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一章 大伙儿都要丢脑袋(第一更)

第五十一章 大伙儿都要丢脑袋(第一更)

    大内密探,并且还有代号,这紫玉令牌的更是煞有介事,再加上西门大官人气势,威严摆那儿,最主要是那份蛋定,来不由得你不信。

    当然,你也可以不信,不过,人家有先斩后奏的权力,你敢冒着掉脑袋的危险提出质疑?

    ps:冒充国家公职人员招摇撞骗,或谎称中央有人到地方疯狂集资敛财,应该是从西门大官人冒充大内密探后,逐渐在后世得到普及和推广。)

    在场的兵哥哥们都信了,一个个都一脸仰慕之色看着“密探大大”,充分表露了“不想当密探的兵,绝对不是好兵”的事实。

    赖长荣当然更是确信无疑:日他娘的,町哥简直太牛~逼了,不当官便罢,一当官便是连太子也不放在眼里的大内密探?!

    也算见多识广的马千户也信了,神色立马更显恭敬,上前一步拱手道:“密探大人,此处乃兵器营,专责我大明军中最新武器的研发和制造,属于最高机密的军事重地,江泽璧卫指挥使是营地最高长官。”

    “哦……那江大人在营内么?”西门大官人对马平的表现很是满意,了头,做出一副神色凝重的样子道。

    其实西门大官人想摆出一副首长的派头,可惜这厮没当过官,没有官威打底,官架子搭不起来,但也是错有错着,他这神情让马平以为江泽璧也被密探大人锁定为犯罪嫌疑人了,密探大人连太子都可以缉拿问罪,只是个正三品的卫指挥使还不是随便捏死?

    而马平很快联想到,昨日江泽璧突然下令营地要加强戒备,太子要亲临视察,今天下午太子真的来了,但随即便陆陆续续有遮盖严严实实的马车运进营内,而江泽璧特别交待,对这些车马火速放行,不得盘查,难道这马车内有什么猫腻,这才遭致密探大人追查过来?

    这么一想,马平很快作出了站队选择:跟着密探大人走,吃喝嫖赌啥都有!

    “密探大人,江大人……”马平躬身着,像是想起什么,直起腰身朝那帮兵哥哥们挥了挥手,斥责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各就各位,快回去巡逻?”

    千户大人要跟密探大大汇报思想工作,当然不能给兵崽子听去,万一站错队也不怕人告发。

    看来兵器营还是一个纪律严明的队伍,马平话声刚落,大家伙已快速退下,连赖长荣看了西门町一眼,也准备转身离去。

    赖长荣虽然跟西门町是好哥们,但眼睛一眨,老母鸡变成鸭,町哥突然变成了完全是天的“高官”,一时间让他有不能适应。

    “阿荣,你留下来陪陪密探大人……”马平却是伸手拉住了他,着偷瞄了一眼西门大官人,见他正笑眯眯看着赖长荣,知道这的马屁拍对了,他上前一步,又朝左右看了看,低声道:“密探大人,江大……江泽璧正在营内陪同太子,并且,从中午开始,便有遮盖很是严实的马车被神神秘秘送进营内,下官一直留心着,到目前为之,一共运进去十二辆马车,特别是最后一辆,竟是由当朝国丈田弘遇亲自押送……”

    西门町听到这儿,已是基本断定舅子将这里当作了藏美之地,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也不等马平继续汇报了,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道:“我正是顺藤摸瓜跟踪田弘遇而来,这些马车内藏着皇上选妃的女子,被太子偷运至此,这些女子便是太子作奸犯科的证据……嗯,作为一个军人,不但要忠于职守,还必须时刻保持高度的警惕性,千户大人做的不错,等这次事件处理后,我会向皇上反映。”

    着,西门大官人伸手拍了拍马平肩膀,以示嘉奖,可把他激动坏了,立马做出一脸正气的样子,却是更显猥琐道:“密探大人过奖,自从我从军伊始,便时刻谨记自己是个军人,提高警惕,保家卫国是我的天职……”

    “好……”西门町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自吹,朝城堡看了看道:“这样吧,时辰不早,你和长荣带我进去,我们先找到太子犯罪的证据再,到时候不怕他不伏法认罪。”

    想着是协助密探大人办案,还是办太子殿下这样的大案,马平顿时感到责任重大,也是无上荣光,连连头道:“是是是……下官这便带路。”

    西门大官人脸上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朝赖长荣头,便跟在了昂头阔步在前面带路的马平身后。

    由马千户带路,自然是一路无碍,西门大官人大摇大摆地走入了城门。

    抬眼看去,城堡内一座座营房依山而建,来回巡视的士兵和明桩暗哨到处都是,戒备不是一般的森严。而一条宽敞的大道却是直通入一个山洞洞口,洞口也是一道铁门紧闭,门口更是有头戴铁盔,身着罩甲,手持火枪的士卒守卫。看样子,洞内当是挖空山丘山腹,里面另有玄机。

    “密探大人,那马车便是被送入了那洞内,洞内是武器研发的重地,下官也是没有权限进入,您看……”离洞口十几米外,马平止住脚步,却是看着西门町的脸色道。看他神情,如果密探大人有指示,他肯定会越权进入。

    西门町当然要进去,毫不迟疑道:“走,过去看看。”着,当先抬脚向洞口走去,马平和赖长荣连忙跟上。

    “站住!”

    洞口两边分别站有四个鸟枪手,其中一个看几人到了三米警戒线附近,手中火枪一举,厉声喝道,其余几人也纷纷举起手中的鸟枪,指着三人。

    “大胆!你们知道面前的是谁么?”马平大声斥道,身体也往前一站,挡在了密探大大的身前,这样一个表现的机会他当然是不放过,“这位是堂堂的大内密探,连太子殿下也是不敢得罪,还不快快放下火枪?”

    几个鸟枪手虽然没听过“大内密探”这个官衔,但对“太子殿下也是不敢得罪”却是能听懂,一听之下,差把自己的鸟吓飞,连忙放下手中的火枪。

    没有了火枪威胁,马平更是昂首挺胸,官威十足的举步上前道:“本官要带密探大人进洞,快传讯里面将门打开。”

    “千户大人,可……可没有江大人的指令,人不敢擅自传讯进去……”

    “江大人算个屁,现在密探大人要进洞谁也拦不住!”马平现在是铁了心跟密探大大走,立马喝道。

    看士卒还是犹犹豫豫的样子,便继续施压:“还不快去?耽误了大人的要事,大伙儿都要丢脑袋!”

    Ps:昨儿喝大了。。。一哥们经营几年的酒肆无奈关门,以后再也吃不到HK最正宗的贵州菜鸟。。。明儿估计还要喝大。。。法克过生,大伙儿祝俺“深日”happy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