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一章 羞人之事

第三十一章 羞人之事

    西门町一大早便离开威龙镖局去拜访惠昭王,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不好意思面对宇文凤,并且,他临走前,更是放下话来,晚上有可能不回来,不用等我。

    而西门町这一走,晚上果然是没回来,不过,傍晚时分,威龙镖局却是另有客人到访,并且,还是呼啦啦一群人,一群与威龙镖局关系非常的客人。

    正是华山派掌门人贺钦扬、冯柳夫妇,携独子贺维枫和三四个弟子,与昆仑派掌门费斌及其子费宇清一同前来。

    华山与昆仑两派,因为贺钦扬和费斌是表兄弟的缘故,关系自然是非同一般。

    而威龙镖局与华山派的关系就更不用了。

    冯柳为毛对宇文凤那么地护犊子?甚至可以大包大揽她的终身大事?只因为俺们“凤姐”是她的徒弟?

    非也,非也。

    宇文凤平日里并不称呼冯柳为师傅,而是叫她“姨妈”,冯柳正是宇文化龙的姨子,他早逝妻子的亲妹子。

    这样一种关系在里面,又因为姐姐去世的早,冯柳那是完全将宇文凤视同己出,呵护的那叫一个过份。

    一直以来,威龙镖局行镖江湖,正是有华山派和昆仑派罩着,押的镖才一路顺风,很少失踪。

    正所谓一代亲,二代表,三代了。

    这三家的关系正处在“二代表”,自然是熟络的很,但因为彼此距离较远,平日里却是很少来往,一年里也就逢年过节走动走动。

    现在华山昆仑联袂造访,完全是“稀客”啊,让宇文化龙意外的同时,更多的当然是惊喜。

    正因为此,昨晚威龙镖局从上到下一个个都“玩”的有HIGH,很晚才入睡,以至于今早已经六七了还没开门营业。

    在诗落大大准备“关门杀人”前,法克还是先将华山昆仑突然造访威龙镖局的目的交待哈子。

    当然了,亲戚间多日不见,互相走动一下,联络联络感情实属正常,要有何目的,未免显得功利了。

    他们奏是来联络感情滴,并且,不仅仅是联络感情,还要加深感情,要将这种亲戚关系“亲上加亲”,使“二代表”再提升为“一代亲”。

    原来吧,冯柳是有心促使宇文凤跟贺维枫两表兄妹的,但性格沉稳的宝贝儿子却是对飞扬跋扈的“凤凤”不来电,完全将她当妹妹照顾着,而是痴恋上了只见过一面的“白衣峨眉”林雪恩,而宇文凤恰恰也是将贺维枫当哥哥看,也木有芳心暗许,没办法,冯柳只好放弃了这个念头,也让当世少了一桩“近亲结婚”的孽缘。

    而昆仑派掌门费斌的公子费宇清先生却是对“凤姐”青眼有加,从时候起便喜欢的不得鸟。

    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冯大大这笔帐还是算的比较清,费宇清让父亲大人在冯柳面前一提,冯柳二话不,当即拍板。

    正好威龙镖局经历一劫后,反而因祸得福,作为亲戚当然该上门慰劳一番,也庆贺一番。

    奏是这样,华山昆仑联袂而来。

    问题出来了,如果他们早西门大官人来威龙镖局,宇文化龙很可能二话不便应允了,即便宇文凤不同意,但在姨妈和父亲的安排下,她也只有认命的份。

    现在的问题是,宇文化龙抓贼不成,却是意外地“捉女儿和西门少主奸在房”,想到如果女儿也嫁给了西门少主,哪怕是做,那也是无形中拉近了威龙镖局跟天机阁在江湖中的悬殊地位,甚至会相提并论,自己更是与轻舞大侠和**神尼站在了同等的位置,并且,那不可一世的妖女花无语以后得恭恭敬敬地称呼自己为“伯父”,想想都让人鸡冻啊……

    宇文化龙可以一夜没睡,西门町一离开,他便将女儿叫到房内谈心。

    结果当然不是那么回事,宇文化龙很是有失落,但他却也发现傲娇自负了近二十年的女儿表现很是反常,自己一提到西门少主的名字,她便脸色羞红,忸怩不已,貌似西门大官人已经上过她,并且还不打算负责。

    事出反常必有妖!

