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五十八章 绝阴之脉

第五十八章 绝阴之脉

    五日后。

    下午时分。

    被巨大悲伤侵染过的威龙镖局内依旧死气沉沉,偶见几个身影在走动。

    而在威龙镖局一间雅室内,炭火旺燃,空气中弥漫着暖烘烘的味道。

    室内一张红木大床上,锦被绣枕,静躺着一个除了羞处遮盖有物,浑身不着寸缕的女子。

    她光洁的胴~体洁白如玉,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玲珑有致的曲线像是精心雕琢而成,比例恰到好处,呈现出极其完美的身材,胸前高高挺起地两嫣红,便如新开的玫瑰,绽放着荡人心魄的媚惑,平坦的腹光洁如绸缎,柔软的细腰与凸起的翘臀形成一道起伏绵延的曲线,向淫们展示着赤果果的原始诱惑,那修长地**晶莹洁白,绷紧有力,仿佛新生地皎月一般慑人心魄,特别是双腿之间,一缕轻纱下,神秘风情隐约可见,任谁见了都会热血沸腾。

    此时她黝髹可鉴的伸髻度发披散在床头,脸色安详,呼吸绵长,似乎在沉睡。

    如果世上有一种生物叫“睡美人”,眼前这个女子一定属于。

    她容貌绝美,气质华贵,即便在沉睡中,也从眉宇间透露出一种让天下男淫为之臣服的威仪。

    不用了,这睡美人正是中了朱由橏“百日瘫”的柳如如。

    雅室门窗紧闭,虽是大白天,室内却是烛影摇红,此时床榻前还静立着两个人。

    一个正是**神尼,而另一个,却是比柳如如脸蛋还要美了几分,身段还要曼妙几许,身着鹅黄衫裙的年轻女子。

    也不用了,这女子脸色略显苍白,似是有病一般,正是俺们的医仙,独孤羽筒靴。

    她们自然不是在观摩公主殿下的**,而是医仙今日一到,便被神尼请进来替爱徒就诊。

    此时独孤羽手捻一根金针,秀眉紧蹙,鼻尖渗出细细的汗珠,膻口微喘,像是在思考什么。

    而向来波澜不惊的**神尼,却是一脸紧张之色看着她。

    或许站累了,独孤羽有些支撑不住,竟是一弯腰,差摔倒,幸亏及时伸手撑住了床沿,而口中的喘息声更是沉重起来,让在房门外守候,听力超人的西门大官人恍惚中以为里面有人在嘿咻。

    **神尼眼中闪过一抹愧疚之色,连忙将她扶在床边坐下。

    独孤羽先用金针在自己的消乐穴上刺了一下,平息片刻,抬头朝**神尼淡淡一笑道:“让神尼见笑了……”着,却是神色一凝,蹙眉道:“柳姑娘绝不是中了千日醉,虽是症状相同,药性却是更为霸道,里面也搀和了几种致使人体机能渐渐丧失的药物,具体是什么,我现在也不准……”到这儿,独孤羽停顿下来,伸手轻握柳如如脉门,闭目凝思。

    **神尼不敢惊扰,只能站在一旁,脸上神情看起来更显紧张。

    过了一盏茶功夫,独孤羽突然轻咦一声,双眉更是锁紧,似乎有些不确定,又把脉了一盏茶时间,终于放开了柳如如皓腕,凝思片刻,脸上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像是自言自语道:“难道她体内还被植入异物不成?”

    “异……异物?!”**神尼吓了一跳。

    独孤羽没有话,而是俯身过去,将柳如如头扳过,仔细查看起她风府穴上那几不可见的红。

    终于,独孤羽撑身而起,想顺手扯过锦被帮柳如如盖上,却是力不从心,**神尼连忙上前将被子给爱徒掖盖好。

    独孤羽喘息片刻,缓缓道:“柳姑娘体内必有极其细,不易发觉的异物,如无意外,当是绵针之类,正是从风府穴射入……”

    “啊——”**神尼是真的受精了,“怎么会这样?要不要紧?”

