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一章 引火烧身

第六十一章 引火烧身

    陈大美人自然是中了花粉之毒,叶筱轩连忙上前将她搀扶而起,也不用西门大官人指使,直接便将陈大美人送往隔了几间房,医仙独孤羽的住所,心里也是对陈圆圆怜惜不已:圆圆姐这番可要遭罪了,医仙过,让我们别在此处呆太久,若是中了花粉之毒,虽然易解,却是要腹泻一至两日……

    午后时分。

    连叶筱轩也记不得她一共搀扶圆圆同学去了多少趟厕所,不陈大美人已快虚脱,连她也快手脚无力。

    也是午后时分,朱由橏果然又来,却是被龙馨儿直接在大门口便打发走。

    而西门大官人没了男女搭配,干活卖力也是木有偷懒,临近傍晚,终于将九种干花瓣全部舂成粉末状。

    梅菊将盛着花粉的木盆一只只端走,西门大官人本想跟过去看看,独孤羽如何用这花粉为柳如如解开沉睡之状,却是被梅制止,一句话,男子不得入内!

    今晚的月亮又圆又大,出奇的明亮,天也很晴,黛色的夜空仿佛被洗过了般不染纤尘。

    西门大官人百无聊赖中,在偌大的,却是空荡荡的威龙镖局里转悠了一会儿,先去隔壁看了看仍处于腹泻状态的陈大美人,当即被叶筱轩推了出来,貌似圆圆同学为了方便如厕,已是罗衫轻解,衣不蔽体,这样一副羞人丑态自然是不愿意让大官人看到;而神尼和独孤羽她们正在闭门为柳如如救治,他虽然存着一份担心,也想帮帮忙,却是只能守在门外,他听了会儿,没啥意思,远远看到费宇清走进了贺维枫养伤的房间,本想过去看看,却是想到这个阳光男孩看向自己的眼神中貌似隐含敌意,知道是因为宇文凤之事,显然是将自己当成了情敌,摇了摇头,却是看到大波妹的房间里亮着灯火,心里一动之下,便决定去“调戏调戏”辣椒:自从老子替她找回峨嵋武功秘籍,这妞有些反常,虽然跟老子吵的凶,但一双眸子里竟然时不时流露出温柔的波光,照得俺心里暖暖的……难道真如圆圆的,她喜欢上了我?我擦,这若是真的,老子以后咋好意思面对雪恩妹纸哦?!嗯,待我且去探探虚实……

    “呼~今天累死我了……”西门大官人四仰八叉往床上一躺,长出一口气道。

    “喂喂喂……死淫贼,你搞没搞错,这是我的房间,你躺我床上干啥,身上臭死了。”

    龙馨儿正在盘腿打坐,对西门町进屋也没搭理,此时一见,顿时跳起来道。

    “臭个屁啊,我可是洗过澡了,还特别用了独孤羽推荐的玫瑰花露,不但提神醒脑,还特别香,不信你闻闻。”西门大官人赖在床上没动,懒洋洋道。

    “呸,我才不闻!你快起来,滚回你的房间去。”

    “龙馨儿,做人要有良心,哥是看你一个人在屋里,过来陪你唠唠嗑……”

    “切,老娘才不信你的鬼话,轩轩在照顾圆圆姐,你是一个人呆着无聊吧?”

    “呃……好吧,我是无聊,长夜漫漫,难道你不无聊?”西门大官人着,眼睛眯着,装着一副色迷迷地样子看着龙馨儿。

    “我才没你无聊……”龙馨儿杏眼一瞪,“你起不起来?”

