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七章 俺吃,俺吃,俺吃吃吃

第三十七章 俺吃,俺吃,俺吃吃吃

    诗落那惊天一剑,“惊”了所有人,更是“惊”了两颗粉嫩嫩的女儿心。

    “啊呀——玄武剑……”

    柳如如和龙馨儿明白过来后,直“惊”的两颗心儿乱颤,肝肠几乎寸断。

    柳如如这番心情可以理解,龙妹妹为毛乱颤,寸断?

    女儿心,这便是女儿心,你永远猜不透,也读不懂的女儿心。

    所谓吃不到葡萄葡萄酸,可以大致描述龙妹妹的心理历程。

    西门大官人舍身吮毒,抱着俺们冰清玉洁的龙妹妹腿猛“啃”,虽然她当时没有知觉,但事后每每想起,总是能让她莫名地脸红心跳,情不自禁地便会伸手抚向那腿处,仿似西门大官人的嘴还“吸”在那儿,让她羞不可遏。

    但龙妹妹可是骄傲惯了的银,西门大官人又是花心大萝卜,这一份悄然滋生的情絮便被龙妹纸“灭杀”在萌芽状态。

    作为定性师太的形象代言人,龙妹妹也是嫉恶如仇,尤其对淫贼特别憎恨,西门大官人这个花心的淫贼理所应当要遭到她“攻击”。当然,看在救命恩人份上,又有师姐罩着,打也打不过,这“攻击”只能是口头上的人身攻击了。

    西门大官人自然是不愿领受“淫贼”这个光荣称号,为维护自己的清誉,奋起反击是正道。

    这对冤家便开始了一见面即“开骂”的唇枪舌战,并且还乐此不疲,却是不知,随着开骂频繁,骂战升级,西门大官人“骂”的话越来越无耻,龙妹妹那被扼杀在摇篮里的情絮,竟是在她自己也懵懵懂懂的情况下春风吹又生。

    这也是她听话地解除束胸,让西门大官人一饱眼福的原因:他那眼神,那表情,像是喜欢看到我大大的胸胸……哼,这个淫贼,老娘就给你看,看到摸不到,急死你!

    而她跟随西门町来京城,表面上是林雪恩听从西门大官人安排,让师妹代替自己,实际却是龙妹妹在师姐和西门町面前分别主动请缨的结果。

    她跟雪恩妹纸如是,你去帮花无语比我去把握更大,并且我看不惯她骚~媚的样子,很可能忙没帮,还坏事,还是我去京城吧,有西门少主在,我一定能完成师傅的任务。而跟西门大官人却是另一番辞,无语姐跟我了,是很不放心你跟我师姐同行,让我跟你去,你自己看着办。

    就这样,西门大官人为了以示清白,也为了让无语老婆放心,主动找林雪恩协商,临阵换搭配,跟大波妹匆匆忙忙往京城而来。

    龙馨儿心里高兴,跟西门大官人吵架吵得更欢,也更勤。当然,那丝丝缕缕的情絮也越来越粗壮,越来越清晰。

    而终于将西门町“臣服”,更是让她心花怒放,哼哼哼……淫贼啊淫贼,我让你花心,若是不听我的话,看老娘以后怎么收拾你。

    当然,这是龙妹妹心底的秘密,不能,谁也不能。

    却是没想到,还没等她收拾“淫贼”,貌似已有人抢先一步,先收拾了淫贼,再看那妖妇武功如此恐怖,手段如此残暴,竟然还是穿着淫贼的衣服,很可能是彻彻底底的收拾,直接杀了个屁。

    这一刹那,龙妹妹那遮遮掩掩的情絮瞬间爆发,只觉得天也仿似塌了下来,心里是一片灰暗,本能地抬腿向诗落追去,却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潜意识中只有一个念头支撑着自己狂奔不已:我要去找淫贼,我要去找淫贼……

    且不诗落大大后面狂追的几人,先犯罪后逃逸的诗落。

    她一从威龙镖局逃出,便感觉到身后有人追来:这**老尼姑怎会出现在京城?竟然还阴魂不散,哼,老身有伤在身,先不跟你计较,待我伤愈后再找你算账……

    她此时根本不顾及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天罡峨眉“步”提到极致,是亡命而逃。

    每个人都有惯性思维,急于逃跑的诗落大大也不例外,她逃窜的线路不知不觉中就沿着十七八年前的路线。

    上次“安全”摆脱追兵,这次当然要借用。

    你别,诗落大大还真聪明,她一钻入低矮的,一望无际的竹海,利用自己身材矮的先天优势,当即便在紧咬住不放的**神尼眼里失去了踪迹。

    嗯?这附近怎会有如此神骏的野马出现?咳咳……先疗伤是正事……

    诗落大大熟门熟路很快便摸到那洞口之处,却是正看到阿悍同学极其郁闷地在洞口附近溜达,顺便撒气似的啃吃不是很合口味的竹叶:主人真不够意思,俺在上面急的跟什么似的,你倒好,竟然无视俺年轻力壮,也到了发情期,在俺眼皮底下三番五次跟你的妞交~欢,看你们那么爽歪歪的样子,这让俺咋受得了嘛。俺吃,俺吃,俺吃吃吃……

    西门大官人此时跟陈大美人已经衣冠楚楚搂抱在一起,当然是不清楚阿悍同学牢骚满腹,正发愁如何出洞呢:怪了,阿悍怎么不理我?听声音貌似在吃东西……这混蛋不去叫人来搭救主人,竟然还贪吃,看来平时太宠爱它,又皮痒痒了……

    “阿悍!阿悍!阿——”

    西门町正抬头大喊大叫,突然一道黑影从洞口落下,以为阿悍丢石头想要活埋主人,立时吓了一跳。

    而他定睛一看,更是吓了一跳:啊——这恩将仇报的老妖怪怎么又回来了,难道发现我没死,回来再补一剑?

    正懒洋洋躺在西门町怀里,感觉很是安逸的陈圆圆,眼睛闭着,仿似已经睡着。

    她对出不出洞倒是无所谓,觉得就这么和公子呆在洞底一辈子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听西门町叫着叫着突然噎住似的,没了声音,再感觉到西门町身子一僵,便以为他出了什么变故,连忙睁开眼,却是正看到西门町跟她的害他落洞的老妇人仿似血人,当然更似恶魔般从天而降,当即便吓得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而诗落大大跳落洞底,看到西门町竟然没死,并且怀里还多了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这一份震惊跟陈圆圆比起来完全是不遑多让。

    当然她不是惊吓,而是惊讶,仿似气力衰竭似的,一落到洞底,便扑通坐倒在地,两眼直愣愣地看着西门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