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四章 屎尿齐出(第二更)

第五十四章 屎尿齐出(第二更)

    “大胆贼子,快快放手!”

    “快放了我们太子,饶你不死!”

    “保护太子!”

    “……”

    西门大官人右手握剑,左手扣着大舅子右腕,唇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看着慌慌张张围过来,嘴里大喊大叫的侍卫和官兵。

    和西门町并肩而立的朱慈烺这个时候倒是显得很镇定,虽然手腕彷如被铁箍般扼住,疼得他冷汗直冒,但他没哭爹喊娘,更没张口求饶,表情中找不到任何慌乱或惊惧的影子。

    人家毕竟是太子爷,也算是见惯了大场面,加上那份天生的王者傲气,怎能在下人面前露出惊慌或胆怯之色?

    而西门町抓住他后并没杀他,貌似还对他笑嘻嘻地了头,让他也胆壮了不少。

    太子爷勇敢地向这个胆大包天的“刺客”看去。

    “是你?!”太子爷终于认出了妹夫。

    “呵呵,正是我,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你好大的胆子……”

    “哗啦啦——”一阵响,却是江泽璧带着兵卒赶到,七八杆火枪一下子对准了西门大官人。

    马勒戈壁的,没长眼睛啊,太子还在刺客手里,能随便开枪么?

    江泽璧吓了一跳,连忙抬手阻止:“放下枪,放下枪……”

    他现在满头是汗,浑身也是汗,当然是被吓出来的:嘶——这刺客的身手太恐怖了!!嗯?老子这兵器营犹如铜墙铁壁,他是如何进来的……

    但他显然没有时间多想,太子现在被擒,若是太子有个三长两短,他这辈子肯定完了,只怕一家老也不能幸免。

    江泽璧双拳抱胸,神色很是恭敬道:“这位侠士,万事好商量,还请您高抬贵手,先放了我们太子殿下。”

    让江泽璧心里一喜的是,这个“刺客”很好话,貌似听劝了。

    只见西门大官人“唰”的一下,将很是晃眼的“凶器”插回了鞘内,抬头笑眯眯道:“你叫什么来着,江胖子是吧?”

    呃?我哪里胖了?老子平常最注意保持身材,肚腩也没有……

    江泽璧本能地摇了摇头,语气越发恭敬道:“这位侠士想必认错人了,我姓江没错,但不是……”

    西门大官人却是摆手打断道:“我先纠正你一下,我不是什么侠士,而是跟你一样,都是我大明朝廷命官……”话锋一转,又笑嘻嘻道:“本官久闻江大人大名,怎会认错,我你是江胖子,绝不会错。”

    话音刚落,众人突然感到人影一闪,耳边已传来“啪、啪”两声脆响。

    抬眼看出,只见江泽璧左右脸已被西门大官人分别拓上了“五指山”,转眼间已是高高肿起。

    西门大官人对这个江泽璧当然是没有好印象,帮助太子犯罪,还能有好?先扇你两耳光,以示薄惩。

    “呵呵……江大人,本官没错吧?”

    “你……你……”江泽璧捂着脸,表情极其古怪,想发怒又不敢,太子还在他手上呢,不发怒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两耳光,关键还有手下在,这份屈辱还真不是人受的。

    西门大官人两眼一瞪,冷哼一声道:“哼,打你耳光还是轻的,难道你还不服?”

    “服,服……这位侠……这位大人,既然您……也是在朝为官,可知……可知您扣住的是……是谁?”江泽璧两边脸高高肿起,话也是不利索。

    “废话,不知道他是谁,本官扣他作甚,难道他不是太子朱慈烺?”

    “呃……那……那你……还敢……”西门町这话差把江泽璧噎死。

    西门大官人却是不再理他,而是将脸转向了躲在人群后面的田弘遇,笑呵呵地招呼道:“田国丈,幸会啊,怎么躲在后面呢?快快过来话。”

    田弘遇当然是认出了西门町,但他哪里敢上前话,闻言之后,反而低着头,更是往后闪了闪。

    西门町突然神色一肃道:“马千户,赖校尉,将那田弘遇给本官押过来!”

