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三章 肉夹馍

第四十三章 肉夹馍

    “呸,老娘是看你这个淫贼死没死,怎么?嫌我盯着你不舒服?那就别我面前出现!哼,认识你这个挨千刀的淫贼算老娘我倒了八辈子霉……”龙妹妹嫩嫩的爱苗遭西门大官人忽视,自尊心严重受创,西门町那一声很没良心的招呼,仿似一下子触及了她腋下的痒痒肉,立马让她暴起。

    “停停停……你这是吃了火药还是大姨妈来了,咋这么大火呢?貌似我也没得罪你吧?”虽然龙馨儿现在俏脸含霜,胸口剧烈起伏的样子很是勾起西门大官人与她展开对“骂”的**,但当着**神尼的面,西门町还是憋住了,语气相当的无奈。

    你个死淫贼,老娘对威龙镖局遭的祸事都不管不问,却巴巴地跑出来找你,你没心没肺地如此怠慢于我,还叫没得罪我??执迷不悟,其罪当诛!!

    龙馨儿暗暗磨了磨牙根,强忍住冲上去在西门大官人熊猫眼上咬一口的冲动。

    “瞧你个贱样,你才大姨妈来了!”她虽然不知道“大姨妈”是何意,但想来也不是好话,应该是比“火药”更猛的东东,当即便回敬道,“哼哼,你没得罪我?你没得罪我?有种你再一遍?”

    呃……不就是前晚饱览了一下你的大咪~咪嘛,多大事啊,至于今儿还发这么大火?再咱不是已经道过歉,也答应了你的变态要求么?

    西门大官人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能这么,很是诚恳的样子道:“嗯,我的确是得罪你了,大丈夫敢作敢当,我看了就是看了绝不赖账。咳咳……不过,这事咱私下再行不行,现在有很多正事要办呢,来,我给你介绍介绍,这位是……”着,伸手指向**神尼。

    龙馨儿发了一通火,人已渐渐冷静下来,眼里已不再是仅有淫贼一个人,一眼看到**神尼正笑眯眯地看着她,顿时脑子“嗡”的一下,西门町的话一句也没听进去,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咋……咋**神尼也在啊……这次丢人丢大了……都怪这个死淫贼,害的老娘像个泼妇骂街似的,本姑娘可也是知书达礼,温婉贤淑……

    “龙姑娘,令师可好,贫尼已多年未曾见过她了,龙姑娘很有令师当年的风采,名门出高徒,果不其然,呵呵……”

    龙馨儿正想着,却是听到**神尼招呼过来,心里更是慌乱,平日伶牙俐齿的她,话也结巴起来:“晚……晚辈龙馨儿见……见过神尼,家师……家师常在晚辈面前提起您,您是……是……”

    西门大官人看她脸憋的通红的样子,实在看不下去了,连忙岔开话题道:“神尼,如如的伤情也不急在一时,我们还是先回镖局看看如何?”

    **神尼自然是看出西门町有话要,也不废话,很是理解地一头道:“那好,贫尼便先行一步,到威龙镖局等你。”着,朝朱由橏和龙馨儿了头,便带着柳如如纵身而起,如飞般离去。

    “死淫贼,现在我们来算算账……”**神尼一走,龙馨儿顿时原形毕露,磨牙霍霍向西门町逼近,准备咬他几口泄愤。

    西门町却是身形一闪,已极快地飞身上马,对朱由橏呵呵一笑道:“由橏兄,你跟龙姑娘一同前来,还是一起回去,弟我有事在身,要……”

    “西门町,你敢!”

    却是话没完,龙馨儿已暴怒纵起,半空中天罡峨眉步一跨,直直地落向帝王驹,看样子竟是要骑在西门大官人头上。

    西门町大汗,一抬手,轻松地扣住了龙妹妹的足腕子,而龙妹妹另一脚已极快地踢向西门町头,西门町若是闪躲,当然没问题,却是怕伤着了陈圆圆,也是不好意思拎着龙妹妹的腿将她甩出去,便身体往前一探,随手往后一扯,将龙妹妹拽到身后。

    龙馨儿屁股一挨上帝王驹,也等不及坐稳,手臂伸出,已一把勒住了西门大官人的脖子,紧跟着,膻口一张,喀呲一口,咬在了西门町的后脖根上,连皮带肉几乎把她口涨满。

    龙馨儿像个暴怒的母老虎,出手,出口,毫不留情,西门大官人虽然很擅长跟女银“贴身肉搏战”,但此情此景下还是被攻了个措手不及。身体往后一仰,脖子上没感觉痛,倒是感觉一痒,心里一惊之下,怕被龙妹妹甩下马,本能地双腿夹~紧,却是让阿悍同学以为主人发号令:出发!快快滴

    帝王驹第一时间猛地窜出,彷如一道金色的闪电,“唰”的一声,眨眼间便消失在朱由橏的视线内。

    而帝王驹突然发力疾奔,这一道惯性力差将三人从马屁股后摔下来,也幸亏西门町双腿夹~紧,牢牢地定在马背上。

    陈圆圆和龙馨儿都是第一次领教帝王驹的神骏,犹如腾云驾雾一般,龙馨儿已是不由自主地松开嘴,与陈大美人一起,发出一声长长的,尖锐的惊叫。

    西门大官人正将陈圆圆抱住,要稳住身形,突然前后受“敌”,尤其龙妹妹还勒住他脖子,尖叫声就在耳边发出,只感到刺耳无比,顿时也“啊——”发出一声长长的大喊。

    帝王驹很是聪明,以为主人跟两妞在如此高速下感觉很是刺激,很是兴奋,便越发卖力地奔跑起来。

    这一下,陈圆圆还好,虽然心都快提到嗓子眼,脑子也是晕乎乎的,但她坐在前面,被西门町搂在怀中,只是紧闭双眸,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管,任“呼呼”风响从而耳边飞过。而龙馨儿却是受了罪,她坐在帝王驹屁股后,随着帝王驹后腿高频率地运动,直让她粉嫩嫩的香~臀“享受”着一下下颠簸撞击,估计比破~处还痛,她的眼里全是泪,却是又怕被摔下马,整个缺胳膊断腿,再破相什么的,手臂勒着西门町脖子一刻也不敢松开。

    西门大官人此时已完全稳住身形,虽然脖子被勒的呼吸不畅,但前拥后抱,却是让他在高速运动中,第一次体验了一番啥叫“刺激”。两具活色生香的娇躯紧贴着他,将他做成肉夹馍,并且还是快速与他厮磨的“肉”,只让他感觉浑身都是涨涨的,满满的,热热的,紧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