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三章 我都快被你搞死了

第二十三章 我都快被你搞死了

    黎明前最后的黑暗,在远离京城百里之地的一处农舍旁,一匹浑身金黄的骏马正打着响鼻,啃吃着垛起的稻秆。

    而农舍内,一对面相忠厚的中年夫妇攥着一张数额不菲的银票,一脸喜色地从一间简陋的房间内退了出来,顺手带上漏风的木门。

    房间内一盏油灯泛着昏暗的幽光,两个人正相对而立,正是西门大官人和陈圆圆。

    “陈姑娘,你便先在此处住下,我回京城还有事要办,来日再见。”西门町顺利将人救出,当然是没准备留着己用,现在将人安排在这里,感觉很是放心,她命运如何,只能看她的造化了,便准备告辞。

    陈圆圆一手挽着包裹,一手提着琵琶,脸上并没有被救而有的喜悦,反而是愁容满面。

    西门町话音刚落,陈圆圆突然“扑通”跪倒,神色凄然道:“多谢公子搭救,妾身……”

    “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西门町吓了一跳,这厮可没有男尊女卑的思想,更是见不得女人跪着,赶紧上前将陈圆圆拉了起来。

    西门町口气斥责,却也是把陈圆圆吓了一跳,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俏生生站那儿,跪倒是不跪了,也是忘了话。

    “陈姑娘,救你只是举手之劳,当不得你跪谢,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你从王府失踪,一定会在京城引起轩然大波,这段时间你留在此处还是心一,千万不要抛头露面,我刚才也跟这王家夫妇交待过了,等过些日子,你再作他途……”

    陈圆圆往日见到的男子,哪个不想把她整上床?西门町这番平静的口吻,当即让她百感交集,身子一颤,又要跪倒,西门町眼疾手快,连忙扶住,脸露不悦道:“陈姑娘,在我面前,千万别做那下跪之事。众生平等,男女平等,男儿漆下有黄金,女子也一样,有什么话站着。”

    陈圆圆直愣愣地看着西门町,仿似不信堂堂的玄武庄少庄主竟会出这番话来。西门町神色淡然,虽然熊猫眼还乌青着,但却是一身正气,很具有“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女色不能惑”的气度。

    当时的江南女子气节颇高,仿佛达成一种共识,都喜欢有本事,有胆识,有正义感的男淫,宁愿给这种男淫当老婆,也不愿做贵人的正妻。

    西门大官人在柳如如选秀场上惊才艳艳的表现,很快便成了无数江南女子梦中的情郎。

    陈圆圆虽不是其中之一,但也是有些意动。

    而此番面对,西门大官人“美色”当前,陈大美人如何还能自持?

    陈圆圆决定敞开心扉,透露自己的心声。

    她低下颔首,却是哭哭泣泣道:“妾身被那恶贼强抢而来……家人……家人也被那恶贼害死……虽承蒙公子搭救……但天下之大……哪里还有妾身安家之处……尚……尚请公子收留于我……如是……如是公子能报得妾身之仇……妾身愿做牛做马伺候公子……”

    呃?收留?报仇?还做牛做马??

    西门町看着娇~啼中的陈圆圆当即便震精了。

    “咳咳……陈姑娘,对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那田弘遇害你家人也是罪当至死,想你个弱女子也是无能为力,我倒是愿意为你敬献薄力,只是收留之事……”

    “公……子……”颤声中,陈圆圆抬起头,一张梨花带雨的脸让西门町看的是心里一跳,竟是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仿似面对了一只洪水猛兽,陈圆圆已接着道:“妾身蒲柳之姿,当入不得公子法眼……妾身恳请公子收留,只图有个立身之所,为奴为卑也是心甘所愿……”着,陈圆圆盈盈下拜,哀婉道:“还请……公子成全……”

    话到这份上,直让西门大官人怜惜之心大起,一颗爱心也是风起云涌,决定打碎家里一众老婆的醋坛子,领一个美女回家。

    他上前一步将她扶起,轻咳两声道:“陈姑娘,想必你也清楚,我玄武庄早已是名存实亡,我西门町也成了孤魂野鬼,可以是四海为家,你若跟我,当少不了风餐露宿,吃苦受累……”

    陈圆圆自然是听出西门町口风松动,连忙抬头神色坚定道:“公子放心,妾身虽是弱女子,比不得江湖女子,但自家贫,又出身梨园,吃苦受累已是家常便饭,别风餐露宿,便是风里来雨里去,我也一定能受得。”

    “咳咳……实不相瞒,我现在虽然孑然一身,但却已有家室,并且……呃?”

    西门町正着,突然听到从隔壁房传来一阵阵压抑不住的**之声,顿时大汗:我擦,这大叔大婶看起来蛮老实,也忒生猛了吧,凌晨竟然也干活?!

    而他们活动中的即兴对话也是断断续续,却异常清晰地传入西门大官人耳中。

    “……”

    “那年轻人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出手真大方,明儿可以给柱子买东西捎去了……”

    “孩子他……他爹……嗯哦……啊……”

    “咋滴?”

    “你今儿……太……太……哦……厉害了……”

    “废话不是,老子啥时候不厉害?哦,不行,我来了……”

    “啊……用……用力……哦……”

    “……”

    “啊——”

    不想听也没办法,西门町正脸色越来越尴尬,耳边却突然传来一声陈圆圆的惊叫。

    抬眼看去,只见陈圆圆脸色羞红,忸怩不安,想伸手捂住耳朵,却是犹犹豫豫的样子,显然是被隔壁房间里王大婶那越来越大的极具穿透力的叫~床声给惊着了。

    随着那王大叔的最后发力冲刺,已经不管不顾的王大婶,将一股无形的暧昧**气息在西门町所在的房间内播撒开来。

    西门町丹田发热起来,脸色也不禁变得越来越古怪。

    陈圆圆脸似火烧,浑身轻颤,只感到越来越无力。

    “我厉害吧?”

    王大叔喘着粗气的声音传入西门大官人耳中,简直是五雷轰:我呸,老子一直给你计时呢,总共不到三分钟,加起来捣鼓了不到五十下,你他妈也敢厉害?!

    而王大婶紧跟着一句话,更是把西门大官人雷的外焦里嫩,差笑出来。

    只听王大婶娇滴滴道:“你真厉害,我都快被你搞死了……”

    Ps:晚到的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