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二章 千日醉

第四十二章 千日醉

    “神尼……啊——微如咋啦?难道她也遭了那妖妇毒手??”朱由橏一见到**神尼便满脸悲愤地招呼,貌似突然发现她臂下的柳如如情况不妙,紧跟着又是满脸震惊道。

    **神尼本没有心情跟他拉呱,却是突然想到朱由橏出自蝴蝶谷,或许能看出柳如如是怎么个状况,便身形一顿,停下了脚步,脸露担心之色,语气中情不自禁含着一惊喜道:“原来是七王爷,你来的正好,如如倒是没有遭了那老妇毒手,但不知为何一直昏迷不醒,贫尼也是查不出原因,还请七王爷看看。”

    朱由橏脸上震惊之色立马换成了一脸的担心,脚步上前,嘴上却是客气道:“神尼都查不出原因,王我只怕也看不出来……”着,眼睛无意识间一扫,微微一愣,像是突然认出刚停下马,准备下马的西门町,马上一脸欣喜地招呼道:“贤弟?你怎么在这儿?这真是太巧了。”

    虽然西门大官人现在改头换面,一般人绝对认不出,但帝王驹却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更何况他怀里还搂抱着娇媚动人的陈大美人。

    朱由橏先前发现**神尼时,已是认出了西门町,只是没看出他怀里抱着的是陈圆圆罢了。现在他自然是认出了陈圆圆,但这个时候却只当陈圆圆是空气,根本没拿正眼看。不过,朱由橏的心里却是对西门町的“窃香”行为很是不耻,也表示很震怒,马勒戈壁的,果然是你干的好事!喜欢美女你跟我嘛,至于干那偷香窃玉的勾当么?嗯,正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或许你觉得偷偷摸摸刺激,喜欢这种调调,但你不该在我府上动手……好,在我府上动手我也能忍,不就是一个女人么,但你不该偷当今皇上选妃的女子,这不是陷害于我么?好,我再忍,谁让我把你当兄弟呢,这黑锅我替你背,但你绝不能偷这个可以让朱由检精尽而亡的天生**……嗯?我操啊,你他妈竟然把她的处子之身给破了??!!

    西门町当然看不出朱由橏内心的震怒,也不知道他是追随**神尼而来,还以为真是碰巧,被他找过来了呢。再看到龙馨儿跟在朱由橏身后,两眼直愣愣地看着他,仿似不认识他似的,便以为是朱由橏面子上过不去,拉着她一起来“捉奸”的。

    西门町跳下马,很是淡定地微微一笑道:“不是巧,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你应该一直在找我吧?呵呵……”着,回头看了看马背上怀抱琵琶正襟危坐的陈圆圆,朝朱由橏耸了耸肩,意思是人在这儿,你看着办吧。

    朱由橏没有搭话,像是不明白西门町取笑他的话,很是亲热地拍了拍西门町肩膀,便偏头看向了**神尼抱着的柳如如,随即口中发出“咦”的一声,貌似很惊讶,一伸手搭在了柳如如手腕脉门上,很像那么回事地微闭双目,神色凝重地像是思考着什么。

    他这么一来,顿时转移了西门町的注意力,**神尼更是敛神静气,生怕惊扰了他。

    朱由橏当然是装的,见**神尼和西门町都一脸紧张地看着他,心里暗爽:哼,本王的手段岂能让你们看出来,你是神尼又如何?你是玄武庄少庄主又如何?还不一样任本王忽悠。

    他装模作样思考了片刻,突然两眼一睁,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道:“怪了,微如怎会中了‘千日醉’?”

