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七章 画面那是相当的旖旎

第五十七章 画面那是相当的旖旎

    “砰!”

    随着一声枪响,不远处桌面大一块巨石顿时被轰成碎渣,四下溅飞。

    西门大官人举起火统放在嘴边,轻轻一吹,将枪口袅袅冒出的青烟吹散,了头道:“嗯,威力果然不。”

    “密探大人,这支火统是我们兵器营最新研制而成,威力堪比一门型火炮,一共两支,太子一支,还有一支在皇上手里。”江泽璧脸露得色,却是毕恭毕敬道。

    西门町做出一副老怀大敞的样子,老卡卡道:“兵器营这几年研发火器让我大明军队如虎添翼,可谓是劳苦功高,也是江大人领导有方啊。”

    “大人过奖,过奖了,这都是皇上英明,下官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西门町将火统揣入怀里,随手拿过江泽璧捧在手里的一袋弹药,嘴里淡淡道:“这次太子之事是本官秘密查处,不想弄的人尽皆知,我相信你和兵器营的兄弟们也不会出去,倒是那几个锦衣卫,你要替我好好看管着,待太子养好伤,再交给他处理吧。”

    “下官省的,下官省的,下官绝不让他们走出山洞半步。”

    “此间事了,本官就不多留此地,以免耽误江大人公务……”西门町着,像是想起什么,突然问道:“江大人,你下次见到本官,还会认出我么?”

    “额?下官自然是识得……”江泽璧一愣,迅速醒悟过来,连忙改口道:“密探大人从未来过此地,下官也从未见过密探大人,自然……自然是不识得大人……”

    西门町呵呵一笑,伸手拍了拍江泽璧肩膀,以示嘉许,偏头看了看在身后不远处站着的赖长荣等人,随口道:“对了,赖校尉是我的好兄弟,他在兵器营学不到行军打仗的本事,想调去京城禁军,本官不便出面,不知江大人……”

    “呃……下官与赖校尉的父亲,赖汉强赖提督是多年好友,他安排赖校尉来兵器营仅是锤炼他一番,过些日子便会将他调往其他军营,密探大人既然这么,下官恰好跟禁军教头林木森也是很熟,他确是一个行军打仗的好手,在军中声名显赫,也是深的皇上器重,赖校尉有此雄心壮志,的确不适合呆在兵器营,下官会尽快将他安排过去。”

    “那我替长荣谢谢江大人了。”

    “应该的,应该的……”

    “时辰不早,本官这便告辞,江大人不必相送,咱们后会有期……”西门町着,回头朝赖长荣摆了摆手,举步向城门前停放的一辆马车走去。

    “密探大人慢走。”

    江泽璧躬身而立,看着西门町快步走到马车前,吩咐了一句什么,便钻进了马车内,赶车的车夫便扬鞭策马,向城门外驶去。

    此时夜虽未深,一轮冰盘似的月亮已早早升起,悬挂在东边的天空,月光铺泻下来,一片凉意,也很有诗意的感觉。

    马车在月色中不紧不慢向京城而去,而马车内自然是坐着西门大官人和叶筱轩,气氛那是相当的温馨,画面那是相当的旖旎。

    西门大官人以大内密探007的身份,不但顺利将筱轩妹纸带走,还颇为圆满地处置了包括大舅子在内的一帮违法乱纪分子,又顺带替圆圆报了仇,他此时美人在抱,心情还是很不错的,并且还有得意。

    彷如获得新生的叶筱轩心情更好,浑身上前每个细胞都冒着幸福的泡泡。

    她秀眉如新月,自然地划出两道优美的弧度,衬得剪水双瞳漆黑晶亮,仿佛一泓深潭,有轻波荡漾。她倚壁而坐,目光闪躲,不敢看西门大官人,神情有些紧张,又有些期盼,轻咬着嘴唇,露出一排细碎的贝齿,越发衬得唇瓣嫣然,细润而性感。

    西门大官人千里迢迢赶来京城,早已将多情,善良,极具牺牲精神的筱轩妹纸看作了自己的未婚妻,现在身为淫侠的他更不会客气,他要好好爱抚她。

    他牵引着筱轩妹纸柔软细嫩的手,慢镜头一般,缓缓将她拉到身前。

    叶筱轩俏脸垂落下去,黑长的睫毛在烛光下宛如蝴蝶翅膀一般轻轻颤动着,神色间欲语还羞,想要些什么,却是被西门大官人一展双臂,已将她柔软的娇躯拥在怀中。

    “阿炜哥……”叶筱轩梦呓一般轻呼道。

    “嘘——”

    西门大官人却是伸出二指按在叶筱轩殷红的唇上,轻语道:“什么都别,什么都别问,你是我的,只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谁也抢不走……”着,单手用力,将她柔软的身子更加抱紧,低下头轻吻着她散发出淡淡光泽,白皙如玉的脖颈。

    虽然九寨十八坞的女子敢爱敢恨,对钟意的情郎会义无反顾地献出自己,但西门大官人如此亲昵的举动,叶筱轩还是大姑娘上花轿,第一次经历,立时嘤咛一声,整个人都瘫软下来,仿似整个身心都化在了西门町怀里,她虽是羞涩不堪,却依然清丽出尘,宛若谪落人间的仙子。

    西门大官人将叶筱轩的娇躯横置在大腿上,一张嘴在叶筱轩俏脸上缓慢移动,轻触唇吻,一副心翼翼的样子,像是怕弄疼了她,惊吓了她。

    但他一只龙爪却是不知何时探入了神女的衣内,为她胸前粉嫩的兔兔在轻轻地按摩。

    偶尔,西门大官人会调皮地将两粒鲜红的樱桃挤压在一起,手指在上面轻按慢捻。

    叶筱轩闭上双眸,身体一阵阵筛糠般的颤栗,双手用力圈住西门大官人的腰,将身体紧紧贴在他怀里,任由情郎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施展抓摸神功,她轻柔的呼吸早已变得沉重起来,不但身体,连心里也是越来越火热,花瓣般的柔唇不知不觉微微张开,喷出如兰的气息。

    西门大官人的爱抚在继续,将马车内的春色撩拨的四下弥散。

    而在威龙镖局内,却是另一番凄惨的情景。

    诗落大大的一场杀戮,据官方(朱由橏亲自清伤亡人数)最后统计,死二十七人,伤十六人(含重伤,即不死也落下残疾的十一人),威龙镖局直接经济损失高达纹银三千六百五十两,还没算被宇文化龙最后撞倒的凉亭。

    若是加上受伤人员的误工费,诊疗费,看护费,误餐费,车马费……再加上死亡人员的安葬费,家属抚恤金等等,估计损失会破万,威龙镖局当会立马宣布破产。

    即便如此,威龙镖局在京城的总部也是名存实亡。

    镖局内会武的,现在除了宇文凤完好无损,剩下的非死即伤;而不会武的,却是除了跑龙套的阿七被杀,一众仆役奴婢都安然无恙。

    在这场杀戮中,最悲催的莫过于华山派女侠,冯柳女士。

    她没招谁没惹谁,只是来走个亲戚,顺便作个红娘,没想到竟命丧于此,直接导致丈夫贺钦扬无奈效仿姐夫宇文化龙成了鳏夫。

    偌大的威龙镖局仿似被巨大的愁云笼罩,上空的月色也是暗淡许多,镖局内到处是凄凄惨惨戚戚,有伤者的痛楚呻吟,有死者家属的悲恸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