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章 大内密探007

第五十章 大内密探007

    “赖校尉,他是谁?这地方可不允许外人随便进入。”

    西门大官人正和赖长荣熊抱ing,感觉他比在金陵时体形健硕许多,想来在兵营里锻炼不少,这时一个身材魁梧,却是鼻子眼,长相很是猥琐的中年武官,从队伍后面走上前沉声喝道。

    “马千户,您来了正好,呵呵,这是我老乡,也是我最好的哥们,金陵玄武庄少庄主,西门町。”看样子赖长荣跟这个千户大人关系不错,闻听之下,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道。

    “唔……我不管他是谁,你赶紧让他离开,若是让江指挥使大人知晓,少不了要责罚于你。”马千户板着个脸,但语气却是缓和许多,不知道是听闻过玄武庄威名,还是因为西门大官人是赖长荣的好哥们。

    赖长荣上前两步,挤眉弄眼地声道:“马千户,马大哥,我和我哥们日久没见了,这次在这里见到真滴是不容易啊,老哥你还是通融一下,让他跟我回军营,我兄弟俩要好好唠唠,改日弟请你去春风楼,嘿嘿……咱还是找阿娇妹纸……”

    马千户眼里顿时露出淫邪之色,但却是一闪而过,摇头打断道:“昨日江大人特别下令,这几天兵器营要加强警戒,严禁外人进入,玩忽职守者,一律按最高军法处置。”着,马千户抬头环视了一下周围,也是放低声音道:“阿荣,你想死可别拉我一起,据这是上头的指令,连江大人也是不敢违抗。”

    “这样啊,呃……要不我请病假,我带我町哥去京城……”

    马千户伸手就给了赖长荣一个暴栗子,嘴里骂道:“我操,你子给我装,今早我刚刚宣布过,这几天营内任何人都不允许请假,违者立马卷铺盖滚蛋,你当我的话是放屁啊?”

    赖长荣摸摸头,嘿嘿笑着,知道上头有严令,这老哥也不敢违令将西门町留下或给他病假,便放弃了念头,想让西门町先离开,等过几天再想办法去找他。正要跟西门町解释,那马千户已看向西门町,一脸正色道:“这位兄弟,此处是军事重地,闲杂人等一概不能靠近此处,你是阿荣的兄弟我也不为难你,还是快快离开……”

    却是话音未落,开始被西门大官人干翻的队长,此时揉着胸口爬将起来,闻声叫道:“千户大人,不能放他走!”

    “秦仁,你他妈啥意思?马千户都已经开口,你算个屁啊,凭啥不让我兄弟走?是不是皮痒痒了又欠打?”赖长荣顿时看着这个跟自己年纪相仿,高矮相若,官衔相同,酷帅相似的队长怒道。

    “呸,谁他妈欠打还不一定呢,老子怕你?”叫秦仁的校尉立马袖子一捋,就要冲上来的样子。

    “来啊,来啊,这次不把你打的你老妈都不认识,老子跟你姓……”赖长荣一见,也是袖子翻翻地准备冲过去。

    但二人都被身边的亲兵拉着,虽然挣扎的厉害,却是没能干起来。

    “骂拉个靶子,当老子不存在啊?”马千户两眼一翻,怒斥道,“军中严禁斗殴,你们屡教不改不,现在竟敢在老子眼皮底下动手……”

    “呃……马千户,我就想跟秦校尉切磋切磋,哪里能算斗殴呐……那啥,秦你是吧?”赖长荣第一时间放弃了挣扎,摸了摸手腕子道。

    “咳咳……可不是嘛,马千户,我跟赖切磋惯了,刚才一激动又想切磋来着……”

    “放屁,当老子傻啊?哪一次你们打架不都在床上躺个一两天,那叫切磋?玩命还差不多,看来老子平时把你们俩兔崽子惯坏了,这次绝不轻饶!来人,将二人给我拿下,一人五十大板,少一板也不行,也绝不记账!”

    “啊——不会吧?”赖长荣嘴上叫着,心里却是骂道:马平你个老淫~棍,前天老子刚请你找过阿娇,提了裤子就认人嗦?要打也比秦少挨三十板子……

    “啊?不要啊——”几乎同时,秦仁也叫道,心里更是大骂:马平,爷草你个菊花烂烂的,前阵子你家黄脸婆来探营,你丫半夜溜出去找阿娇,竟然让老子摸着黑睡黄脸婆旁边替你缸,爷是不辜负你的信任,很快睡着了,但你家黄脸婆水土不服,半夜起来拉肚子你丫不知道啊……呜呜~……爷现在还没从你家黄脸婆无底洞的阴影里走出来,还他妈不能跟你……

    眼看着几个士兵真上来将二人押住,摁倒,貌似要就地打板子,一直当观众的西门大官人话了:“且慢!”

    “你怎么还不走?”马平一愣,他以为刚才乱乱的,西门町早已趁机溜了。

    “呵呵,我为什么要走?”西门町笑嘻嘻着,突然脸色一正问道:“太子朱慈烺在么?”

    “额?你……你啥?”马平以为听错了。

    西门町淡淡一笑,伸手指了指城堡道:“我要进去带一个人走,马千户,我也不让你为难,如果朱慈烺不在,你去叫你们那个江大人出来吧。”

    马平这次确认自己没听错,呆呆地看着西门町,一下子愣住了。

    “町……町哥,你不是开……开玩笑吧?”赖长荣这时趁机爬了起来,也是一脸纳闷地看着西门町。

    西门町故作高深地一笑,随即神色一肃道:“长荣,我就不隐瞒你了,我现在是当今皇上特别聘请的大内密探,代号007,专管朝中各种违法乱纪,作奸犯科之事,皇上赋予我的权力,不可以管太子朱慈烺,即便皇上自己犯错,我也可以直言相陈。我现在怀疑朱慈烺利用这处军事重地,在做一些大逆不道之事……”

    “啊——”

    周围所有人,包括赖长荣,一听之下立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西门大官人神情严肃,将太子爷的大名随口道来,再看他样子,的确不像个疯子,一下子大部分人相信了西门町所言。

    “咳咳……西门……密……密探大人,不知您可有皇上颁发的手谕或是……或是令牌?”还是马平老道一些,很快想到关键问题。

    靠,老子有个毛……呃?

    西门町突然想到曾从英婷爱怀里摸出来的那块紫玉令牌,雕龙刻虎,很像那么回事,当即神色淡然,用手比划道:“唔……皇上确是给我颁发了这么大的一块紫玉令牌,一面雕龙,一面刻虎,而中间分别用金水铸有‘密探’和‘007’字样,本来我一直随身携带,但今天公主陛下突然有事,借走了……对了,这处军事重地是做什么的?负责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