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五章 杀戮3

第三十五章 杀戮3

    生是江湖人,死是江湖魂,为正义拔剑,何谓凶吉?

    贺维枫以卵击石般舍身扑向恶魔般的诗落,只想着可以给她重创,却是没考虑自身安危,当的是江湖正义之士。

    诗落虽然立“足”未稳,但哪里会被贺维枫伤到?

    “嘎嘎……”的怪叫声中,身形已是飘然后退,但手中的玄武剑也疾挥而出,一道无形的剑气,撕裂开空气,“嘶嘶”声听起来仿似无数索命的厉鬼扑向贺维枫。

    若是被这凌空劈来的一剑劈中,下场绝对跟宇文飞一样,是一分为二!

    时迟那时快,一道身影飞扑而至。

    正是冯柳救子心切,飞身赶到,“嘭”的一声,将儿子撞开,而几乎同时,剑气杀到。

    半空中,冯柳那体形保养很好的身子立时被这股无匹的剑气劈个正着,一身紫霞神功功力堪比丈夫的冯柳,第一时间“噗——”的一口鲜血喷出,从肩膀到腹,更是有一道深深的剑槽,但伤口极薄,如不是鲜血奔涌,内脏流出,根本看不出来。

    “母亲!”

    贺维枫惊叫一声,一把抱住被剑气击打横飞而出的冯柳,却是跪倒于地。

    冯柳躺在儿子的怀中,勉力提手,想要抚摸贺维枫的脸庞,却是不能,她张了张嘴,想要话,又是一股鲜血从嘴里涌出,也是不能,只是嗓子眼里发出“哦……”的一声,像是发现儿子无恙,心里放心,两眼一闭,脑袋一歪,一代女侠,已是香消玉殒。

    “不——”

    贺维枫声泪俱下,仰天一声长嚎,双臂一紧,牢牢将冯柳搂在怀中,像是要挽留住母亲不要离开自己。

    而这个时候,受伤极重的贺钦扬,嘴里哭叫着“柳儿——”连滚带爬地扑身过来,一把将母子二人抱在怀中。

    这一刻,那天空的艳阳似乎都黯淡了颜色,早起叽叽喳喳的鸟儿也是纷纷闭嘴,连清冷的空气中也是充满了悲意。

    但诗落关门杀人计划刚刚拉开帷幕,一场更大的杀戮已经展开。

    她手持玄武剑斜指地面,却是有一股无边的杀气冲天而起。

    诗落身材不高,套着西门町的长袍更显矮,她满脸皱皮,干干巴巴,一双冷眼,阴气森森,披散着稀稀落落的白发,形同魔鬼。

    宇文化龙看到两个儿子一死一伤,早已两眼通红,目眶崩裂,哪里还能冷静下来问一问妖妇是何人,或者将紫阳刀再捡起来,大吼声中,双掌挥舞,已是疯了般向诗落攻去。

    而此时,威龙镖局几乎所有人都衣衫不整,却是“荷枪实弹”冲向了练武场,目睹眼前惨状,根本不作他想,都是发一声喊,向诗落围攻而去。

    而费斌虽然是受伤不轻,此时也强提真力,取了一把长剑在手,向诗落杀去。

    面对蜂拥而至的人群,诗落仰天一声厉啸,彷如鬼哭狼嚎,双臂陡然一震,已是腾空而起,玄武长剑挥出,当头迎向最先攻来的宇文化龙。

    宇文化龙虽然是急怒攻心,但也是知道避其锋芒,脚下错步滑开,奔雷掌势不变,却是改攻向诗落侧面。

    诗落准备大开杀戒,显然也将浑身功力提到了极致,身形在空中竟是不借任何外力,猛地一摆,已飘然避开宇文化龙这拼命一击。

    而这时,其他围攻之人已经杀到。

    当先一道剑气呼啸着向她飞来,正是费斌。

    嗡的一声响,玄武剑在诗落手中散发出一片青芒,撕开了长空迎向剑气,刹那间,两道剑光在空中相碰,剑气消于无形,而青芒却是斩向紧跟上来的一个镖局弟子。

    “啊……”的一声痛叫还有半截留在嗓子里,这弟子已是半边脑袋被削落。

    一场杀戮正式展开!

    她在半空中完全不着地,却是形如鬼魅,避开能给她造成杀伤攻击的同时,手中的玄武剑每一次挥出,必有一人或死或伤。

    在所有人眼里,诗落就是一个杀人的恶魔,所到之处,如入无人之境,砍瓜切菜般,完全是所向披靡。

    这是一场围攻,却也是一场对围攻者的杀戮!

    “呀——”

    杀气连横中,诗落发出一声痛叫,却是再被情同拼命,强攻而上的贺维枫一剑刺中勒部,而贺维枫也是被诗落挥袖间,一股大力将其击飞,鲜血狂喷中当场晕死过去。

    蚂蚁能撼树,愚公能移山。

    虽然这围攻上来的人在诗落大大眼里,完全不是一招之敌,但胜在人多,却也是不容视,更何况还有功夫还不错极有对敌经验的宇文化龙,费斌,以及情同拼命的贺钦扬和贺维枫也围杀上来。她那件西门町的蓝袍上已是沾满了鲜血——别人的血大多数,她自己的也有一。

    诗落大大即便功力通神,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加上她今天来没有调整好最佳状态,内息不稳,一开始又被贺维枫那一剑伤,连番恶斗下来,终于遭到贺维枫一剑重创。

    她发出一声痛叫后,心里却是突然一顿,关键时刻,又他娘的操蛋了,宇文化龙还没杀死,貌似内力已经开始不济,并且气息也有紊乱的迹象。

    “嗷呀——”

    诗落心有不甘,半空中一声鬼叫,双臂连震,身形猛地拔高,越过费斌和贺钦扬,直扑宇文化龙,同时,手中玄武剑突然青芒大盛,挥手间,彷如瀑布泼散开来,直朝宇文化龙狂涌而去。

    她强运真力,要用这最后一击击杀宇文化龙,然后暴走疗伤,再作打算。

    却在这时,两个靓丽的倩影出现在“杀戮场”,正是龙妹妹和凤姐驾到。

    她们也不想睡懒觉,实在是很晚很晚才睡,俩人几乎进行了通宵的闺房夜话,若不是外面杀声阵阵,惨叫连连,她们起码要睡到中午。

    一见眼前“盛况”,伤者哀嚎,尸者遍地,血流成河,死状惨烈,完全是目不忍睹。

    大波妹第一时间便弯腰呕吐。

    而宇文飞却是第一时间感到肝肠寸断,看那恶魔般的凶手正扑向自己的父亲,想也没想,拔剑而出,已从侧面飞扑而上。

    “你快走!”

    宇文化龙大喝一声,却是对诗落劈来的一剑置若罔闻,一掌将宇文飞推开。

    他当然不知道诗落情况,看她仿似越战越勇,今日显然是难逃一死,现在威龙镖局的兄弟们早已所剩无几,心如死灰之下,突然见到女儿前来,拼着自己一死,哪里还能让爱女也厄难于此。

    宇文化龙也是命不该绝,在千钧一发之极,有两股大力如狂潮般涌来,几乎同时为他挡住诗落那最后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