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八章 淫贼与大侠合二为一

第三十八章 淫贼与大侠合二为一

    诗落大大当然不是气力衰竭,而是岔了气!

    她强提真力亡命逃窜,心里有太多的不甘,不忿,惊怒和担心。

    而她跳落洞底,西门大官人更是给了她一份极端意外的“惊喜”,仿似布什晚上起来尿尿,一开灯,拉登在厕所蹲着呢,简直是太意外了,太震精了,也太他娘的吓人了。

    诗落大大终于摆脱追兵,原本跳落洞内,心里是大大滴长出一口气,却是这口气还没理顺,一下子看到西门大官人便活生生噎着了。

    她坐倒在地,之所以两眼直愣愣看着西门町,却是感到内息乱窜,竟似要破体而出,哪里还敢稍动,只想着尽快将内息调顺。

    西门大官人猛地见到诗落大大去而复返,并且还是浑身血淋淋的,像是跑出去洗了个淋血浴,这一份震惊也是不。

    他看诗落一双阴森森的眼睛瞪着自己,却是眼神涣散,貌似洗淋血浴受凉,生病了,这么好的机会他岂能放过:趁你病,要你命,总不能等你清醒过来给我补一剑吧?

    西门大官人对诗落的武功可是有了领教,那叫一个服!

    再加上诗落手中还紧握着他的玄武剑,那玩意可是对谁也不免疫,不要诗落拿它砍过来,哪怕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菜鸟,也能将他剁吧剁吧,做成肉酱。

    脑子一闪间,已是认清了“形势”的西门大官人,瞬间启动,左手将陈圆圆一放,身子前探,右手已疾速抓向诗落握剑的手,先把武器缴了再。

    本来洞底也没多宽敞,诗落落下后,两人可以近在咫尺,西门町这一突然出手,速度当然是无与伦比,比正在调理内息的诗落貌似还快了几分,直让她看的又是一惊:呀——老身竟是看走了眼……

    她这一惊不要紧,刚刚理顺的一内息,刹那间更是狂乱起来,全身经脉立马有了反应,是鼓胀难受,身体像是要爆炸开来。但从外表看,显然是啥也看不出。

    西门町探手间,已抓住了诗落握剑的手腕,伸手一扭间,“呛啷啷”一声响,玄武剑已掉落在地,而诗落已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条件反射般反手一扣,反抓住西门町脉门。西门町再伸左手想要抄起玄武剑,诗落右手已紧跟着急探而出,在西门町的手刚要抓住剑柄时,及时扣住了西门町手腕。

    两人顿时是左手抓右手,互相交叠在一起,都一起发力,想要将对方手腕拗断。

    西门町劲力大,诗落神功强,两人扳手腕,貌似斗了个旗鼓相当。

    外人看去,两人仿似孩子过家家,在玩手叠手游戏呢。

    但显然不是,西门町白脸涨的通红,仿似使出了吃奶奶的力气。而诗落大大原本就没有血色的脸,看上去更是没有血色,也更是恐怖,而两只眼睛却是越睁越大,仿似要鼓胀而出。

    就在二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俺们的陈大美人终于悠悠醒转。

    她慢慢睁开眼,却是正对着诗落那张阴森恐怖的鬼脸,“嚄……”的一声惊叫,眼睛一闭,差又晕过去,好在她够坚强,好歹也在生死关闯过一回,胆子也大了许多,稳定了心神,再次睁开眼,终于看清了眼前形势:啊——公子又被她擒住了么?这……这可如何是好……不行,我要救公子,公子是因为我才落得如此境地……

    陈大美人颤颤巍巍,摇摇晃晃,却是神情坚定地站起身,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勇敢地向心中的恶魔走去。

    “你……你放开公子……你放开公子……”伴随着像是叫~床的声音,陈大美人伸出一双纤纤柔荑拼命地拉拽诗落干瘦的手。

    按理,陈大美人经常弹琵琶,手还是有力度的。但这力度给西门大官人按个肩,捶下背,捏个腿,撸下管,肯定舒服的紧,而要想掰开诗落大大的手,显然还差十万八千里。

    陈大美人俏脸也涨红了,性感的红唇是气喘吁吁,她眼见的西门町上牙紧咬着下唇,已是咬出血来,情急之下,也是不顾一切地一低头,张嘴便咬向诗落大大的手。

    虽然入口恶臭,并且仿似咬在一截铁棍上,陈大美人还是紧咬不放,几乎银牙咬碎,嘴角更是流出丝丝血迹。

    陈圆圆这一咬不要紧,却是让诗落猛地一惊,只感到虎口处合谷穴一痛,体内奔腾乱窜的内力忽然一泻千里,自掌心直传入西门大官人的手腕脉门大穴,仿似开闸泄洪,是急泻而出。

    而开始一瞬间,诗落浑身的内息正乱,浑身鼓胀欲炸,这一“开闸泄洪”,鼓胀有了宣泄之处,顿时让她有一种解脱的快感,但很快,她意识到不对,这……这是要抽空老身的内力啊……嗷呀……难道这爪娃子习有传中的化功大~法??

    念头一冒出,诗落大大这一惊非同可,却是让她的内力宣泄更快,她很想松开手,但西门町的手腕仿似有一股磁力,牢牢地粘住了她。

    西门大官人体内的经脉仿似一条条康庄大道,但内力却极其“稀缺”,这一股强大的内力灌入,仿似久旱逢甘露,洞房宣泄时,顿时让他感觉浑身舒泰,手上的力道不由得更是握紧。

    现在是诗落想松手,西门大官人却是打死也不放。

    但好景不长,西门大官人正暗爽的时候,他体内最是排斥外力的冥顽之脉终于反应过来:不好,有大股外敌入侵,抢占我军地盘,兄弟们,给我住

    转眼间,西门大官人再也不感到舒坦了,体内就像翻江倒海一般,浑身经脉鼓荡不已,那依然还在奔涌而入的内力在他经脉中快速游走,但却是像流窜犯,被人在后面跟着穷追猛打,只想尽快找一个安全的根据地,好奋起反击。

    随着西门町体内内力越来越多,他只感到浑身越来越胀,连脑壳都像要炸开,终于“轰”的一声,他两眼一黑,胀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西门大官人渐渐恢复了意识。

    他只感到浑身轻飘飘的,仿似在水中沉浮,又像是在云中飘荡。

    脑子里像闪电,像幻灯,像无数个无声电影在同时播放。

    而他额头被六指血魔留下的那圈淡淡印记,红、粉两色是变幻奇快,而他脑子随着“嗡”的一声鸣响,再次晕过去的同时,那圈印记竟是消失不见,仿似从未有过。

    在西门大官人身前,诗落老太太像是从棺木中爬出来的多年干尸,此时她耷拉着脑袋,早已气绝,而她脸上竟是带着一丝笑意,貌似是内力最终被抽空,让她爽死的。

    陈大美人搂抱着西门大官人,眼大无光地呆呆看着他,也不知脑里想些什么。不过,她早已发现,自己的公子虽然昏迷不醒,但心跳强劲,呼吸也贼正常,像是个沉睡不信的“睡美淫”。

    西门大官人经脉内充盈了磅礴的叉腰神功,而叉腰神功,那是女银修炼而得,他一个大男淫得了,是喜,还是忧,是该恭喜他,还是该安慰他……

    这些猪脑子的问题当然不用去考虑,难道女银挣的钱男淫不能用么?最多阴气太重,对心理产生一副作用……

    嗯,奏是介样。

    一个淫贼与大侠合二为一的新物种即将横空出世,也终于隆重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