    宇文化龙当即便试探了一句,如果你愿意,为父会向西门少主讨个法,让他娶了你。

    宇文凤也是一晚上没睡,满脑子都是自己的“拉拽”,仿似手上那火热的感觉一直都在,直“烫”的她浑身上下都是火烧火燎的,一颗心也是莫名的骚动起来。她早上起来,比西门町怕见她更不好意思去面对西门町。

    而宇文化龙一提到西门町,她就像被捉奸在床似的,嘴里支支吾吾,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对于宇文化龙的试探,宇文凤根本没听清楚,但却是听到了几个关键词:西门少主,娶,你。

    她更是娇羞不已,一颗心跳的很是狂乱,难道父亲知道了昨晚之事?心里羞急之下,留下一句“凤儿全凭父亲做主”便落荒而逃。

    宇文化龙一见,更是确定心里猜测:这个西门少主还真不是一般的风流,也真有些手段,竟是不动神色间便将凤儿拿下,不过,你西门少主虽然地位尊崇,不是我们一个镖局可以高攀的起的,但吃干抹净却是不行,那轻舞姑娘是黄花大闺女,我女儿可也是原封的大姑娘,你连妖女都能娶,我女儿更是要娶!……唉,这个傻闺女,也不懂得自我保护自己,起码被他要了身子前,先落实名分问题嘛,哪里能这么委屈自己,做个无名无份的露水鸳鸯么?这些事老爹不好跟你,难道你姨平日没告诉过你?

    宇文化龙替女儿忿忿不平,暗自打定主意,如果西门町不认账,就找轻舞大侠,**神尼去评评理。

    而因为他心里坐实了西门大官人已吃了凤妹纸,当冯柳提出费宇清跟宇文凤联姻之事时,他想也没想便一口回绝了,并且还就势怪罪了一番姨子,你平日是怎么教凤儿的,都被男淫那样那样了,不跟长辈一声就算了,竟然准备委屈自己,就这么捏着鼻子认了,你让我这个做父亲的如何去面对你死去的姐姐啊……

    面对姐夫的发飙,冯柳不知道情况,虽然心里震惊莫名,但却是不好争辩,只有听着。

    而她一跟宇文化龙告辞出来,马上便将宇文凤叫到房间“答疑解惑”。

    她们之间的对话是这样滴,当然,只是部分摘要。

    “凤儿,告诉姨娘,你跟那西门少主究竟是怎么回事?”冯柳开门见山,宇文凤一进来,她便迫不及待问道。

    冯柳已经四十五岁,但看上去却只有三十五岁左右,皮肤很白皙,也蛮嫩的,保养的极好,即便眼角的鱼尾纹也是清清淡淡。她脸蛋并不算漂亮,但却很有风情,眉宇间带着一种熙张气使的感觉,显然高高在上惯了,也怪不得贺钦扬有“妻管严”。

    “啊?!姨……姨娘……凤儿跟西门……西门少主没……没怎么……”宇文凤还以为冯柳叫她拉家常呢,完全是没有思想准备,被冯柳略带责怪的口气一问,关键是这个问题中有“西门少主”四个字,立马让她慌了心神,乱了思绪,话哪里还能正常?

    “糊涂!”见到宇文凤如此神情,冯柳心里一沉,已是有三四分相信了姐夫的话,当即便斥责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打算隐瞒?”

    “姨娘,凤儿跟……跟西门少主真的没什么……”

    却是不容宇文凤申辩,冯柳已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打断道:“你身着亵衣,夜半三更让一个男子留在闺房还没什么?你跟西门少主做了那羞人之事还没什么??凤啊凤,那你告诉姨娘,你跟他要怎样了才算有什么,难道非要等你有了身孕才算有什么……”

    “哎呀……”冯柳越越严厉,越越露骨,宇文凤哪里还听的进去?脸色羞臊如红布,嘴里惊叫一声,两手已紧紧地捂住耳朵,脑子乱乱中,哪里还能考虑别人是如何知道她擒拿了西门官人,只知道为自己“申冤”道:“凤儿……凤儿是不心才……才做了那羞人之事……”

    宇文凤口中的羞人之事跟冯柳口中的羞人之事当然不是一码事,并且,人家宇文凤也是她不心做的,不是西门大官人不心做的,但冯柳一听之下哪里还能分辨?哪里还能蛋定?那是完全相信了姐夫所言:这……这丫头竟然……竟然真的………

    她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薄薄的双唇气的直哆嗦,抬手就给了宇文凤一巴掌,嘴里怒斥道:“无耻!荒谬!这种事还有什么心不心?!做了就是做了,竟然还狡辩,凤儿,你……你……太让我失望了……姨娘这么多年是白疼你了……”

    宇文凤被一巴掌煽的一个踉跄差摔倒,从到大冯柳何曾对她发过如此大火,不要打她,连重一的言语也很少她。

    宇文凤脑子嗡的一下,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一把抱住冯柳的双腿,哭泣道:“姨娘……凤儿错了……是……是凤儿不知羞耻……姨娘您打我骂我吧……”

    我草,她这么,那是让俺们西门大官人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