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二十九章 当然没死

第二十九章 当然没死

    西门町体质变态,不怕热,不怕烤,如果他死了,普通的火化绝对不行,或许只有太上老君的炼丹炉可以将他炼化,但他却是怕冷。

    北方的秋天本就冷的早,披头散发的西门町仅穿了一件单衣,还是躺在散发着霉臭味,阴冷潮湿,深达地下十几米的洞底,他无意识中,只感到遍体寒意,不自禁地浑身一哆嗦,也是冻醒过来。

    这一醒来,只感觉头疼的厉害,木木楞楞中睁开眼,突然看到一个黑影从头直落而下,貌似向自己砸过来,一惊之下,本能地一滚身就躲闪开去,却是听到一个凄婉的声音哭泣道:“公子……圆圆来陪你……”

    西门大官人反应端是了得,百分之零一秒间已反应过来,自然是无暇去考虑陈圆圆如何来的,并且还跳下来,他做出的第一个动作,便是又滚回来,紧跟着半跪而起,伸手间,一个温软的娇躯已砸进他怀里,顿时又将他砸躺下来。

    这样一来,西门大官人虽然被砸的呲牙咧嘴,当头跳下的陈大美人却是倒在西门町怀里,毫发无伤。当然,这一番撞击,圆圆妹纸那弹力十足的胸胸,还是化解了不少冲击力。

    陈圆圆来到此处,一看到西门町摔爬在洞底的姿势,跟梨园里不堪受辱而跳楼自杀的姐妹死状几乎一模一样(ps:她眼力当然没有西门町好,并且西门町长发也盖住了大半脸庞,那是完全看不到西门町气色如常,呼吸均匀,而随着他的呼吸,还有几根长发被吹起),再看到洞底如此之深,貌似底下还是青石,寻常人落下,肯定是摔死个屁,当然也是对西门町的“功夫”高低完全没有概念,第一时间便想当然以为,町蝈蝈定是摔死了。

    她心里一窒,呼吸也为之停止,脑子里只想着西门少主是因我而死,我当以死相报,到阴曹地府去伺候公子。

    陈圆圆完全是被这突然的“噩耗”给乱了心神,都木有悍马同学有主见,先叫唤叫唤,或是找人捞上来看看,而是两眼一闭,在帝王驹满怀她能救出主人的期待中,纵身便跳下洞去。

    陈大美人紧闭双目,体会着“跳楼自杀”的感觉:我这便死了么?为何没有一痛苦?甚至还有一种温暖舒适的感觉?嗯……怪不得那些个姐妹喜欢跳楼,果然是一了百了,死的安逸,也早日离开这肮脏的世界……

    “圆圆,你怎么来了?”

    陈大美人耳边传来西门町温柔的声音,仿似来自遥远的天际,让她以为在阴曹地府终于跟西门町相见,两汪清泉顿时从她紧闭的双眸中奋力涌出,嘴里呜咽道:“公子……是……是妾身害了你……妾身是来陪你的……公子……呜呜~你千万勿要嫌弃于我……”

    西门町看她闭着眼睛,哭哭啼啼的样子,心里感动是感动,却也是心头纳闷:我擦,你来陪我干什么?难道还打算跟我在洞底长住么?

    “呃……圆圆,你是如何得知我摔落洞中?有没有叫人过来搭救于我?”

    陈圆圆的思想还徜徉在阴曹地府间,听了西门町的话,也不知道睁开眼睛看看,仍是哭泣道:“是公子……公子的马将妾身驮来……额?搭……搭救?呜呜……公子是想离开妾身么……”话中,鼻中闻到西门大官人的“体香”,双手不由得抱住了他。

    西门町脑袋还木木的,被陈圆圆的话更是弄的有发懵,感觉她话很是有“花痴”的味道,也不想问她了,便撑身而起,准备自己看看洞口是否有人过来。

    听西门町没话,并且还坐身而起,更是让陈圆圆以为西门町要离她而去,双手抱的那个用力,完全是将自己的胸胸压成了两片煎饼,不过,这煎饼上嵌了一粒诱人的相思红豆。她一边死死地抱住,一边带着哭腔央告道:“公子……不要走……”

    西门町彻底被她搞懵了,不由自主地伸手挠头,一下子碰到头上那粒大包,疼倒是没感觉疼,却是吓了一跳,以为是啥怪物趴在头上呢,抬手便要把“怪物”从头上打落。

    很显然,这一拍之下,力道用的有过大,等于是自打耳光,顿时疼的他“哎哟”叫了一声,也是明白过来这怪物是啥东东了。

    而他这一叫,却是让陈圆圆本能地睁开眼睛,想看看怎么回事。

    这一看,西门大官人“惨死”之状便立时映入了陈圆圆的眼中:披头散发中,头拳头大一个肿块,脸色惨白中(当然是被冻的),熊猫眼赫然还在……唔……公子的衣服也被狠心的鬼抢去了……

    陈圆圆只觉得愧疚难安,胸中也瞬时被满满的,涨涨的怜爱充满,她泪光盈盈中,也看不清楚,却是柔情万千,伸手便轻抚向西门町头上的大包。

    西门町当然不让陈圆圆摸自己的包包,还疼着呢,一伸手捉住她的手,顺势拉着她便要站起来。但陈圆圆浑身仿似没有骨头似的,软绵绵的贴在他身上,根本站不住。

    西门町却是一惊,以为她从上面跳下,摔到哪儿了,连忙扶住她道:“圆圆,你怎么了?受伤了么?”

    却在这时,突然从头传来“聿聿——”一声马嘶,正是帝王驹在下面等的不耐烦了:我草,这娘们真黏糊,跳下去救人,老抱着主人干屁啊,还不赶紧上来?

    一叫惊醒梦中人,恍恍惚惚中的陈圆圆终于意识到情况有不对:好像是公子的马嘶声,它怎会也到了这阴曹地府?额?公子的身上为何暖暖的,话也是呼出热气……

    心里想着,不由得颤颤巍巍勉力站住,没有回答西门町的话,却是仰头满脸希翼地反问道:“公子……我们……我们没死么?”

    “呃……”西门町一下子明白陈圆圆刚才为何发“花痴”了,对她主动跳下来陪“死”,心里不由得涌起一股浓浓的怜惜之情,而此时陈圆圆脸上梨花带雨,那长长的眼睫毛上还挑着几粒晶莹的泪珠,神色看起来楚楚可怜,更是俏媚动人,情不自禁地柔情泛滥,双臂一紧,将陈圆圆搂入怀中,嘴里柔声道:“傻瓜,我们当然没死……”着,已抬手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花。

    陈圆圆睁大双眼,也终于看清面色如常,双唇红润,脸带微笑的西门大官人正满目柔情地看着她,不由得心肝一颤,却仿似不信地,伸出手想要触摸西门町的脸。

    西门町明白她心思,却是捉住她的纤纤柔荑放到自己的胸口,轻笑道:“你摸摸我心跳,我们活的好着呢……”

    陈圆圆手冰凉,立时感觉到西门大官人“砰砰”、“砰砰……”强大的生命力,那心跳仿似一枚枚炸弹在陈大美人心头炸开,顿时一股巨大的惊喜涌上心头,直让她整个身心都被无边无际的喜悦涨满,她眼波盈盈,樱唇细颤,一张俏脸,神光离合,更有一种媚骨天生的天然风韵,瞬时在霉臭的洞内荡漾开来。

    西门大官人第一时间便中招,独门兵器一竖,包的头一低,一张大嘴已包容住了陈大美人的樱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