衣冠整齐,半抱琵琶的妙人儿,正是陈大美人。

    她神色平静,没有一丁焦虑之色,貌似很笃定西门町会来救她。

    而这个时候,秋风瑟瑟中,月影下一个蒙面的黑影躲躲闪闪,却是动作极其敏捷,不带起丝毫声息的向这处客房摸过来,正是西门大官人“英雄救美”来鸟。

    离那房间越来越近,西门町心里也是默默祈祷:千万别换房间,千万别换房间……不然的话,房间那么多,可他妈不好找啊……

    他当然是上午跟随田弘遇他们进来后,已看到朱由橏将陈圆圆安排进这个客房休息,因此翻墙进来后,直奔此房。

    终于到了客房门前,西门町先是侧耳听了听,竟没听到里面有呼吸声,心不由得一沉,便抬手轻轻地叩击了两下:我草,让我来救你,不会睡那么死吧?

    这两声轻轻的叩击,即便是静夜里,也是几不可闻,但却仿似两鼓重锤击在陈大美人心头。

    她猛地站起,几个碎步已走到门前,颤颤巍巍道:“是……是谁……”

    声音虽轻,却是让西门町宽了心,连忙低语道:“陈姑娘么?我是西门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