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五章 你知罪么

第五十五章 你知罪么

    西门大官人谈笑间掌掴太子,让江大人变成江胖子,对当朝国丈抽耳光,断手腕,更是杀伐果断。只为了一,给“大内密探007”立威!

    而让所有人,包括太子爷也是大吃一惊的是,西门大官人三言两语敲定了当朝国丈罪该至死后,竟然是当场执法。并且还把他弄醒,是要让他死的明白,自己是代表国家,代表人民,代表大明律法,代表当今圣上,代表……西门大人了很多代表,有记不清了,反正最后一个是代表受到欺凌的女同胞,一剑处斩田国丈!

    杀田弘遇,西门町既是替陈大美人报仇,又是杀鸡给大舅子这个猴看,妹夫我是玩真的,你要想保命,最好认罪。不过,我不会让你当场伏法,法律不外乎人情嘛,你好歹是俺大舅子,这个顺手人情,妹夫还是要给滴。

    执法毕,西门大官人将玄武剑插回剑鞘,抬眼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了神色不定的江胖子脸上,淡淡道:“江大人,我刚才了,本官身为大内密探007,虽然对满朝文武百官拥有生杀大权,但绝不会滥杀无辜,对这一,你怎么看?”

    江泽璧此时对西门大官人大内密探007的身份信疑掺半:怀疑,自然是因为这个官职闻所未闻,并且拥有这般通天权力,竟然连太子都能问罪;但西门大官人行事作风绝不是刺客,他言之凿凿,问罪之事也是事实,所作所为却又不容人怀疑。

    他很纠结,因为他很清楚,太子做出如此拂逆之事,简直罪不可恕,而他提供犯罪场地,貌似比田弘遇更加“助纣为虐”,若是让皇上知道,肯定是死罪难逃。他很想不顾一切,让那几个火枪手,当然也是他的亲信,将这里的人,包括太子,统统射杀,来掩盖他的罪行,但却是畏惧西门町的身手,也是对这个疯狂的念头感到莫名的恐惧。

    他心里举棋不定,不由自主便在红肿的脸上表现出来。

    而这,却是落入了西门大官人的眼中,对他的心理活动不完全清楚,但从他眼里一闪而过的狠辣也是看出了大概。

    “密……密探大人,这田弘遇罪有应得,下官认为……认为……您做的没错……”

    “好,既然江大人这么,那我就放心了。呵呵,这里是江大人的地盘,我还担心江大人不服,要将本官杀人灭口呢。”

    “啊……”江泽璧吓的一哆嗦,差跪下来,赶紧躬身道:“密探……大……大人,您借一百个胆子给我,我……我也不敢……”

    哼,你倒是想,只怕你真没这个胆子!

    西门町心里冷哼一声,脸上却是一脸正色道:“本官办案向来公正严明,自问对得起皇上对我的信任,对得起天下百姓,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江大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是我办案的原则,本官最讨厌的便是在事实面前,还无理狡辩,推卸罪责,这田弘遇便是例子。我想,江大人现在应该明白,我为何扇你两个耳光了吧,你觉得冤么?”

    “呃……不……不冤,不冤……下官有罪……下官有罪……”江泽璧头都不敢抬,连连道。

    “你能认罪当然最好,你应该清楚,你之罪状,杀头也不为过,但本官不是嗜杀之人,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便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不知道你有兴趣么?”

    江泽璧一听之下,差激动的哭出来,扑通就跪了下来:“有有有……密探大人但有所命,下官定万死不辞。”

    西门町软硬兼施,成功将江泽璧收服,也是放下心来,淡淡一笑道:“江大人此言差矣,机会虽然是我给的,但那是皇上的恩赐,你好好报答皇上才是真的……”着,不由自主捏了捏鼻子,皱了皱眉:“这里味道不太好闻哈……江大人,你起来吧,田弘遇虽然罪有应得,但毕竟是当朝国丈,也是朝廷命官,我看这处山丘风水不错,你找地将他埋了……哦,对了,顺便将那些个女子给我带出来……走,太子殿下,我们去宽敞的地方话。”

    着,也不再看江泽璧,“亲热”地拉着还处于震惊状态,也很想呕吐的大舅子离开血腥现场,向通道外走去。

    而随着他信步前行,挡在前方的人群不自觉地闪开,闪开,再闪开,好了,贴墙站好。

    西门大官人这一份从容淡定和威风霸气,让一众兵哥哥们无限向往大内密探这个崇高职业来。

    “呼——”

    出了那通道口,在马车旁一张石桌前坐下,西门大官人长呼一口气,也终于放开了朱慈烺已被握的乌青的手腕,笑了笑道:“太子殿下,咱坐下话。”

    朱慈烺现在再看到西门大官人笑眯眯的样子,便如见到恶魔一般,情不自禁便心惊胆寒,但他脸上的倨傲神情丝毫不减,眼里的惊惧也是一闪而过,站在那儿却是没动,居高临下看着西门大官人。

    朱慈烺百分百确信,这个大内密探007是真的:老头子既然能雪藏妹妹朱微如,那么很可能也偷偷设了这么一个官职,并且专门是来对付我的,不然的话,哪里会这么巧?本太子这件事可以是知者甚少,难道当日在七叔府上被他听到了什么?

    “呵呵,看样子你很不服啊,想来也不准备认罪咯?”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向本太子问罪……”

    “啪——”

    西门大官人貌似抽人耳光抽上瘾了,抬手就是一巴掌,这次绝没手下留情,大舅子半边脸当即便肿了起来。

    他仍是笑眯眯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以为你是太子了不起啊?”

    “大胆的狗奴才,本……本太子要杀你全家……灭你九族……”

    “啪——”

    “你他妈有……有种就杀……杀了我,不然的话……”朱慈烺口喷血沫,已是听不清他啥,但他眼里射出的恨意,完全可以让任何人胆寒。不过,西门大官人不包括在内。

    “啪——”

    他甩手又是一巴掌,貌似更加响亮,朱慈烺两边脸肿的将他的大眼睛挤成了一条缝,若是他老妈周太后看到,肯定是不认识了。

    “你知罪么?”

    “唔……你……你……”朱慈烺哪里还能出话来,只能用眼神来表达心中的愤怒。

    西门大官人没想到细皮嫩肉的舅子还蛮顽强,倒是有看他了。

    却在这时,从那通道内莺莺燕燕向外走出一群美女,西门町偏头一看,正在寻找叶筱轩的身影,突然朱慈烺猛地后退一步,双手紧握着一把做工很是精细,但威力看起来绝对不的火统对准了西门大官人。

    悲催,本年度最后一次出差,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