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章 关门杀人

第三十章 关门杀人

    诗落大大恩将仇报将西门大官人丢入洞内,目的究竟是什么,或许不好猜,但有一可以肯定,绝不是让西门大官人在洞底风流快活!

    西门大官人这一强势拥吻,陈圆圆“嘤咛”一声,勉力站住的身体又是瘫软下来。

    而俩人此番相吻,跟一两个时辰前的心态已大大滴不同。

    绝对是一个郎情,一个妾意。

    一个如狼似虎,一个骚~媚入骨。

    西门大官人中了陈大美人的“魅力一百”绝杀技,情不自禁拥吻她,口舌交缠间,脑子里却是想到:我不是要挽救老丈人的江山么?若是陈圆圆成了我的人,那吴三桂还冲冠一怒个屁啊,还不是老老实实替大明效力,拼死守护山海关??这招釜底抽薪,起码可以让大明多存在十几年……我草,怎么早没想到呢?

    他脑子里这么想着,嘴上手上可丝毫没有停顿,并且已完全放开手脚,这样一块肥美的土地,这样的沃土,如果不抓紧时间耕耘,那岂不是暴殄天物?

    而陈大美人从洞口跳落,完全是抱着必死之心,此番警醒过来,发现自己和西门町都没有死,心情是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走了两个来回,当真是太意外了,内心的欢喜哪里能用言表?只是拼命地将娇躯往西门大官人怀里挤,一条香舌也是奋勇出击,口鼻中更是发出荡人魂魄的呻吟,绝对比国际知名动作明星兰兰、空空啥的“夹妹滴夹妹滴”叫声**蚀骨几倍不止。

    陈大美人何须人也?

    那是经过朱由橏同志“确诊”的传中的**,绝不是误诊!

    上得了厅堂,爬得了淫床,绝对就是陈大美人这种女银,俺们无语妹纸虽然后天发奋修炼,但就这方面而言,比天赋异禀的圆圆妹纸还是稍有不如。

    薄薄的丝质睡袍如水般滑下,露出陈大美人那丰润,白皙,滑腻,凝脂般的肌肤,完美的曲线充分展现了最符合男淫审美和发泄的身体,臀线在西门大官人的大手压迫后挤压出来的股沟散发着诱人的芬芳,也性感地阐释了什么叫冰肌玉骨,什么叫妖艳魅惑。

    正所谓色男难过荡妇关,西门大官人不是色狼,但也闯不过陈大美人这关,可想而知,陈大美人的无敌魅力简直是“恐怖”之极。

    此时,陈圆圆那乌黑浓密的长发披散在陈铺于地的紫色宫装上,细腻如晶玉的两团柔软完全暴露在冷飕飕的空气中,浑圆挺拔,而那两粒鲜红的相思豆伴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却是摇曳生姿,也是婷婷玉立。一双毫无瑕疵的**圆润笔直,紧紧的夹并,露出凝脂般的腹,体态丰腴的她,却是不见一丝一毫的多余脂肪。

    看着眼前美景,在不到万分之一秒的时间里,西门大官人脑中嗡的一声,如同几百上千只蚊子同时飞舞,他一扑而下,彷如一头扎进了牛奶桶里。

    陈大美人内心已起了大大的变化,死都不怕,“破~处”又有何惧?并且,此生已交给公子,此心当也属公子,那么,妾身留处何用?

    奔腾男对阵骚~媚女,这注定是一场恶战……no,no,no,是连番恶战!

    阴暗潮湿的洞底,西门大官人柔情密爱,陈大美人竭力逢迎,一场帽子戏法悄然上演。

    陈大美人刚经历“破~处之旅”,不是西门大官人不懂怜香惜玉,那是果真如朱由橏所言:传中的**,最能汲取男子精阳!

    西门大官人也是有不服输的个性,前两战,只让他是羞愧难当:草,我还讥讽那王大叔不到三分钟呢,自己还不是一样?真他妈~的怪了,跟无语老婆爱爱的时候不是这样啊,哪一次不是杀的她连连告饶?难道我有阳立萎前兆?潜烈蟹嫌疑?我呸,老子还不信邪了,我干……

    虽然陈大美人天赋异禀,毕竟是首次开练,最终还是败给了西门大官人的帽子戏法,是浑身瘫软,连手指尖都动不了了。

    西门大官人重拾信心,西门官人也及时给力,依旧战意盎然地静伏在陈大美人体内蓄势待发。

    “公……子……饶……饶过……妾身吧……”陈大美人仿似话也没了力气,是飘飘渺渺。

    西门大官人出了好几身热汗,无数蝌蚪也随之排了出来,脑子当然是清醒许多,正回味着不管前世还是今生都未曾领略过的**蚀骨滋味,闻听陈圆圆之言,心头顿时升起满腔怜爱,更是满怀愧疚,紧紧搂住陈圆圆红潮未褪的娇躯,一脸歉意道:“呃……圆圆,是我鲁莽了,还请你原谅……”

    话没完,陈圆圆却是“奋力”抬起皓腕,捂住了西门町的嘴,竟然也是满脸歉意道:“公子……是……是妾身……无能……怪不得公子……”

    声音很虚弱,可是这声音却如子弹般击中了西门大官人心中最为娇嫩的部分,都是封建礼教害死人啊,心中更是对陈圆圆升腾起无边的爱意,暗自决定:无论如何,我以后绝不会让她受一丁的委屈!

    诗落被困洞底十几年,这一脱困出来,胸中的满腔恨意如火山爆发般顿时喷涌而出,是一刻也不想耽搁。

    她将西门町打落洞内,当然是没安好心。

    诗落大大是什么人,一眼便看出西门町不懂武功,这一摔落洞底,绝对是九死一生。

    也是因为西门町将她搭救出来,才发“善心”,将自己居住了十几年的家给西门町作葬身之所,埋骨之地,没有让西门大官人暴尸荒野,绝对是给了他天大的恩赐。

    当然,她也一眼看出西门町抽出来的剑竟然是天下第一神兵玄武剑,但她虽然惊讶,却是没空跟西门町啰嗦,先收缴了再,正好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现在发生的马路上扶起摔倒的老太太反遭老太太讹上,跟俺们町哥比,那绝对是幸运的,应该烧高香。

    话不多,且诗落大大只穿着西门大官人那件湖蓝色的长袍,手拿玄武剑,脸不洗,牙不刷,在朝阳升起中,彷如暗夜里冲出的魔鬼,直向京城如飞奔去。

    她速度极快,加上路上行人还少,倒是没有引起人们的恐慌,即便看到,也是以为眼睛花了。

    直到到了京城城外,诗落方落下了一直腾空而飞的身子,也将玄武剑纳入长袖中,缓缓走进了京城。

    她这副样子绝对可以用惊世骇俗来形容,并且浑身散发着恶臭,路人远远看到,便已闪避开去。

    也是看出她是个老太太,不然的话,早有管理市容的“城管”——巡街的官兵来抓她了。

    诗落留下一路的臭味,眼前已出现了威龙镖局整饬一新,很是威武的大门。

    而这个时候,威龙镖局还没开门营业,是大门紧闭,连两侧给奴仆杂役进出的门也是紧关着。

    诗落暗自头:好好好……别人关门打狗,老身便关门杀人!

    Ps:我擦,西门大官人震精了,法克也震精鸟。。。感谢“江湖匪号禽圣”兄弟慷慨支持,友情赞助,俺们町哥有钱买套套鸟,啥也不,果断推倒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