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四章 以身试教

第二十四章 以身试教

    “啪——”

    陈圆圆提在手中的琵琶掉在了地上,一下子将西门町惊醒过来,可还没等他看明白是咋回事,却见陈圆圆的身体仿似气力被抽空一般,软绵绵地向地下滑去。

    此刻俩人离的很近,西门町一伸手,已很是精准地揽住陈圆圆的蛮腰,将她扶住。

    但见她双眼迷蒙,鼻息咻咻,朱唇半张,玉体轻颤,光润白腻的脸上渗出一片娇红,便如白玉上抹了一层胭脂,一股天生的娇媚婉转扑面而来,令人不自觉地心生怜爱。

    女人示弱是给男人逞强的机会。

    西门大官人还没逞强,西门官人已是率先表态——妹纸,哥你!

    而让西门大官人也逞强起来的,却是通过掌心瞬间传遍全身的细腻顺滑,舒爽透的感觉。

    虽是隔着好几层衣服,但西门町的手一揽上陈圆圆的腰腰,便如抚上了最滑,最软的苏州级高档丝绸,直让他丹田猛地一热,手上不由得一紧,仿似要将浑身娇软无力的陈圆圆挤进自己的身体里,眼中陈圆圆的容颜反而模糊起来,随之脑子里,心里,都是一片模糊,出于本能反应般,西门町低头便吻向那娇呼一声,微微张开的膻口。

    双唇甫一接触,西门町脑子“嗡”的一下,却是猛然警醒,又急忙撤了回来。

    陈圆圆被西门町一把搂住,一颗心已是狂跳不已,浑身更是无力,软塌塌地偎在西门町胸前,鼻中再闻到他身上传来浓烈的男子气息,只觉得一颗心仿似要爆炸开来,而西门町手上一紧,却是让她突然感觉到有东西戳到自己,并且紧贴在腹处,貌似活力四射,不由得惊叫出声。

    她显然没想到西门大官人会突然吻她,一张脸红得便似涂了厚厚的胭脂。

    西门町的嘴虽然撤了回来,手上却仍是紧紧搂着陈圆圆,貌似不舍得让那超爽手感离体而去。

    俩人都是急促地呼吸着,但每一下呼吸,都闻到对方愈显浓烈的体味。

    这般数次呼吸,西门大官人的心神早已被陈大美人的幽幽体香所夺,意乱情迷间竟再一次吻向了陈圆圆。

    陈大美人丝毫没有躲闪之意,相反,这妞竟貌似很期待的闭上了眼睛。

    两人的唇顿时紧紧的粘在了一起!

    西门大官人这一吻,当即判断出陈大美人从没和人接过吻,完全是不懂的舌头的妙用,只晓得张开嘴哼哼唧唧,香舌畏畏缩缩,躲躲闪闪,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其实还有第三件更锋锐的武器。

    这是一个长吻,很长很长,若是回想起来,完全可以用龙龙ago来形容。

    在西门大官人的印象中,不管前世还是今生,都没和任何女人打过如此的“持久啵”。

    毕竟是相识还不到一天,潜意识中都感觉不妥,二人开始时都还有些克制,但口舌纠缠了几番之后,阳刚炽盛的西门町和天生骚~媚的陈圆圆如何能禁得住如此贴身肉搏战,各自的情~欲都被天雷勾地火般勾引起来,亲吻也愈加的疯狂。

    二人且吻且走,西门大官人凭感觉,竟是慢慢地牵引着陈圆圆吻向了墙角刚铺上床褥子的土炕。

    一到炕边,西门大官人便托着陈美人的香~臀,顺势将她放倒。而在二人连体婴儿般缓缓倒下的过程中,两张嘴,四片唇,竟是木有片刻的分离,仍是那么酣畅淋漓,浑忘一切的kiss着。

    终于……

    吻戏结束,按照国际惯例,该肉戏登场。

    但是……

    木有

    娇~喘连连的陈大美人显然还没做好马上献身的准备,即便她内媚无比,身下黄河早已决堤,从生理学的角度,已完全可以。但作为一个名妓,她深深懂的“处”的重要性,而她内心深处,更是对“破~处之旅”有着深深的恐惧,就是俗话的,她患有破~处恐惧症,并且还是重度患者。

    当西门大官人渐入佳境,驾轻就熟地开始探手寻幽时,陈大美人仅剩的一丝清明,让她也是探手而下,紧紧握住西门大官人手腕的同时,嘴里含含糊糊,却是透着一股坚定的口吻道:“公子……不要……”

    西门町情~欲高涨中,一步步正按脑海中默认的程序走,陈大美人这一声娇呼仿似在他的激情演奏中突然掺进一缕杂音,让俺们追求完美“演奏”的西门大官人立马停止了所有动作,头也抬了起来。

    呃?呃?呃?我这是趁人之危啊!妈的,刚刚还怪别人凌晨干活,现在自己竟然也想效仿,真他奶奶滴,难道我想以身试教,告诉王叔王婶,什么才叫真正的厉害?!

    西门町顿时感觉很不好意思,老脸不自觉地红了起来,配上那只熊猫眼,神情看上去极其的古怪,也极其的滑稽。

    陈圆圆勇敢地叫停后,心里还有惴惴的,满脸娇羞中,正偷偷眯眼观察着西门町,见他很是听话地马上stop,并且露出这番神情,顿时一股暖意从心头升起,嘴角也是第一时间勾起一抹笑意,顿时百媚横生,愁容尽去,满室皆是娇媚。

    而西门町此时将她骑在身下,抱在怀里,那感觉,仿似躺进棉花糖,压一压,绵软如无骨飞一般的爽;摸一摸,却又手感难当,滑腻异常;闻一闻,肉香幽幽,使得每个汗毛孔也极其地舒畅;也吻过,咬过,啃过,舔过,嘬过……怎么整都是农夫山泉——有甜!

    虽然是老脸不自在,却哪里舍得下来:我草,怪不得那吴三桂要冲冠一怒,只怕换了我,也得如此啊!

    这么一想,西门大官人不禁满腔都是怜惜之情,只觉得为她粉身碎骨,也是甘之如饴,手上也是将她往怀里更紧地抱了抱。

    “咳咳……陈姑……圆圆,天色已亮,我得赶紧返回京城,以免遭那惠昭王朱由橏怀疑……”

    俩人无缝焊接般,姿势极其暧昧地紧贴着躺在床上,西门町口中第一次称呼其“圆圆”,当然算是正式承认收了她,顿时让陈大美人心里大定,西门町话没完,她便很是体贴地娇软道:“公子,我等你……”感觉幸福中,她的“妾身”自称也很是自然地升级成了“我”。

    “嗯……”西门町很是依依不舍地从陈圆圆身上爬起,并顺手将她拉坐起来,很是温情道:“等我事情办妥,便来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