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三十九章 做~爱是什么?

第三十九章 做~爱是什么?

    “踏踏、踏踏……”

    帝王驹迈着轻快的步伐,很是悠闲地从竹海村走了出来。

    马背之上,西门大官人一手搂抱着陈大美人,一手竟是摸捏着陈大美人一只大白兔,并将头搁在她肩头,正在她耳边细语款款,仿似更加悠闲。

    而换了一套紫色襦群的陈大美人半抱那只裂了凤尾的琵琶,软绵绵依偎在西门大官人怀里,虽是面红耳赤,但眼波流动中,却是溢满了幸福。

    此时西门大官人头戴披云巾,其式扁而方,后用披肩半幅,刚好将他头上那包包遮住,身着与道袍相似的“直身”,一件宽而大的棉袍,一副当时标准的屁民青布服装打扮。

    他气色红润,乌青的熊猫眼淡了许多,眼里不自觉地会透射出精光,虽然他嘴里肯定不是什么正经话,但脸上的神情却是透着一股庄重和严肃,仿似摸陈大美人咪咪的是别人,而他正在义正言辞地训斥这个光天化日之下还做如此下流之事的色胚。并且,他浑身散发的淡淡金光,不但透衣而出,竟似在他周身流动,在午后的艳阳下,看上去更有一种英华内蕴,金相庄严的感觉。

    西门大官人在那洞底再次清醒过来后,只感到气海穴仿似一片汪洋大海(显然叉腰神功抢占了气海穴作为根据地,对冥顽之脉发动了反击,并最终取得了革命性的胜利),而从这片大海里不停地满溢出一股股暖流,貌似生生不息地向浑身各条筋脉散去,随着暖流缓缓流淌,一种从未有过的舒泰感觉也慢慢地传遍全身。

    他感觉爽,却是并不清楚,此番醒来,自己的思维和意识已发生了大大的改变。再不是前世压制今生,占据“西门町”身体,而是前世和今生两种思维和意识完全融合,水火不容的淫邪与正直两种性格成功抱团,组成一家亲,“西门町”就是“何炜”,“何炜”就是“西门町”。

    简单的,西门大官人浑身散发着凛然正气,但行为和意识却是会让他不由自主地去做一些淫邪之事,而他自己却是认为,这是正大光明之事,是正义之事,甚至是侠义之事。

    正所谓盗亦有道,淫亦有侠也。

    古语有云,淫间正道是沧桑,西门大官人这一条淫间正道是不是沧桑大道,俺们拭目以待!

    话不多,言归正传。

    没吃过猪肉,却是经常见到猪跑,西门町很快明白过来,这便是传中的“内力”了,也很快猜测到,这股貌似很强大的内力应该是从那老妖妇身上传过来的。至于老妖妇为何“传功”给他,西门大官人面慈心善,想当然以为老妖妇发现自己要死了,忽然良心发现,也不想让自己功力白白浪费,便“顺手”送给了自己。正因为这么想,西门町还特意用玄武剑废了好些力气,在全是青石的洞底挖了个坑,将诗落大大埋了,并且对着坟堆还念念有词,祝她一路顺风。

