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七章 恩将仇报?

第二十七章 恩将仇报?

    “嘶——”

    空气撕裂发出的尖锐啸音,犹如鬼哭狼嚎。

    西门町正准备现身救老妇,洞底的诗落已是发现了探头探脑的他,抬手就是一片竹叶。

    速度之快,威力之猛,让西门町猛地睁大双眼,却是避之不及,这一片枯黄的竹叶仿似神兵利器,唰的一下,已削去了西门大官人伸到洞口的束发纶巾,满头“秀发”立时披散下来。

    眼看着几缕长发伴随着那纶巾飘飘忽忽往洞内落去,直吓得西门町猛地缩回头:我草,这老太太的武功绝对是我见过最厉害的,比**神尼,轻舞叔叔强了几倍不止啊!!

    “老人家,你别怕,我是来救你的……”西门町像是面对凶悍劫匪的谈判专家,一边向洞内喊话,一边脱去外面的长袍,揉着一团,向洞内投掷进去。

    隔了半响,洞底发出诗落“嘎嘎……”不知是哭还是笑的怪叫声。

    西门町伸手将挡住眼睛的长发撩到脑后,心翼翼,再次探头,只见诗落竟是已将他的长袍穿起,看起来却如一根竹竿挑着一件肥大的衣衫,显得是空空荡荡,并且长袍拖在地上有很长一截。

    她抬眼眯眼看向洞口,那没有一两肉的脸,满是皱褶而起的皮,完全看不出是悲是喜,是惊是怒。但她的眼睛却是冰冷的,即便眼睛眯起来,也是从眼中迸射出尖锐如冰刀般的寒光。

    西门町此时已完全冷静下来,心里暗筹:这老妇人的武功如此恐怖,只怕比子郁非还要厉害,那么,当世之中谁能将她困住?

    见她没再朝自己发射“暗器”,便将头又探出一些,尽量用平静的口吻探问道:“老人家,我碰巧路过附近,被您用竹叶击打青石发出的笃笃声吸引而来,呃……看样子,您已被困洞内很长时间,不知道是什么人对您做出如此狠毒之事,简直是丧尽天良。”

    “嘎嘎……”

    诗落再次发出渗人的怪叫声,却是没有话,不知道是常年没话,不会了,还是懒得。

    呃??!!

    西门町突然瞪大了眼睛,却是见到洞底一处阴暗的角落里,并排躺着两只完整的脚骨,而森森白骨纤纤细细,赫然是女人的脚骨,再看骨骼断裂处,西门町心里不由得一动:难道并非别人所为,而是她失足落入洞内?

    西门町眼睛像雷达般在洞底四下扫描,很快又有新的发现:嗯?那霉乎乎几乎烂成碎片的东西好像是一件衣服,里面包着神马东西?……老太太武功这么厉害,不会是武功秘籍之类的吧?嗯,看形状,很有可能啊……

    “嘎嘎……”

    西门町正想着,耳中又传来诗落猫头鹰般的怪叫声。

    呃……我想这么多干嘛,还是先把她救上来再,这老妇人估计不会话,这是在催我了。

    “老人家,您别着急,我这就想办法救您上来。”

    着,西门町直起身,看看周围,却是没见到藤条之类的索状物,满眼都是低矮的细竹,想了想,果断地解下腰带,又脱下一件中衣,撕成条状,一根根与腰带连在一起,全部连好,竟是有四五米长,心里想着老太太击打出的一个个凹槽当是脱困之用,已近洞口三四米,绳索这么长应该够了,再次检查了一下布条连接处,又用手拉了拉,感觉应该能承受住绝对不超过五十斤的老太太,便走到洞口,将绳索垂下,并尽量伸长了手臂道:“老人家,先试试看,如果不行,我再……”

    却是话声未落,只见诗落嗓子底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啸,彷如玻璃相刮的刺耳噪声,直冲人耳膜,连西门町也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感觉很是难受。

    紧跟着,诗落长袖挥出,离那衣服包裹着的东西还有一两米的距离,却仿似有股吸力,一卷之下,竟是吸入长袖中,她更不迟疑,另一只长袖已挥出,无形中一股大力,“嘭”的一声击打在地下,扬起一片腐烂的落叶,声音在洞内“嗡嗡”回响中,两条无脚的像是钉子般的腿已拔地而起,腾空而上。

    但因为洞口是往里收缩,并且是稍稍歪斜,她这一纵却是不能跃起太高,仅有三米左右的样子,堪堪撞到石壁,眼睛落处,一条钉子般的腿已戳在一个凹槽中,借着这一丁的受力,已抬手一掌,击打在几乎撞到身体的湿滑青石上,将自己向洞内石壁一侧滑去,身体也是升高了有尺许,而到了石壁这侧,另一条钉子般的腿却是准确无误地戳在一个的凹槽中,丝毫不作停顿,又是一掌拍出,将身体又滑向另一侧,又是升高了尺许。

    如此这般,完全是仅凭一口真气,诗落已是速度极快地向洞口“滑”近。

    西门町只看的眼花缭乱,也是瞠目结舌,对诗落的武功又有了新的认识。

    手上一紧,西门町正一愣间,“呼”的一声,一个散发着恶臭的身影,已从洞内窜出。

    “嗷呀——”

    诗落一出洞来,顿时仰天发出一声尖锐异常的厉啸,声音隔几公里估计也能听到,让西门町是不由自主地紧紧捂住了耳朵,心跳也仿似受了刺激,莫名加快,一种压抑和狂乱的感觉瞬时袭上心头。

    我草,不会是救出一个恶魔吧??

    西门町深吸几口气,稳住躁动的心神,直起身子,看向了诗落。

    而这个时候,诗落也是向他看了过来,两道目光彷如冷箭,直插入西门町心里,让西门町不自禁打了个寒颤,竟是不敢跟她对视。

    诗落上上下下看了西门町几眼,突然发出“嘎嘎……”一阵怪叫,长袖一挥,一股无法想像的磅礴内力向西门町狂涌而来。

    西门町心头巨震:我擦,恩将仇报??!!

    这股内力实在是太过迅猛,如狂潮,如海啸,西门大官人根本来不及躲闪,一下子便被席卷而起,竟是直接朝洞内丢入。

    西门町也不是没反应,倒栽葱般刚一进入洞口,西门町便闪电般抽出玄武剑,想要插入石壁,阻止自己坠落,却是耳中听到诗落惊噫一声,一只精瘦却是修长的手,疾如奔雷般拍出一掌,顿时让西门町拿捏不住,玄武剑脱手而出,没有往洞底落下,反而是直向诗落手中飞去。

    来话长,这一切却都是电光火石间瞬间发生,西门大官人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啊——”的一声长叫,人已落入洞内。

    而玄武剑被诗落一把抄在手中,却是根本不看西门町是死是活,双臂一展,竟如飞鸟一般,猛地腾空而起,直向漫天的竹海扑去,而刚一落下,她长袖一震,已击打在竹浪上,竟是靠着双臂之力,一路如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