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四章 秦淮景

第四十四章 秦淮景

    西门大官人终于忍受不住,或许换任何男淫也忍受不住,在帝王驹疾速奔跑中,在肉夹馍不停且快速地厮磨中,在龙妹妹大咪~咪一下下的撞击中,西门官人可耻地狂吐,但它很坚强,即便晕马吐了,仍是屹立不倒。

    “死……死淫贼……慢……慢……”龙妹妹虽然没晕马,但屁股隔得生疼,实在受不了了,不得不出言制止。

    西门町胯下黏糊糊的,却是没觉得,闭着眼睛正准备享受第二波刺激,闻听到耳边娇~喘出声,恍惚中以为那啥呢,随口道:“慢啥,快才舒服……”话一出口却是警醒过来,连忙叫停撒欢的帝王驹,同时也感到了体下的湿滑,顿时瀑布汗:日他娘的,老子定力咋越来越差了?难道是我“精”力旺盛,平日做少了?常言道,刀子不用会生锈,女人不日容易老。看来,为了让老婆们青春永驻,以后得勤快一啊……

    “咳咳……”西门町正自我反省中,龙妹妹勒住他脖子的手臂却是突然紧了紧,“呃……馨……儿……有……有话好……先松……松开……”

    “不!”龙馨儿口气坚定,手臂又紧了紧,仿似不解恨,紧跟着恨声道:“死淫贼,我……我咬死你!”

    话音刚落,西门大官人便感到耳朵下那一块粉嫩的肉被一口咬住,这次是感到疼,还不是一般的疼,龙妹妹绝对一是一,二是二,是真想咬死西门大官人,至于咬耳朵能不能咬死人,俺们且不论,反正龙妹妹这一口顿时让西门大官人疼的直哆嗦,感觉耳朵要被咬掉了,连忙伸手掰开龙馨儿的手臂,先喘口气再。

    “嘶——馨儿,你……你疯了?快松口……啊——大波妹,你竟然更用力……哎哟,哎哟……你个死大波妹,你丫再不松口我翻脸了哈……啊……好好好,我错了,馨儿妹纸你大人有大量,别那么心眼好不好,我不是答应了你的要求么,我以后听你的话跟你走,让我打鸡绝不骂狗……”

    西门町呲牙咧嘴疼得直叫唤,却突然感到脖子上有雨落下,正感觉奇怪,晴天白日的咋会下雨呢?龙妹妹已突然松开了嘴,一把抱住他的腰,一头扎在他后背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草,该哭的是我,你哭个毛啊?哥晕了,真搞不懂女人是啥心理。

    西门大官人伸手爱抚了一下自己受虐的耳垂,竟然流血了,但他只有直挺挺地坐着,一动不敢动,生怕惊扰龙妹妹,让耳垂再落龙妹妹虎口。

    此时俺们的陈大美人早已从高速运动带来的头晕眼花中回过神,她静静地,乖巧地,依偎在西门大官人怀中,虽然一言不发,却是感慨颇多。

    自打龙馨儿出现,陈圆圆便一直偷眼打量她,对她的彪悍表现心里很是惊讶:她……她是相公的什么人,怎可以如此谩骂?相公竟是不以为意,难道……难道江湖中的女子都是如此么?

    而现在龙馨儿此番表现,却是让心思灵动,也算是久经风月的陈大美人豁然开朗:看样子,这龙姑娘往日里跟相公经常拌嘴,但她嘴上骂的凶,心里却是爱上了相公,而相公却是毫不知情,言谈举止中当是冷落了她,龙姑娘一定是感觉特别委屈,才这般又哭又闹,唔,相公也是江湖中人,与这龙姑娘倒是天生一对,我要不要提醒一下相公呢?

    陈大美人犹豫良久,听龙馨儿越哭越伤心,貌似短时间内很难停下来,便用手肘轻轻碰了碰西门町。

    “呃……圆圆,有事么?”

    “相……公子,龙姑娘哭的如此伤心,当是心中有怨气,但这般哭下去可不行,哭久了伤身,你还是劝一劝她,我……我回避一下……”陈大美人轻声细语着,轻轻一挣,离开西门町的怀抱,在西门大官人愣神中,已抬腿抱着琵琶滑下马,碎步盈盈,向旁边一棵大树走去。

    陈大美人走到树下,背对他们而坐,却是轻拨琴弦,弹起了琵琶,口中也轻轻唱道:“我有一段情呀,唱拨勒诸公听,诸公各位,静呀静静心呀,让我来,唱一只秦淮景呀,细细呀,道来,唱拨勒诸公听呀,秦淮缓缓流呀,盘古到如今,江南锦绣,金陵风雅情呀,瞻园里,堂阔宇深深呀,白鹭洲,水涟涟,世外桃源呀……”

    陈大美人轻弹琵琶,软侬吴语,曼声唱来,尽展头牌艺妓风情。

    西门町呆呆地看着陈大美人背影,恍惚间回到了金陵城,置身于秦淮河畔,一处处江南美景映入眼帘。

    “她……她是谁?”西门大官人直听的心里空空的,想到自己和陈大美人都是身世堪怜,一股酸楚涌上心头,竟是有掉泪的感觉,忍不住便想上前将陈大美人搂入怀中,柔情密爱一番,连背后龙馨儿止住了哭泣也是没察觉。

    “她叫陈沅,是姑苏城歌妓,被当朝国丈强抢而来,准备献给当今皇上,呃……你……你不知道?那惠昭王没跟你?”西门町思绪终于拉回了现实,很快反应过来。

    “呸,你跟那惠昭王熟识,我却是跟他不熟,他跟我啥?”

    “你跟他不熟怎么还联袂而来?”

    “谁跟他联袂而来?我们只是碰巧遇到而已……”

    “呃……我把陈沅从惠昭王府救出来,那你们不是一起来抓我的?那你跑出来干嘛?威龙镖局遭此大难,你怎么不在镖局帮忙?”

    西门町义正言辞一,顿时让龙妹妹又哭了出来:“你……你个死淫贼还,我……我还不是担心你……早知道你这个淫贼死没良心,老娘才不管你是死是活……”

    担心我??

    西门大官人一愣之下,很快明白过来,心里大是感动,轻轻拍了拍伏在他肩头哭泣的龙馨儿,低声道:“谢谢你的关心,我这不没事了嘛,那妖妇也已经毙命,你别哭了,让人看了不好……”着,突然想起什么,连忙伸手入怀,将那叉腰心经掏了出来,“对了,我从那妖妇身上发现一本你们峨嵋派的武功秘籍,呵呵,名字很奇怪,叫什么叉腰心经。”

    “叉腰心经”这四个字比啥都管用,龙妹妹第一时间便止住了哭泣,猛地抬起头,一脸震惊道:“你……你……你啥?”

    “喏,你自己看。”西门町看不到龙馨儿震惊的表情,以为她没听清楚,便伸手将叉腰心经递了过去。

    龙馨儿一把抢过,只看了一眼,便发出一声“啊——”的尖叫,没等西门町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她已突然抱住西门大官人的头,掰过脸来,在他脸上猛亲了一口。

    ps:看了老谋子的《金陵十三钗》,洒下法克几斤泪,一个字,赞!特别对片中曲《秦淮景》印象深刻,看十三钗的后遗症,一听这首歌就想哭,这里全曲引用,聊表对十三钗的崇高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