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四十八章 亲自审问(第一更)

第四十八章 亲自审问(第一更)

    田弘遇这声大叫吓的蒋公公一哆嗦:我操~你祖宗的,看你这架势,难道想给我按一个灭我九族之罪么?

    “叶筱轩,侗族,祖籍云南大理,叶家之女,年一十八岁,未婚。”

    田弘遇高声朗读完毕,所有人都纳闷,这没啥啊,为什么“更不能入宫”??

    “大家注意:侗族,一十八岁,未婚……”田弘遇合上乡籍簿,眼睛从众人脸上缓缓扫过,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大家伙正琢磨呢,田弘遇突然翻了翻鱼泡眼,一副回忆的神情道:“老夫年轻时曾到云南游历,更是与大理一带的少数族裔有过交往,对当地的风俗很是了解,少数族裔向来身处蛮荒之地,礼仪风俗与我汉人大大地不同,尤其是婚配。我们汉家儿女一般十六岁方可成亲,而少数族裔,据我知道,在大理一带的少数族裔往往十一二岁便已成亲,甚至更早,当年老夫可是亲身所历,恰好认识一对侗族夫妇,他们当时都不到二十,但已经结婚十一年,孩子更是有了五六个……”田弘遇信口胡诌,想来也没人敢反驳,更不会有人去考证,“到了十五六岁还未成亲的男女,可以极少极少,而到了十八岁还未婚娶,要么身有顽疾,要么是人品极差,遭族人所不容……”

    到这儿,他鱼泡泡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叶筱轩,了头,接着道:“不过,根据老夫观察,她不似身有顽疾,至于人品问题……唔……这个我倒是听沐王爷提过,叶家之人,在大理一带还属良民……”话锋一转,他语气很是肯定道:“毋容置疑,这资料有假!”紧跟着,他干笑两声,“哈哈,哈哈,作弊作到如此无知的地步,实在是荒谬!愚蠢!可笑!滑天下之大稽……”着,他突然脸色一沉,痛心疾首道:“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幸亏老夫来的及时,不然的话……唉,唉,若是让这已为人妇的女子进宫为妃,我皇……我皇将蒙受怎样的屈辱?又让我皇天子颜面何存??更让我泱泱礼仪之邦如何礼仪天下???”到最后,田弘遇口沫横飞,声色俱厉,一张圆滚滚的脸“气”的像猪腰子般已经发紫。

    紧跟在他身边的一个锦衣卫,暗自佩服国丈大人的表演天赋和口才,很是配合地上前一步,躬身道:“特使大人,还请您息怒,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

    “唔……”田弘遇很是赞许地扫了他一眼,伸手抚了抚貌似剧烈起伏的胸口,看了看蒋公公,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当然,关于这一也不能怪蒋公公,只能缺乏阅历,不懂常识,这会酿成滔天大错啊……”

    麻痹的,这女子明明是处子之身,你丫指鹿为马,意欲何为?……嗯?你都是将出色的女子挑出,让其落选,难道是受了田贵妃指使?着啊,当的是如此……妈的,你跟老子翻脸,老子却是不能让你如愿……

    蒋公公将被锦衣卫按住的头使劲抬起道:“田国丈,这女子乃王轩王大人遴选而来,并且已经宫女验过身……”

    王……王轩?靠,抱了太子这条大腿,还怕得罪这个魔头?

    “呸,验过身?谁验的?给我站出来!!!”田弘遇恶狠狠打断道,眼睛在不远处一众宫女身上扫来扫去。

    终于一个五十几岁的老宫女战战兢兢地走出来,扑通一声跪下道:“国……国丈大人,是奴婢替这位姑娘验的身,她……她仍是完璧之……”

    她话没完,田弘遇已飞起一脚将她踹倒,嘴里骂道:“你他妈是怎么验的?你眼睛瞎了?这一看就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你还她完璧??完完完,完你姥姥的璧!”

    蒋公公忿声道:“田国丈,荣嬷嬷替入宫女子验身,可是在宫中资格最老,据我所知,她从未出过错……”

    “放屁!谁资格老就不会出错?好好好,就算她没看错,璧还在,难道你们不知道现在医术发达,那层璧可以修复么?老……老夫……老夫真是被你们气死了,一群孤陋寡闻,认知狭隘的废物!”田弘遇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也懒得跟他们废话了,一挥手,正准备叫闪人,蒋公公也豁出去了,大声道:“哼,你凭一人之口断定这女子已为人妇,却是不能服众,你这是别有用心!”

    “啪——”

    田弘遇挥起的手顺势落下给了蒋公公一记响亮的耳光,更是大声地骂道:“你个贪赃枉法的奸贼还敢多嘴?你有资格么?好,老子便让你心服口服……”着,他偏头对叶筱轩道:“老夫问你,你……你可生过娃娃?”

    但他恶声恶气地问完,眼神中却是饱含期许和鼓励:老夫知道你们少数族裔的女子都不愿意进宫,头啊,老夫免费帮你落选……

    没想到叶筱轩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却是摇了摇头。

    额?你这娘皮不配合??

    田弘遇虽然一愣,却是很快反应过来,呸了一下道:“好一个大胆的女子,这种时候还敢撒谎,那老夫问你,你可许了婆家?”妈的,虽然老子有夸大其词,但少数族裔男女结婚早却是事实,我就不信你十八了还没许配,只要许配了,老子管你成没成亲,一样可以混淆视听……

    再次出乎他意外的是,叶筱轩妹纸又是摇了摇头。

    我草,老子还不信了

    田弘遇鱼泡眼瞪的溜圆,急急问道:“那你可有心上人?”

    这一次,叶筱轩没有摇头,但也没头,只是轻轻叹息了一声。

    “你们看,你们看,老夫没错吧?老夫一眼便看出她已有了心上人,而少数族裔的男女向来比汉人开放,一个郎情,一个妾意,还不是早做了苟且之事?”田弘遇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的异常肯定,仿似亲临现场观摩。

    而他到这儿,看夕阳已经西沉,也懒得管别人是否心服口服了,一指蒋公公道:“将他火速交由刑部查办……”又指了指三位美女道:“将她们给我带走,老夫要亲自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