    也正因为要埋诗落遗体,替她整理仪容时,却是发现了那旷世神功叉腰心经,看封面上竟是写着“峨眉武功秘籍”字样,心里一动,便揣进了自己怀里。

    西门大官人身具绝世神功,仿似三岁儿怀揣巨额财富,却是不知如何使用,让他很是郁闷了一会儿,直到太阳当空照,直射入洞的时候,才让他警醒过来……

    借着玄武剑之利,西门大官人顺利出洞,他没有火急火燎地返回京城,而是先回竹海村,把陈大美人心爱的琵琶找回来再。

    并且,西门大官人现在的“觉悟”那是相当的高,他对自己竟然安排陈大美人躲在竹海村的行为很是不耻,差自抽嘴巴:大丈夫敢作敢当,我救了圆圆便是救了,怕他谁来?用得着躲躲闪闪,偷偷摸摸么?现在圆圆已成了我的女人,更是不能让她受委屈,再了,圆圆这么水灵娇媚,让她一个人窝在这儿老子如何能放心,日他娘的,老子先前脑子让驴踢了么?这种事也做的出来??……唉,老丈人啊老丈人,你让我怎么你是好,还做皇帝呢,简直没有一做皇帝的尊严和风度。你选妃我能理解,男淫么,谁不想妻妾成群,谁不想给自己的后宫补充新鲜血液,总不能老面对那些个熟面孔嘛,正所谓任你花容月貌,也有看厌之时,更何况你是皇帝。但你也不能动手去抢啊,那是抢劫你知道不?跟山大王抢压寨夫人一样一样滴,这让天下的百姓会怎么看?怎么想?……当然了,天下你最大,你怎么做都有理,你抢就抢吧,想你也做不到跟我一样,对收入后宫的女人绝不勉强,起码要王八眼对绿豆,在你情我愿的前提下,这样才能组成安定和谐,淫无止境的后宫大家庭……算了,这些个大道理量你一个封建老顽固也不理解,我也懒得你了……呃……不行,我必须得找你道道,免得你被天打雷劈,死后还要入地狱。你抢谁是你的自由,但我的女人你却是不能抢,绝对不能抢,动动歪念头也不行。我是谁啊,我是你女儿的丈夫,是你货真价实的女婿,你抢我的女人,跟抢你自己的女儿有何区别?你若是不要脸非得这么干,女婿我可要脸呢,咱在江湖上混的,最要紧的就是一张脸,我实在丢不起这人,到时候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为伸张人间正义,诠释大道人~伦,对你大义灭亲!

    西门大官人认为凭自己一身正气,对老丈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慷慨陈词一番,一定能顺利地将叶筱轩妹纸索回来,反正选妃活动好几道程序,到最后将选中的女子送入宫起码还有几天,便不急不躁,很是悠闲地跟陈大美人晒起了太阳。

    “公……子……”内媚无比的陈大美人如何禁得住西门大官人的不停揉~搓,刚出竹海村不久,便浑身软塌塌的,情动不已,这一声公子叫的,不知是想让西门大官人住手,还是让他再用力。

    西门大官人美人在抱,并且是自己的美人,玩她的大白兔完全是本能的举动,也是感觉再正常不过的举动,倒是没有想玩个“马震”什么的。

    此时听陈大美人软绵绵,轻颤颤,腻乎乎,让西门官人情不自禁狠敲了陈大美人两下屁股的话,西门大官人停止了揉捏大白兔,但却是没放下来,趴在她耳边温柔道:“圆圆,咋滴了?相公我弄疼了你么?”

    着,他像是想起什么,将覆盖在大白兔上的手拿了下来,也换了一副心疼的表情,很是体恤道:“哦,我差忘了,你初为新妇,身体不适,相公我不该挑逗于你……嗯,等回到京城,咱找一家好一的客栈,你好好歇歇,再好好补补,这女人啊,第一次是很痛苦的,也很是伤身,若是不休养好,以后会落下病根,也会对做~爱产生抵触甚至厌烦的情绪,那可不是相公我愿意看到的。”

    陈大美人做工,做饭知道,做~爱可从来没有听过,一听之下,心里甜甜的同时,不由得傻傻问道:“相公,做……做~爱是什么?”

    “呃……做~爱啊,就是……就是……这么跟你吧,人是为爱而生,所以想学会做人,先要学会做~爱。做~爱是夫妻之间为了增进和升华彼此间的感情,进行的一种灵与肉的交流,也是一项极其神圣和光荣的体力和脑力运动,对促进人类发展和进步,有着不可或缺的巨大推动作用。”

    陈大美人眨巴了两下美丽的大眼睛,偏过头用一种很是崇拜的眼神看着西门大官人道:“相公,做~爱如此神圣和伟大,只怕妾身我做不好爱……”

    西门大官人一本正经地了头,很是严肃道:“嗯,做不好不要紧,关键要学,正所谓淫海无涯,我生有涯,这便要求我们在做~爱这条学术大道上不断学习,才能不断进步,也越做越好……嘘——有人向这边疾奔而来,不知是什么人?”

    Ps:不知道大伙儿稀饭现在的西门大官人不,欢迎在留言区踊跃发言,算是为俺们横空出世的“淫侠”大大呐喊助威吧。。。

    另,出差中,每日争取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