    “你这床比我那张舒服多了,让我再躺着歇会儿,哥是真累,绝不是装的……”西门大官人着,像是想起什么,一脸正经的样子道:“对了,若是你也累了想睡觉,哥不介意你也躺过来一起睡……不过,我警告你!不许乱来!”着,西门大官人也不管她,竟是闭上眼睛,貌似还很舒服的样子在床上挪了挪身子。

    龙馨儿俏脸一红,却是气的不出话来,正要冲上去采用暴力手段,不知道想到什么,做贼心虚似的朝门外看了看,悄没声过去将西门町进屋后没关的门掩上,然后轻步走到床前,西门大官人正奇怪怎么龙馨儿半天没声,睁开了眼睛,恰看到龙馨儿双掌成虎爪之势,一招饿虎扑食,扑了上来,貌似一掌锁喉,一掌抓裆,顿时吓了一跳,迅速一滚,避了开去,嘴里叫道:“你……你……干什么?”

    龙馨儿一招落空,更不搭话,单掌撑身而起,另一手快速探出,扯向西门町满头的“秀发”。

    对付西门大官人,龙馨儿早有想法,若想制住他,就得出阴招,今儿正好试试手。

    西门大官人显然没想到龙馨儿一声不吭,上来就玩阴的,还是泼妇打架惯用伎俩,一下子有手忙脚乱,但凭他的身手,又岂会被大波妹制住?

    西门大官人虽然来不及腾身而起,匆忙间头一摆,躲开她一爪,再顺势一滚,到了床里,与龙馨儿拉开了安全距离,紧接着抬起四肢,护住全身,嘴里“喝”道:“别……别过来啊,再过来我叫人了……啊——”

    却是话没完,龙馨儿已合身扑上,牢牢地将逼到床里的西门大官人压在身下,关键是一把扣住了大官人那两个球球。

    “哼哼哼,你很无聊是吧?我床上很舒服是吧?你很累是吧?觉得你功夫高老娘收拾不了你是吧?”

    龙馨儿咬牙切齿地每问一句,手上便用一下力,西门大官人全身金刚不坏,但球球显然是他的软肋,顿时让他发出一声声痛叫,眼泪都差出来了,呲牙咧嘴道:“姑……姑奶……奶奶……放……放手……再捏……就……就……就碎了……”

    龙馨儿早对西门大官人恨的牙根痒痒,想收拾他,见自己的阴招果然很有效,心里是大感振奋,才不管他的求饶,更不会松手,很是阴险的样子道:“嘿嘿……淫贼啊淫贼,想不到你也有今天……你上午不是很牛么,竟跟我叫嚣不服来咬你,老娘嫌嘴脏,才不会咬,我用捏的……”

    “啊——”

    “怎么样?过不过瘾?舒不舒服?”

    “啊——大波妹,我……我翻脸了……啊——”

    “你翻脸?嘿嘿……那翻给我看看……呀——”

    西门大官人终于不再客气,探手间就扣住了矗立在眼前的龙馨儿两只大球球,嘴里自然是要解释一下:“是……是你逼我的……”我草,看上去那么大,那么挺,一捏竟然跟棉花糖一样,那么软?!

    “死……淫贼……你……你放手……”

    “大……波妹……你……你先放……”西门大官人双球在手,貌似自己两只球球受到的压力了不,话也有了底气,故意学着龙馨儿的口吻道,当然,超爽的手感,让他忍不住又捏了捏,顺势还揉了揉。

    “哦……死……死淫贼……你死……死定了……”龙馨儿感到自己的力气仿似被西门大官人从大球球上一挤没了,手上也越来越无力,但却扣住不放。

    西门大官人看龙馨儿虽然口气严厉,但脸色晕红一片,眉眼含春,貌似情动的样子,连忙松开少许,一本正经道:“我建议,一二三我们一起松手……”着,也不等她答应与否,自顾自数道:“一……二……”

    “三”字还没出口,却听到龙馨儿嘤咛一声,整个人突然软塌塌地倒了下来,手也放开了球球。

    靠,虚实没探出来,老子倒是引火烧身了……

    西门大官人美人在抱,却是吓了一跳,哪里还敢再捏着大球球,忙不迭地松开,将龙馨儿完全娇软的身子一把推开,连滚带爬下了床,看都不敢看她一眼,挺着瞬间起立的昂立一号夺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