    “得令!”

    马平和赖长荣见密探大人(町哥)如此威风,早已经是摩拳擦掌,要在密探大人(町哥)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希望能帮个忙,立个功,这一声答应掷地有声,异常响亮。

    他们被远远地搁在人群后,正好堵在田弘遇前面,一伸手已一左一右将他按住。

    田弘遇虽是锦衣卫指挥特使,却是根本不懂武功,并且圆滚滚,胖乎乎,平日里极其缺少锻炼。这一被扣住,立时吱哇乱叫起来:“哎呦呦……混……混账……我……我乃当朝国丈……你们瞎了狗眼……哎呀……”

    马平和赖长荣哪里理会田弘遇叫嚷,手上反而更是用力,雄赳赳气昂昂,将他押上前去。

    人群不自觉地闪开一条道,而江泽璧一见,顿时吃惊地下巴颏差脱臼:“啊——马平?赖长荣?你们……”

    开始谁也没注意马平和赖长荣,现在他们可威风了,对江大人的疑问自然是置之不理。

    “田国丈,你知罪么?”西门大官人伸手将田弘遇圆圆的脑袋抬起来,笑嘻嘻看着他道。

    “西……西门少主,我……我错了……希望少主大人有大量,别……别跟的一般见识……”

    田弘遇很识时务,人家连太子都敢扣住,伸手就打江大人耳光,自己还是老实吧。

    “很好,知道错就好,那你错在哪儿了?”

    “那日在惠昭王府前,是的不对,的不该觊觎您的马……”

    却是话没完,西门町伸手就给了他一耳光,打得田弘遇血沫齐飞,当即就飞出几颗老牙,幸亏有马平和赖长荣押着,不然的话,肯定飞出去了。

    “不对,你再想想。”西门町仍是笑嘻嘻道。

    “的……的不该……不该冲撞您的马……啊——”

    却是西门大官人毫无征兆地突然将他一只肉乎乎的手腕给捏断了,痛得他顿时大声惨叫起来,额头上也瞬时布满了黄豆大的汗珠。

    “还是不对,继续想……算了,看你猪头猪脑的,本官给你提个醒,知道本官为何缉拿太子么?”

    田弘遇当然不是笨猪,相反,他很聪明:“呃……太子……太子殿下私藏皇上选妃的女子……”

    “聪明!”西门大官人打了个响指,头道,“那么你呢?”

    “我……我……”田弘遇脑子急转,一狠心,还是先渡过眼前这关再,“冤枉啊,的都是受了太子指使……”

    “田弘遇……”

    “你闭嘴!”朱慈烺刚张口怒喝,西门町回手就给了他一巴掌,不过,对自己的舅子没用太大力,但也是让他白嫩嫩的脸上立马见红。

    西门大官人一偏头又对田弘遇冷声道:“本官向来秉公执法,你受了太子指使,好,我权且不论,那么本官问你,你强抢民女,杀害其家人,可有其事?”

    “啊——这……这……这不怪的……的是奉旨选妃……是……是他们不识好歹,抗旨不遵……”

    “住口!”西门大官人将田弘遇提溜出来,就是想顺手替圆圆妹纸报仇,当然了,田弘遇毕竟是老丈人的老丈人,杀他还是要合理合法,没想到田弘遇拒不认罪,当即便火大了:“你还狡辩?!本官早已查明清楚,你打着为皇上选妃的旗号,在江南一带胡作非为,恣意杀害平民百姓,在当地百姓中,给皇上选妃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印象,也大大损害了皇上爱民如子的形象,已是罪该万死。现在太子犯错,你身为当朝国丈,不但不劝止,反而助纣为虐,更是要罪加一等!”

    西门大官人神色凛然,义正言辞地完,“唰”地一下,又抽出玄武剑,田弘遇第一时间,“嗷——”的一声就吓晕了过去,裆下更是屎尿齐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