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五章 我是属于那种做大事的人

第六十五章 我是属于那种做大事的人

    起这别的要事,必须得一上文中一笔带过的独孤傲的临终遗言。

    两年前,独孤傲要挂了的时候,交代了两件事。

    一件当然是不放心自己的宝贝女儿,将之托付给了朱由橏同学。

    他自然是清楚朱由橏的身份,也看出他绝非是安于现状之人,而他对独孤羽的痴情也早已洞察于心,觉得二人倒也般配,凭朱由橏的身份倒也不至委屈了女儿,关键是,若是能通过朝廷为女儿在天下间遍搜良药,当比倾蝴蝶谷之力强了不知多少倍。

    对这件事,独孤羽妹纸比自己的老爹看的清楚,自己命不长久,何必再拖累别人?!

    括弧:当时独孤羽尚未想出那重塑体内经脉来根治绝阴之脉的方案,否则,不排除死马当作活马医,好歹尝试一下,让自己水灵灵的大白菜给朱由橏这头猪拱上几拱。

    她毅然,决然,断然地拒绝了朱由橏要带她进京的邀请,更是与他划清了界线:自己一个江湖弱女子,承受不起皇亲国戚的恩宠!

    而朱由橏之所以果断离开,却是胸怀“篡位”大志,想着等自己登上大宝之日,以一国之君的身份迎娶自己的羽妹。

    再次括弧:朱由橏和独孤傲一样,都知道独孤羽身怀绝症,也都是心存侥幸,天下间当有良药可以医治她。朱由橏更是天真地想到,只怕皇宫大内便有良方妙药,到时候羽妹一样样遍尝,她的病还能不好?这倒也成了朱由橏轼兄篡位的动力。

    这第二件事,却是事关蝴蝶谷享誉江湖的医术——蝴蝶谷世代相传的《医经》。

    这当然是毫无意外地传给蝴蝶谷下一任谷主,自己的女儿,但因为第一件事,却是临死前多了一句嘴:羽儿,你身体多有不便,这本《医经》还是暂由由橏代为保管,等你身体有所好转,再让他交给你……

    他以为反正自己死后,你们以后要结为夫妇,二人同体,谁保管也是一样。而他这么做,却也是让朱由橏知道,自己可没把他当外人,老子死了,以后可别欺负我女儿。

    却是没想到,他尸骨未寒,朱由橏便被独孤羽“扫地出门”。

    而朱由橏离开蝴蝶谷,却是故意将那本《医经》也带走了。不用想,自然是为了用《医经》套住独孤羽:想跟我划清界线?除非你不要《医经》!

    独孤羽倒是不需要《医经》,里面的医术,她早已熟记于心。但蝴蝶谷却是需要《医经》,这可是蝴蝶谷赖以生存的根基,也是受江湖人敬重的依仗,更是蝴蝶谷数百年来立足于江湖最重要的资本。

    这么吧,蝴蝶谷没了《医经》,便如女同胞没了《月经》,肯定是半截身子入土,离挂不远了。

    由于老爹刚死,自己也是刚继位蝴蝶谷谷主,对《医经》的重要性,羽妹子也没时间考虑,但随着绝阴之脉的日益恶化,她不得不考虑接班人的问题,而想到接班人,不由她不想到《医经》。

    但《医经》被朱由橏带走,人也远在京城,凭独孤羽的身体条件,她哪里敢轻易出谷?

    而这个时候,藓云草发挥了神奇疗效,为她疏通了闭死的经脉,完全可以连续打四五个通宵麻将都不带打哈欠的,恰好西门大官人也飞鸽传书,态度诚恳,措辞恳切地请她进京。

    便是这样,俺们医仙同学从蝴蝶谷起驾赶往了京城。

    而她一到京城,却是碰上了柳如如“沉睡不醒事件”,进而将被自己颁发了“好人卡”的朱由橏牵扯了进来,虽然仅是怀疑,但凭独孤羽的见识,却是已经断定:如此配方,这般下药,肯定是出自蝴蝶谷的高手啊。

    如此一来,是完全颠覆了朱由橏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哪里还会前去跟他见面讨要《医经》?从他如此狠辣的手段看,虽然不一定会对自己这样,但很可能将自己扣住不放啊。

    当然,面是最好不见,但《医经》是必须要讨回的。

    如何讨回呢?

    这让独孤羽妹纸也很是头疼。

    这不,西门大官人的话又提醒了医仙同学,她又开始头疼了,话一完,便蹙眉凝思起来,却是灵光一闪,突然想到:既然西门町想为我做些什么,我又何必惺惺作态,让自己为难呢?西门町虽然好色了,但人品却是没问题,将讨回《医经》之事拜托给他,应该是个两全其美之事……

    独孤羽在思量着,西门大官人听独孤羽那么,立时有一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还是在特大号美女面前,更是在自己敬重的美女面前,他一下子不知啥好,很是尴尬地笑了笑,自我解嘲道:“羽妹所言虽然忒伤人自尊,但也明你医德高尚,这自尊伤的我是无怨无悔……唉——若是天下的医者都如你这般,当是天下百姓之福,患者之福,何来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也不会出现看病乱开药,乱收费的情况,更不会发生开刀治感冒,病大治还要住院化疗的事情,现在那些医生啊,早已医德沦丧,只向钱看,哪里还能找到像羽妹这样尽心尽力,认真负责,不求回报,一心只为患者考虑的行医者。”

    这厮着着,便联想到现代医疗存在的问题,信口就了出来,独孤羽听的一头雾水,不过,她也是能听出来,西门大官人是在夸她。

    独孤羽没自谦两句,俏脸上却是被西门大官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引得露出了梨窝。

    看独孤羽发笑,西门大官人也终于醒悟过来,老脸不由得一热,连忙岔开话题,却是一本正经道:“实话,我是属于那种做大事的人,现在我大仇未报,玄武庄也是百废待兴,以后我要做的事多着呢,即便你同意让我为你做些什么,只怕我也没时间。”

    只怕你也没时间??这什么意思,逗我玩?!男子汉大丈夫,不带你这样话不算数的……

    独孤羽正准备开口拜托他讨回《医经》,一听之下,顿时把话头缩了回去。

    她坐那儿半天不话,脸上的气色已稍稍好转,由于沐浴在朝阳下,看上去也有了一丝血色,是更增绝世风韵。

    西门町从侧面盯着这张脸,是一眨不眨,想要叫她回去,却是张了几次嘴都没有话。

    太阳他娘的,老子最近对美色的抵抗力貌似直线下降,直探零谷底,接二连三地在美女面前出丑,现在竟然看着羽妹子都不想动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得好好地自我反省,修心养性一番,不然的话,老子迟早死在辣椒的虎爪之下。

    Ps:好久没求那个啥了。。。大家伙施舍那啥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