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五章 妖孽般的老妇人

第二十五章 妖孽般的老妇人

    三十几年前,江湖上冒出“穷即死”三人帮——邛忍,吉恒,诗落。

    “穷即死”三人帮的宗旨是:宁可撑死,绝不饿死;宁可被钱多砸死,绝不因没钱穷死!

    老大邛忍,名副其实,的确是“穷人”一个,自家境贫寒,又屡屡科举未中,穷困潦倒下跳崖自杀,却不料没死成还得奇遇,意外获得一本不知谁留下的北宋时期西毒欧阳锋《蛤蟆功》手抄本,等他功成下山,已从一个文弱书生,变成了一个性情暴戾的武林高手,更是发誓:绝不做穷人!

    老二吉恒,不是出生贫寒的问题,而是从便被当时的丐帮帮主收养,在丐帮长大,养成了极端仇富的心态,对富人最是嫉恨,但他的人生理想却是:让一部分穷人先富起来!

    诗落是三人帮的女成员,原本是峨眉派极具天赋的弟子,也是定性师太的师姐,却因为一场情变,而失落异常。深深爱着的人最终抛弃了自己,跟功夫比自己差,相貌比自己丑,却因为家里有钱的师妹跑了。功夫好,相貌好屁用,有钱才是硬道理。从此发誓:我要做个有钱人!

    若不是这场变故,诗落绝对是峨嵋派下一任掌门人,定性师太只有提鞋的份。原因为何,下文交待。

    三个从事打家劫舍的人偶然机会碰到了一块,一谈之下,都对“穷”道出了发自内心的感概,三人越谈越投机,最后义结金兰,组成了专门抢劫的“穷即死”三人帮——三人名字中各取一字,帮名充分反映了三人对穷的人生感悟!

    这个帮名当然是读过很多书的邛忍取的,为此还自得了许久,也因此更得到了义弟义妹的追捧——大哥不但功夫好,还挺有学问。

    既然有了一个团体,当然是不再单干,打家劫舍的买卖便渐渐少做了,改成了拦路抢劫。

    所谓贼越做胆越大,穷即死三人帮从打劫过往的商旅,渐渐发展到打劫起收获巨大的镖车来。

    凭着三人严密的策划和周密的部署,再加上三人特别是邛忍过硬的功夫,屡屡得手,在江湖上,“穷即死”三人帮名声越来越响,更让当时的镖局流传着一句话:宁可遇阎王,不遇三人帮!

    但京城威龙镖局总镖头,宇文化龙的父亲,宇文生烟却不信邪。

    而往往不信邪的人,偏偏遇到邪。

    宇文生烟便是如此。

    顺风顺水惯了的他押着镖被早想对镖行里的龙头老大威龙镖局动手的穷即死三人帮盯上了……

    虽然将邛忍击成重伤,但宇文生烟还是被邛忍受伤前一记“蛤蟆功”给当场击毙。

    邛忍受了重伤,吉恒和诗落二人在混战中,也是一死一伤,从此,“穷即死”三人帮好似人间蒸发一般,再没在江湖中露面。

    在天边泛出鱼肚白的光照下,西门町终于注意到,昨晚因为只知道寻找偏僻之地,闷头乱撞而摸进来,现在知道叫“竹海村”的村子,竟然真是被漫天低矮的竹林包围着。

    随便抬眼一扫,秋风起处,满眼都是那被掀起的层层竹浪,根本看不到边,那规模,那气势,竹海村的名字绝对不是“浪”得虚名,更不是CCAV上亩产万斤的浮夸风。

    现在已是入秋,但这片一眼看不到头的竹海,竟还是一片翠绿,仅有少量的枯黄竹叶掺杂在其中。

    天才刚亮,竹海村还处于沉睡中,周围只听到风吹竹叶发出的一阵阵“沙沙”声

    西门町沿着来时那条擦着竹海边缘的道,一边骑马而去,一边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将陈大美人带给他的骚动彻底平息下去。

    “笃!”

    “……”

    “笃!笃!”

    “笃!”

    ……

    突然,从侧前方隐隐传来时断时续硬物相击的声响,在这么一大早,并且伴随着“沙沙”声,听来很是恐怖。

    西门町不由得一惊,立马制止了帝王驹的脚步,悄无声息地从马上一跃而下,蹑手蹑脚循声而去。

    声音竟是来自竹林深处,曲曲折折,西门町往里走了大概两顿饭的功夫,视线一宽,却是到了一片竹林比较空旷的所在。

    而这声音,现在听来异常清晰,是从空旷处那深陷下去的一个洞内发出,仿似地底深渊的鬼怪要凿洞爬将出来,连一贯胆大的西门町也不自禁地冒出了一身冷汗。

    身为无神论者的西门大官人当然不信鬼神,他悄悄将玄武剑拔出,心翼翼地向那只有半米直径的洞行去。

    终于到了近前,西门町探眼看去,顿时让西门町浑身鸡皮疙瘩立起,胃部紧跟着开始抽搐,想要呕吐,却是腹中空空。

    洞内宛如一个干涸的深井,却是越往下,洞的孔径越大,深达地下十多米,而最底下已有三十人同桌的大圆桌那么大。

    洞内阴暗潮湿,怪只怪西门大官人眼力惊人,将洞内的情况看个一清二楚。

    沿洞往下,四壁青石嶙峋,看样子此洞是天然而成,并且已有时日,一块块巨大的青石都是长满了青苔,滑不溜手,但好些地方却仿似经过人工斧凿。

    只见洞底一个看不出年纪的老妇人,花白的头发稀稀落落,却是发长及腰,乱蓬蓬地披散着,满脸皱皱巴巴,浑身不着寸缕,皮肤跟风干了一般看不出一丝肉色。而这妇人的双脚,竟是自脚跟处被人齐刷刷砍去,两条干瘪的,细细的,皮包骨的腿像钉子一般立在地上。

    阴风习习,竹叶沙沙,猛然见到这样一个人,没有心脏病也会吓出心脏病,也的亏俺们西门大官人胆子大。

    此时这老妇人,呃,之所以判断为老妇人,当然是因为她胸前垂挂着两只干瘪的袋状物,嘴里不时发出猫头鹰般碜人兮兮的轻叫声,双手各抓着一把从洞口飘落的竹叶。而她一边将色泽看起来翠绿一些的的竹叶塞入口中,咀嚼不已,一边将那些枯黄的竹叶一片片向那四壁的石块投掷而去。

    劲风呼啸中,那竹叶击打在石块上竟是发出“笃笃”声,并且,每一次的击打,都让坚硬如铁的青石崩掉一块。

    这妖孽般的老妇人竟有如此功力,直让西门町惊奇不已,再仔细看去,更是惊奇地发现,她投掷竹叶并非漫无目的,貌似为了练功而为,而是从下而上,那一块块凹凸不平的青石上竟是被击打出了一个个凹槽,目前已近洞口三四米处,想来再过些时日,她便可通过这一个个凹槽,脱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