    独孤羽仍是缓缓道:“柳姑娘虽然脉象平和,心率平稳,但风府穴往下的血脉却是有极其细微的凝滞之感,并且这种凝滞似乎是在移动,开始发现时,是在风府穴往下四寸处,这片刻后,已移至近六寸处,当是这异物随血脉而行,虽是移动缓慢,但若不加制止,这异物一旦进入心脉,必有性命之忧……”

    独孤羽到这儿,已是娇~喘不已,不由得停下来,又用金针在自己肩井穴扎了一下。

    **神尼心神剧震,一下子呆住了,嘴里喃喃道:“如如从未与人结怨,是什么人竟下此毒手……”着,却是反应过来,深吸一口气,平静问道:“独孤姑娘,不知可有救治之法?”

    独孤羽想了片刻道:“凶手从风府穴入手,双管齐下,端的是歹毒,是一心要置柳姑娘于死地,也可看出凶手不但精通医理,也是极富心机。”

    **神尼心里一动,不禁问道:“此话怎讲?”

    “风府穴为督脉之气吸湿化风之所,也就是寻常所言的浸入人体的风邪藏身之处,此穴气散循督脉上行脑户穴,而血物质却是循督脉下行哑门穴。凶手以淬有仿似千日醉药性的绵针之类异物从风府穴射入,药物化气上行,致使柳姑娘出现沉睡之状,而异物却是循血下行,往心脉而去。若是被沉睡之状所惑,当会忽视那极其细的异物,最终这异物将成为取人性命之物。而发现异物,却仍需先治这沉睡之状,一者,取出异物需在柳姑娘自身配合下方可;二者,即便没有异物存在,根据我的判断,柳姑娘沉睡百日左右,当会全身瘫痪,最终身体机能丧失而亡……”

    独孤羽了这么多,已是累的不行,从怀里抽出一洁白的棉帕,抬腕轻轻擦拭额头上渗出的细密汗珠。

    **神尼见状,心下感激,也是不便多问,从床头案几上端了一杯茶,递给独孤羽,随手搭在她肩头,一股温和的内力缓缓送入,嘴里道:“独孤姑娘,让你受累了。”

    这股内力自然是比独孤羽金针刺穴激发身体潜能得劲,她原本端茶杯的手还有微微颤抖,转瞬间已是精神一震,连俏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红晕。

    她轻呡了一口茶,微抬颔首,对**神尼浅浅一笑道:“神尼不必了……”着,轻轻一抖肩膀,自哂道:“治病救人,乃医者之职,无所谓受累,要怪只能怪独孤羽自身躏弱。”

    “独孤姑娘有此胸襟,实在是让人佩服……”**神尼放下手,却是疑问道:“想当年令尊为救你绝阴之脉,遍求良药,而藓云草便是其一,听西门少主,你已得到一株,但看你情形,莫非藓云草也是无用?”

    独孤羽轻轻摇了下头,淡淡道:“绝阴之脉,会让体内经脉逐渐闭死,最终导致脉络衰竭,血流停滞而毙命,而藓云草却是能疏通经脉,可以延缓经脉闭死的时间,但……仅仅是延缓……呵呵,独孤羽正是服用了藓云草,精神已比往日大好,这才能从千里之外赶来京城,不然的话……”

    “独孤姑娘,难道你这绝阴之脉无法医治么?”**神尼看独孤羽笑谈生死,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怜惜之情。

    她这一问,顿时让独孤羽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一双圆圆的大眼睛中闪过云雾一般的光芒,神情跟当日西门町她时候一样,透出一股羞涩忸怩之态。

    **神尼不明就里,眼中露出期翼的眼神问道:“可是独孤姑娘找到了救治之法?”

    独孤羽挺直了一下腰身,脸上已恢复了淡然的神情,轻声道:“我也仅是推想,不敢确定……”

    “既然这么想,为何不一试呢?贫尼刚才已察出姑娘体内的经脉,已有几处闭死,当耽误不得。”

    “唔……”独孤羽却是低下头,一抹红晕又爬上她俏脸,声音更低道:“这……这需要在体内孕育新的生命,让其与母体之间建起新的经脉,再通过这种方式,或许……或许可以重塑体内的绝阴之脉,不过……”独孤羽到这儿,也是不再羞涩,抬起头道:“独孤羽长年以药物开经拓脉,且常以金针激发身体潜能,已是命不久矣,即便现在可以孕育,也很难坚持十月,更何况这仅是我推想,能不能救治我绝阴之脉还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