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一章 暗杀

第四十一章 暗杀

    静躺于地的人竟是俺们堂堂的公主殿下,柳如如是也,西门大官人这一惊非同可,**神尼弯腰刚将柳如如扶起,西门町已从马上飞身而到。

    他已好些日子没看到柳如如了,此时见她躺在**神尼怀里,虽然一动不动,却是气色如常,在阳光下,如朝霞和雪艳射,娇艳中透出一股威仪,让人不能正视。

    “神尼,她没事吧?”

    **神尼手握柳如如脉门,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西门町的话,却是神色凝重地翻开柳如如的眼帘看了看。

    “怎么了?”看**神尼如此举动,西门町不由得心头一紧。

    “奇怪,她脉象正常,也不似中毒之症,却为何昏迷不醒?”**神尼眉头微皱道,着,已将柳如如横身抱起,“我们先回京城再。”

    西门町也不废话,上马后,纵马跟在**神尼身后,往前而去。

    一马,四人,刚离开柳如如躺倒处没多远,突然从侧前方荒野之地,一前一后疾奔而来俩个人。

    前面之人,朱口皓齿,修耳悬鼻,正是“大美淫”朱由橏,看他动作潇洒飘逸,虽然脸色有涨红,也有气喘,但显然武功不错。

    而紧随其后的,身材高挑,体态婀娜,尤其胸前着两大凶器,随着她跃动而跳动不已,不是龙馨儿是谁?

    此时她白嫩的俏脸上也是一片红晕,挺直的鼻梁上一粒粒细细的汗珠在阳光照射下,看起来晶莹剔透。

    她秀眉紧蹙,神色凄然,失魂落魄般跟在朱由橏身后,仿似没有主见,也没有目的,只是为跟而跟,跑一跑活动活动而已。

    他们为何突然出现,法克也不卖关子,不妨交待清楚。

    柳如如昏迷不醒,正是拜朱由橏所赐。

    **神尼一马当先追诗落而去,虽然柳如如紧随其后,但没一会儿,还是被师傅越抛越远,快进入竹海时,更是彻底失去了师傅踪影,更不用诗落大大了,她只能是大海捞针般在竹海内四处搜寻,以期能发现师傅,甚至是久未蒙面很是想煞的老公身影。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柳如如因为担心西门大官人安危,而心神不宁,对一直跟在她身后的朱由橏是毫无所觉。

    对这个横空出世的亲侄女,朱由橏打心底不喜欢,很不喜欢。

    不是因为柳如如回来接掌锦衣卫而可能打乱他的计划,而是一见之下,柳如如让他看不透,并且面对微笑着的柳如如竟感到了一种威胁,心底也产生莫名的焦躁。而老哥朱由检貌似对柳如如极度信任,眼波流动,言谈举止中,都透出对柳如如的偏爱和赏识。

    这些迹象让朱由橏很不爽,也很不安,他隐隐感到,阻挡他登基的最大障碍不是老哥,而是这个大侄女!

    进入这片浩瀚无边的竹林后,朱由橏不由得心里一动:这不正是天赐良机,让我除掉登基路上的最大障碍??

    就武功而言,出自蝴蝶谷的朱由橏还是对**神尼唯一的爱徒有些忌惮,并且也担心事后被人从武功上猜出自己的身份,他当然不会明目张胆地上前截杀,现在是悄悄地跟踪,自然是暗杀最可靠。

    蝴蝶谷擅长救人,尤其是金针刺穴术,在江湖上素有“金针一出,死马也能复活”的赞誉。

    反之亦然,杀人其实也是蝴蝶谷强项,救人杀人本就是一脉相承,只是蝴蝶谷很少杀人,大伙儿不知道罢了。

    朱由橏更是有拿手绝活,那可是他窝在蝴蝶谷多年,自己琢磨出来的,连当今蝴蝶谷谷主独孤羽也是不知。

    他悄悄从贴身而藏的一只锦袋中,宝贝似的抽出一根金针,竟是不足一寸,细若纤毫,若不细看,还要目力好,根本不会注意。而金针通体暗淡,显然经过淬取,看样子不是淬有毒药,当然,应该也不是补药。

    执针在手,朱由橏又从怀里摸出一根尺许左右,通体碧透的管状物,上面有几个孔,看上去就是一根玉笛。如果吹两下,还真能出声。但这当然是朱由橏掩人耳目之用,真正的用途不但是他的兵器,也是他杀人的工具。

    将金针置入玉笛后,朱由橏将玉笛一端举在嘴边,而玉笛另一端对准了前方走走停停的柳如如。

    一声细不可闻“噗”的一下,走在前方的柳如如突然身子一定,条件反射般伸手向后脖根风府穴摸去,却是还没摸到,身体已软软地倒了下来。

    朱由橏一击得手,心中暗喜,正要上前查看一下,却是听到不远处有马蹄声向这边传来,连忙掩住身形,偷眼看去,正看到**神尼和西门町向这边而来。

    朱由橏哪里还敢在此停留,猫腰蛰身,便向另一个方向遁去。

    却是离开不久,正看到满脸悲戚,像是无头苍蝇般乱撞的龙馨儿。

    朱由橏一看到龙馨儿,不由得心中一喜,嗯?若是我跟她一起,谁能想到是我暗杀微如?!

    但他没有马上现身,而是绕到她身后,装着是从远处而来,飞身而至。

    “额?龙姑娘?”朱由橏定住身形,很是“惊讶”道。

    龙馨儿冷冷看了他一眼,却是没理他,拔起身形便要向一边闪去。

    “龙姑娘……”朱由橏打着如意算盘,哪里会让她离开,赶紧拦住,同时嘴里道:“你也是追那妖妇而来,要为威龙镖局报仇么?”

    朱由橏不识得玄武剑,自然是没想到诗落跟西门町有何关联,更不会联想到龙馨儿是为西门町而来。

    看朱由橏挡住自己,龙馨儿没回答他的话,而是一挥手中长剑,横眉怒目道:“滚开!”

    朱由橏没料到龙馨儿这个态度对自己,难道是看到威龙镖局遭此大难,有失心疯了?

    朱由橏不动神色让开身形,却是一指西门町来的方向道:“此处竹林甚广,寻找不易,我好像看到那边有人,不定可以找到一线索。”

    着,当先窜起,向这方向飞身而去,而让他心中大喜的是,随着他窜起,身后也传来龙馨儿窜起的声音,竟是紧跟着自己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