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五章 别样十八~摸

第四十五章 别样十八~摸

    “龙女侠……”

    “再这么叫我可生气了哈,叫我馨儿!”

    “馨……馨儿……”

    “嗯哼,圆圆姐,你别怕,到京城我来保护你,看哪个不长眼的畜生敢来动你,老娘我第一个灭了他!”

    “嗯,谢谢你馨儿……我好羡慕你们江湖中人,特别是女孩子,可以像男子一样,云游天下,行侠仗义,可惜……可惜我只是个无用的歌女,为了生存只能做一些取悦男人的羞耻之事……”

    “圆圆姐,咱以后不干这事了,大不了歌不唱,舞不跳……呃……圆圆姐,这也不对哈,你唱歌那么好听,不唱太可惜了,咱跳给自己看,唱给自己听,让那些臭男人有多远滚多远。对了,圆圆姐,你刚刚咿咿呀呀唱的啥,我一个字也没听懂,不过,真的很好听,嘻嘻……你教教我呗。”

    “唔……那曲子是江南梨园歌坊知名的调,秦淮景,我用姑苏方言唱的,如果你喜欢,我便教你。”

    “呀,圆圆姐,你太好了,MUA~~”

    “馨儿,我……我问你一件事?”

    “啥事?”

    “你是不是喜欢……喜欢公子?”

    “啊——咳咳……你我喜欢那淫贼?怎么可能??我会喜欢他???哈哈……不行了不行了,圆圆姐,你这个问题太可笑了……哈哈……”

    “馨儿,啥事这么高兴,来,给哥听听。”被赶下帝王驹,只能徒步而行,被远远抛在后面的西门町,看龙馨儿手舞足蹈的样子,忍不住出言道。

    此时离京城已不远,而每临近京城一步,西门町的心情便沉重一份,心头的愧疚感也越发浓厚,脑子也是乱乱的,不知该如何去面对威龙镖局的幸存者,特别是宇文化龙生死不知,更让他心里放佛被压了一块巨石,直让他脚步不知不觉便慢了下来。

    “死淫贼,我们姐妹悄悄话关你屁事……喂,你干嘛呢,在后面墨墨迹迹的,是不是魂丢了?”

    龙馨儿现在的心情显然跟冲出威龙镖局时天差地别,迥然不同:淫贼活的好好的,也是比以前听话多了,哼,本姑娘还治不了你?嗯,想想就开心,虽然又骗了个女人,但勇救落难女子,值得表扬,权当奖励吧,反正圆圆姐心甘情愿,貌似灰常灰常乐意;至于将诗落放出来,一也不怪淫贼,即便没有你,她也迟早出来,不定到时候情况更糟;当然,让本姑娘最开心,最意外的事,还是完成了师傅交给的特别任务——找回叉腰心经,这太长脸了,看谁以后还敢看我,哼哼,哼哼,哼哼哼……

    西门大官人的心情显然没有龙妹妹爽,也是破天荒地没有跟龙妹妹嘴,摇了摇头,却是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淫贼,我们得快,不知道凤姐现在咋样了,肯定伤心死了。”

    “唉,伤心是难免的,但事已至此,现在凶手也已毙命,要紧之事还是先救活伤者,为死者料理后事……”西门大官人着,想起对陈大美人“歇一歇、补一补”的承诺,便又对陈圆圆道:“圆圆,现在威龙镖局有难,这几天我和馨儿可能都顾不上你,你得自己照顾自己了。”

    “公子,我虽然不如江湖女子,但也没那么娇贵,我也可以帮上忙的。”

    “嗯,那到了再吧。”西门町了头,忽地想起什么,一脸正经道:“对了,刚才你弹唱的那曲《秦淮景》我以前也听过,一直认为是青楼女子逢场作戏的曲,听来虽是**之音,却让我心情舒畅,没想到你唱出来,给我却是截然不同的感受,心里沉甸甸的,竟想要哭,这太让人心情抑郁了,以后还是别弹这种曲子。呐,做人呢,最要紧的就是开心,是谁琵琶只能愁,以后要弹就弹一些欢快的歌,可以让人忘却人间千种愁,万般忧,比如清明河上笑,江南三月,琵琶语,十八~摸等等。”

    陈大美人一直都很是认真地听着,觉得公子的话很有几分道理,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快乐是根本,现在相公又如此疼爱于我,以后是该弹一些快乐的曲子,没想到西门大官人最后突然冒出“十~八摸”出来,顿时让她的心理有些承受不住,“啊”地轻叫出声,以为是耳朵听错了,或是公子记错了,条件反射般惊问道:“十……十八~摸?”

    西门大官人很是正经地了道:“是啊,就是十八~摸,肿么了?难道这曲子还不能让人快乐起来?”

    “十八~摸?这是啥曲子?圆圆姐,你先唱来听听,我看是不是淫贼不懂装懂,胡乱举一些例子。”龙妹妹一副很内行样子,很是公正道。

    陈大美人脸色一片羞红,抱着琵琶,恨不得把头埋进去。作为头牌歌妓,这曲子打就会,但现在哪里能张口,并且还不知道该如何跟龙妹妹解释。

    幸亏西门大官人及时解围,拍了一下坐在陈圆圆身后的龙馨儿道:“你听个屁,这曲子是女人专门唱给男淫听的。当然了,如果你想学,可以让你圆圆姐私下教你。”

    “呸,啥破曲子还有这规矩,老娘我偏要听!”

    “嗯,你要听也可以,那得让男人唱,要不……我唱给你听?”西门大官人很是认真道。

    “切,你会唱?别污了本姑娘的耳朵。”

    “看人是吧?哥可是跟神女对过歌的,再了,这十八~摸可是一首脍炙人口的黄梅调,江南之地,哪个男淫不会哼两句?你爱听不听,我还不唱了。”

    “不唱就不唱,好稀罕么?”西门大官人这一,还真勾起了虚心好学的龙妹妹兴趣,不过,却是不愿在西门町面前低头,而是向陈圆圆求助:“圆圆姐,还是你唱给我听,咱姐俩不用守那破规矩吧?”

    “呃……馨儿……我……我唱不好,还是让公子唱……”看西门大官人一本正经的样子,陈大美人还真想听听他如何唱这**的青楼调。

    “怎么样?要不要听?”西门大官人很是骄傲地一扬头,你别,还真有大歌星的风范。

    “哼,爱唱不唱!”

    “那算了,如此优美,如此高雅的曲子,此情此景也不适合,我还是别浪费口水。唉,可惜啊可惜,这么好听的一首曲子,某人却是没有耳福……”

    “死淫贼,你别得意!”龙馨儿胃口被完全掉了起来,只能再次向陈圆圆求助,“圆圆姐,还是你唱吧,要不私下你唱给我听?”

    “馨……馨儿,我真……真唱不好,你别为难我了……”

    俩人正悄悄话中,西门大官人却突然放声歌唱:“伸那伊呀手,摸呀伊呀姊姊口,摸到阿姊口噢哪唉哟,这呀个郎当,姊口像米酒,吃起来一口口,哪唉哟,哪唉哟……伸那伊呀手,摸呀伊呀姊姊腰,摸到阿姊腰噢哪唉哟,这呀个郎当,姊腰细袅袅,好像那杨柳水上飘,哪唉哟,哪唉哟……”

    西门大官人咬字清晰,发音准确,声音洪亮,但神情不像是唱十八~摸,倒像是唱信天游,**调被西门大官人唱出如此格调,当是千古第一人,而他唱的那么自然,那么投入,几乎到了忘我的境界,果然是淫者无敌!

    龙妹妹和陈大美人不知不觉竟听的入神,他却突然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