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章 明悟

第四十章 明悟

    西门町着,便将陈大美人往怀里紧了紧,生怕别人抢去似的,而陈大美人则很是听话地闭嘴,不过,没有抬头看来什么人,而是低头沉思做~爱的真谛。

    抬眼看去,只见骄阳下,竹海上,一个身影仿似弹丸般疾速向这边奔来。

    虽是隔着很远,但现在的西门町目力更胜从前,已看出疾奔而来的“跳跳丸”淄衣拂尘,竟是**神尼。

    西门町放了心,也是感到奇怪,神尼怎会到了此处?两腿轻轻一扣,纵马便迎了上去。

    **神尼远远看到一匹浑身金黄的骏马迎面而来,开始没注意,也没看出马上之人是谁,随着距离拉近,也终于发现“金马”上坐拥美人的“乡下男”是西门大官人,却是没等她话,西门大官人隔着三四百米便招呼道:“神尼,别来无恙?”

    “托少主鸿福,贫尼好的很。”**神尼看西门町没遭那妖妇毒手,貌似还更加精神,已是心中大定,到了近前微微笑道。

    西门町将完全没注意神尼驾到还在沉思的陈大美人扶正,跳下马,一拱手,脸露疑问之色道:“神尼,看您行色匆忙,不知可有晚辈效劳之处?”

    这时,**神尼已看到西门大官人肋下挂着的玄武剑不像是冒牌货,而那妖妇手中的玄武剑也绝对不是赝品,若有所思道:“贫尼是追随一个白发老妇而来,不知少主可曾见过?”

    “白发老妇?”西门町一愣,老妖怪出洞没多少时间,看她浑身是血的回来,难道已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竟把**神尼也惊动了?“神尼,您的可是鸠面白发,骨瘦如柴,并且浑身是血的老妇人?”

    “不错,正是她!”**神尼眼中精光一闪,一脸郁愤之色。

    “呃……她……她怎么了?”看**神尼如此神情,西门町心不由得一紧:日他娘的,难道老子真是放出了一个恶魔??

    **神尼手中拂尘一摆,语气低沉道:“那老妇不知和威龙镖局有何仇怨,竟是血洗威龙镖局,受害者不下几十人,连宇文镖主现在也是生死未卜,如不是贫尼和如如等人恰巧赶到,只怕威龙镖局已遭灭门之祸……”

    听到这个消息,西门町“啊——”的一声,只感到脑中一片空白,用五雷轰来形容他现在的状态也绝不为过,他是真真正正后悔做“搀扶老太太”这类好事了。

    “少主,你当见了那老妇,她现在何处?”**神尼看西门大官人一副傻掉的样子,不由得肯定心中所想,西门町当跟那老妇有瓜葛,语气也是颇含质询。

    西门町还处于五雷轰状态,闻听之下,并没注意**神尼神色,喃喃道:“她已经死了……”

    “死了?”**神尼不禁一呆,随即却是狐疑道:“那老妇武功深不可测,实乃贫尼生平仅见,她虽然受伤,却是不足以毙命,她真死了么?”

    可不真死了么?绝对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西门町看**神尼瞧着自己的眼神有不对,这才警醒过来,连忙头道:“嗯,还是我亲手所埋……”到这儿,像是想起什么,伸手将陈圆圆搀下马来,先对**神尼介绍道:“神尼,她叫陈沅,字圆圆,是江南姑苏人士……”着,一偏头对陈圆圆道:“圆圆,这是我的长辈**神尼,快来见过。”口气倒像是将媳妇介绍给婆婆认识的意思。

    陈大美人始终微微含首,俏生生立在西门町身边,一副守妇道的媳妇样,此时听他完,已盈盈上前两步道了个万福,道:“女子陈圆圆见过神尼前辈。”

    **神尼刚才看西门町在马上拥着陈圆圆,举止很是亲昵,当然是猜出二人关系不纯洁,从爱徒角度考虑,也是对陈圆圆颇为好奇,但现在哪有心情八卦,先整明白西门町跟那老妇是啥关系再。

    她拂尘轻轻一摆,一股柔和的内力已将陈圆圆扶起,神色淡然道:“不必多礼。”

    西门町自然是看出**神尼怀疑什么,刚才转移话题,推出新相好,也是为了铺垫。他不等陈圆圆敛身后退,已是一脸愧疚道:“神尼,威龙镖局遭此大难,我也难咎其责……”他毫不隐瞒,从自己来京城目的起,到入住威龙镖局,到救陈圆圆,帮助诗落大大出洞,反被击落洞内……

    **神尼静静听完,没有话,而是伸手一搭西门町脉门,一股内力刚要探入,却猛地从西门町脉门处涌过来一股大力,一下子将她的手弹开。

    ……

    “命之承载,是为气,气之根本,是为命。气随意动,意由心生,心念往复,生生不息……手之三阴,从胸走手,手之三阳,从手走头……”

    **神尼娓娓道来,西门町仔细倾听。

    随着那股暖流在经脉内缓缓流淌,西门町隐隐约约对她传授的这套运功心法有了一丝的明悟,只感到体内有无数元气,密密麻麻,一层一层,一波一波,在经脉内相互缠绕,却又井然有序,貌似北京三环路高架桥上川流不息的车流。

    内心如潮水一般涌动,他的思维,他的心念,也变的前所有的敏锐,前所未有的通明,那明悟也渐渐清晰起来。

    心念一动间,立时有一股劲气从气海穴化开,迅速窜入四肢百骸中……

    我靠,成了??!!

    西门町一掌挥出,顿时将身侧一大片竹林劈的“肝肠”寸断,竹叶纷飞,心里一激动,差从不疾不徐奔跑的帝王驹上掉下来,也是把依偎在他胸口的陈大美人吓了一大跳。

    仿似闲庭信步,跟在阿悍身后的**神尼见状,微微一笑,随即一愣,却是眼睛一瞥,看到被西门町无意间劈开的竹林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静躺于地。

    “少主,留步!”**神尼着,已是停下脚步,滑步间,向那身影电闪而去。

    Ps:奶奶个胸,这过渡章码的很是纠结,总觉得没趣味,改了又改,急的法克掉了好些根腿毛。。。大伙儿担待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