    “千日醉?”**神尼显然听过,闻言不由得一惊。

    朱由橏很是肯定地了道:“应该没错,微如心跳正常,脉象平稳,但脑部气机运转却是稍有凝滞,仿似醉酒之人神思不灵,特别是脑后风府穴……”着,像是想起什么,伸手摸向柳如如脑后,而**神尼也赶紧配合地将柳如如扶正,朱由橏很是“仔细”地查看了一番,一拍手道:“果然!神尼你看,微如的风府穴上有个极其细的针眼,她当是被人从此处扎了一针,而针上便喂有千日醉。”

    **神尼一看,果然如此,若不是朱由橏指出来,仔细分辨,绝对很难检查出来,不由得对朱由橏的“诊断”大是信服,当然,她压根也没怀疑是朱由橏下的手,满脸期翼地问道:“这千日醉虽不是毒,也对人体无碍,却是能让人沉睡千日不醒,这如何使得,不知七王爷可有救治之法?”

    朱由橏很是遗憾地摇了摇头道:“神尼,我在蝴蝶谷之时凑巧听神医独孤傲提起过这千日醉,但如何救治却是不知,或许……或许那蝴蝶谷谷主可以救治。”心里却是暗道:羽儿当然能解千日醉,嘿嘿……但本王的金针上却不是淬了千日醉,而是本王秘制的与千日醉功效相仿,却能让人沉睡百日,身体机能渐渐丧失,全身瘫痪的“百日瘫”。本王“推荐”你去找羽儿救治,一来路途遥远,可以耽误诊治时间,二来即便羽儿能解百日瘫,但更致命的东西却是那金针,细若游丝,随血液游走,一旦进入心脏,任你神仙也难救活!到时候微如死在蝴蝶谷,也是羽儿误诊之过……呃?我这是置羽儿生死于不顾啊……嗯,羽儿虽是本王这辈子唯一深爱的女人,但大丈夫行事,岂能畏首畏脚?欲成大事,还是先抛开这儿女情长……

    这时**神尼道:“既然如此,贫尼这便带如如去一遭蝴蝶谷,还烦请七王爷跟当今圣上一声……”

    着,她看向西门町,正要话,西门町却是抢先道:“神尼且慢,我突然想起还有要事找您……咳咳……馨儿,你这是干嘛?看的我毛骨悚然的,才一天没见,不会不认识我了吧?”

    他虽不知道千日醉是何物,但听**神尼刚才对身体无碍,便放下心来,心里想着我正好请独孤羽来京城,当然不用千里迢迢再跑去蝴蝶谷。虽然她不一定来,但千日醉,睡千日,等几日应该没什么。不过,他请独孤羽来京城事关玄武庄灭门案,属于机密之事,却是不好明言,便将大伙儿的视线引向了始终不发一言,紧盯着他的龙馨儿。

    龙馨儿是啥心情?

    那叫一个爱恨纠结。

    按道理西门町没事,她应该像诸多狗血剧演的那样,飞奔而来,喜极而泣地扑入西门大官人怀中,紧紧地抱着他,生怕再失去这个心爱的“淫贼”。但俺们的大波妹显然不是这种女主,她猛一看到西门町活的好好的,确是高兴了一下下,心里的愁肠也一扫而空,但随即看到被西门大官人搂在怀里的陈圆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好你个淫贼,老娘为你担心受怕的差要去杀人,你可倒好,失踪了一天一晚竟然是去勾搭别的女人,还跑这么远,真够卖力的,看你容光满面,想来很是风流快活啊。

    而西门町因为关心柳如如,看到她只是微微一愣,并没有太注意,更没有过来招呼,这更让馨儿妹纸恨的牙根痒痒,一颗爱心也是大大地受伤,她脸上的血色开始一一滴的消退,仿佛眼里的西门大官人是一支巨大的针筒,正无情的抽取她全身的血液。

    她的眼睛像刀子似的盯着西门町,恨不得马上冲上去在西门大官人身上戳几个剑窟窿,又想转身便走,再也不理会这个淫贼。但她站在那儿,仿似被定了身,半也挪不动脚步。

    骚蕊,日久没看过电影了,看龙门飞甲耽误了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