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章 花粉有毒

第六十章 花粉有毒

    房间里依次堆放着几堆仿似山似的风干了的花瓣,五色梅,紫藤花,夹竹桃,飞燕草,马蹄莲……五颜六色,竟都是有毒之花。

    而房间正中位置放了一只硕大的木桶,平日里估计是给镖局里大老爷们泡澡用的,现在里面填满了紫藤花瓣,西门大官人双手持着一根粗大的木杵,正挥汗如雨,奋力地舂击,看旁边几只洗衣大木盆里分别盛放着已看不出是什么花的粉末状花瓣,显然也要将这紫藤干花瓣舂成粉末。

    空气中弥漫着幽幽花香,却也是夹杂着有毒的花粉。

    “……”

    “你抱怨个屁,这种体力活当然是你干,难道让我们几个女子动手?”龙馨儿双手抱臂,倚在门框上,一脸不耻道。

    “女子怎么了?女子能半边天……”西门大官人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殷切地看着龙馨儿道:“哥可从来没看过你,来,替我一会儿,舂了一上午,胳膊都酸死了……”

    “切,少来这套,你就慢慢等着吧,反正急等着要救的人又不是我……”

    龙馨儿话没完,西门大官人已赶紧举起木杵,继续舂击起来,一副教训人的口气道:“龙馨儿!这种话你也的出口?!你看看人家独孤羽,都是江湖儿女,做人的差距咋这么大咧?!”

    “老娘就这样,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哎,圆圆姐,轩轩妹,你们介是干啥子嘛,还替他擦汗打扇??这也太宠着他了,他有的是力气,累不死他的,快到门口来,没听医仙,这花粉有毒,让我们少来么?”

    “这叫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西门大官人差没气出鼻涕泡来,挥起木杵指着龙馨儿道:“大波妹,你怕死就别站那儿碍眼,哪儿凉快呆哪儿去……”

    “死淫贼!你竟敢这样对我话?!”龙馨儿一脸惊讶的表情。

    西门大官人眉毛上扬,挑衅道:“咋滴?不服啊?来咬我啊?”

    没想到龙馨儿望着西门大官人轻轻一笑,道:“服,服,服,我啷个敢不服哟,我听宇文镖主最服你了,町蝈蝈,你是不是啊?”

    我擦,老子是冤枉的,宇文凤这死丫头竟然敢栽赃,我他妈碰都没碰过,啥时候吃过她?宇文化龙你这老糊涂……算了,念在你重伤在身,那丫头这几日也受累了,老子捏着鼻子不解释……

    西门大官人像是被拿住了西门,赶紧低下头,装着没听到,嘴里念念有词:“我戳,我戳,我戳戳戳……”手上用力地一下一下杵着。

    叶筱轩和陈圆圆都莫名其妙,印象中,大官人和馨儿斗嘴,都是馨儿败北啊,怎么……

    女生外向,筱轩妹纸和陈大美人看西门大官人一脸吃瘪的样子,自然是要帮自己的男淫对付好姐妹。

    “馨儿,公子他出了不少汗,麻烦你去伙房看看水烧开没有,随便冲壶茶来,好不好?”陈大美人一副商量的口吻,期期艾艾道。

    龙馨儿差被自己口水呛死,还没话,却是叶筱轩道:“馨儿姐,你对镖局熟,看看能不能找把好的扇子……你看,这扇子又又破,煽不出风……”

    哐当一声,龙馨儿一头磕在了门框上,夺门而逃。

    西门大官人哈哈大笑,鸡琢米一般,迅速在叶筱轩和陈圆圆的脸上,声音很是响亮地各嘬了一口,乐呵呵道:“还是两位娘子厉害,一句话就把这恶婆娘给气跑了。”

    叶筱轩脸嫩,当着别人的面被亲,还有忸怩,举扇便挡住了自己的脸,也闪开了几步,微微低着头不好意思话。

    陈大美人姑苏名妓,这种当众在脸上亲一下的场面自然是经常见到,她丝毫未现忸怩之态,反而很是柔媚地靠过来,举帕为西门大官人擦拭了一下脖子上的汗,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嘴里低语道:“相公休要取笑,我和轩轩妹妹可没有气馨儿,馨儿也不是恶婆娘,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相公当比我们了解馨儿……”到这儿,陈圆圆嘻嘻一笑,将嘴凑到西门大官人耳边道:“相公也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和馨儿妹妹还真是一对冤家呢,要不……相公也把馨儿妹妹收了,我看出来馨儿妹妹是喜欢你的……”

    呃……善哉,善哉,虽然你相公我天生对咪咪大皮肤白的女人不免疫,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咳咳……对了,那个啥……朱由橏下午还来?”

    “嗯。”

    叶筱轩和陈圆圆看西门大官人突然脸色一正,很是正经的样子,几乎同时头道。

    西门大官人一边重重地一下下舂击着,一边恶狠狠道:“哼,如如若真是遭了他的暗算,老子会亲手杀了他!”

    “阿炜哥,神尼前辈只是怀疑,我看他不像是如此歹毒之人……”

    “轩轩,不是我你,你就是太善良了,虽然善良是美德,但太善良就是懦弱。江湖险恶,人心更是险恶!我已经跟你们过,这朱由橏居心叵测,心怀鬼胎,绝不是善类。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对威龙镖局之事如此上心,我估计,如如十有**是他害的。”

    陈圆圆看叶筱轩被西门大官人的脸色红红,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禁走上前握住她手,柔声道:“公子的没错,这朱由橏绝不是好人,馨儿回想起那日在竹海村附近遇到他的情景,也觉得他最是可疑。”

    “唔……圆圆姐,我知道了……”叶筱轩着,抬起头,看了看西门大官人舂着的花瓣,缓步从墙角拎过一只空木盆,道:“阿炜哥,这紫藤花瓣好了,该换飞燕草了吧?”

    “着着就忘了,这花粉有毒,你们还是出去吧,让我来。”虽然医仙在这儿,即便中毒也不怕,但闲的没事中毒玩总是不好,西门大官人连忙接过木盆道。

    “我不妨事……圆圆姐,你不是习武之人,还是不要在这里多呆。”

    叶筱轩这一,陈大美人还真有头晕,连忙捂住鼻子,走到门口,却是脚下一软,扑通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