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六章 这是见鬼了?!

第六十六章 这是见鬼了?!

    这座不起眼的只有一个间房的民宅,就产权而言,十几年前是属于威龙镖局看大门的李拐子的,他却在诗落大大第一次血洗威龙镖局时第一个壮烈牺牲,而他孤家寡人,老光棍一个,死后这处房产便到了威龙镖局名下。

    这里地处京城偏远之所,仅零零星星散落着几户贫民,远离黄金地段,就城市发展速度来看,也远远不到政府拆迁的范围,出租无门,升值无望,宇文化龙收这房子何用?

    YES,宇文化龙正是看中这里的偏僻,行人稀少,不引人注意,正好可以将这房当作威龙镖局接暗镖的秘密接头,顺便改装成存放不方便放在镖局内的重要物事。

    Ps:威龙镖局接下英扎吉的那单大镖便是在这里谈判成交,而那“镖”的物——一只密封的铁匣子以及英扎吉支付的巨额预付款,当时便先存放在了房内墙壁夹层内。

    正因为此处极少有人过往,很是僻静,连鸡叫狗吠都没有,西门大官人即便沉迷在独孤羽的美色中,他异常灵敏的听觉还是突然捕捉到数百米外有个心翼翼的脚步声,貌似正向这个方向而来。

    而这个时候,独孤羽终于有了力气,伸手入怀掏出一方绢帕,正要跟来时一样蒙住俏脸,西门町却一把捉住她皓腕,在她要发出惊呼时,神色凝重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紧跟着也不多话,抬手将她拉起,另一手已抄在她腰际,身子一闪,已迅速躲到了这间民宅背阳的暗处。

    独孤羽开始被西门大官人半搂半抱着扶到木凳坐下,因为没力气,心里慌慌的,又闻到了尸臭,还恶心着,便没太注意,现在西门大官人的贴身搂抱,即便隔着好几层厚衣服,也能感受那大手的热力,而靠在他怀里那一股股浓烈的男子气息,都让她心里不由自主地泛起阵阵涟漪,有了一丝血色的俏脸更是红晕起来,仿似抹了一层胭脂。

    而西门大官人搂抱着她躲闪在那里后,猫身下来,更是将独孤羽圈在怀内。

    这厮当然是借机揩油,当然脸色的神色却是更显凝重,伸手指了指脚步声来源处,不远处的一片杂树林,在独孤羽耳边低声道:“别动,有人过来了!”

    独孤羽正本能地挣扎,但凭她的力气,哪里有用?而这时,却是从那杂树林中蹑手蹑脚,探头探脑般走出一人,立时让独孤羽不动了。

    而西门大官人一见此人,原本搂抱着独孤羽娇躯,任她在怀里扭来扭去还蛮享受,却是一下子愣住了,脑子里所有的旖念瞬间散去。

    这个人只要见过一面,基本上便不会忘记。

    他一双铜铃眼,满脸络腮胡,身似铁塔,虎背熊腰,背负一把足有一尺宽的大刀,长长的刀身从肩头直拖到屁股后面。

    如果他不是鬼头鬼脑,而是昂首挺胸,绝对如天神一般。

    西门町在杭州桃花居见过一面,独孤羽在蝴蝶谷见过一面,他都追随英婷爱,正是英扎吉安排给初来中原的女儿做保镖兼保姆的熊天霸。

    呃?他怎会在这里出现?难道爱便在附近?还是英扎吉回到了京城?

    西门町两眼紧盯着他一举一动,眼中不由得透露出丝丝兴奋,而手上却是不自觉地将独孤羽娇弱的身子搂的更紧了。

    熊天霸弓着身子,从杂树林走出来后,抬眼四顾,见四下无人,便直直地向西门町藏身处相隔百米左右的一间破房行去。

    由于角度的关系,随着熊天霸异常警惕地左看右看往那边走去,西门町渐渐看不到他的身影,但怕引起熊天霸警觉,却是不敢稍动,但两只耳朵更是高高竖起。

    “笃笃——笃——笃笃笃——”

    熊天霸的敲门声显然是跟屋里的人在打暗号。

    不到一分钟,西门大官人听到“吱扭”一声,门被打开,很快熊天霸进了屋内,而门随即也被关上。

    西门大官人自然是要潜过去偷听,低头想跟独孤羽交待一下,却是发现医仙同学两颊晕红,娇~喘吁吁,两只眼睛也是微闭而起,浑身没有一力气的样子,瘫软在大官人怀里,貌似很享受,也像是呼吸不上来,快憋晕了。

    好在西门大官人不自恋,知道独孤羽妹纸是后一种情况,赶紧将手臂松开少许,低语道:“你在这等我,千万不要妄动。”

    着,已恋恋不舍地从独孤羽的蛮腰上移开大手,也是警觉地四下看看,确定周围再无其他人,才猫着腰,快速地向那破房潜行过去。

    那房子虽破,却是比李拐子这间房大,前后有两个屋。

    西门町朝着一扇窗户摸过去,还没靠近,已是隐隐约约从里间传来压低的话声。

    “……三爷陪着王爷呢,王爷吩咐我先来打探打探京里的情况,顺便给二爷您捎个信……”

    里面的人“嗯”了一声后,接着传来窸窸窣窣打开纸张的声音,过了片刻,那人道:“难道老大一直没消息?”

    “是的,自从大爷去追杀那兔崽子,便再也没有音讯。”

    “唔……只怕老大已遭了他毒手……那子……那子……”

    “呃?二爷,您难道见过他?”

    “何止是见过?!”那人极其郁愤地叹了口气道:“老子这断手便是拜他所赐……本来我不知道是他,但他亮出了玄武剑……”

    “啊?这子到了京城??”

    “你妈妈滴,不然的话,老子会老老实实窝在这鬼地方?这几天可把老子憋死了,哪儿也不敢去,这子肯定是来查探王爷消息的……”着,他又极其郁闷地长叹一声。

    不用了,这屋内的人正是被西门大官人断了一手的青城烟叟。

    “奶奶个熊,这兔崽子还真是隐藏的深,扮猪吃老虎,骗过了所有人……不过,王爷特别交待,只要发现他的行踪,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将他灭杀,他现在在京城出现,二爷可知道他在哪里落脚么?”

    “啪——”

    随着一记耳光声响,青城烟叟骂道:“草你大爷的,老子没死就不错了,难道还让老子去盯梢?”

    “呃……二爷……”

    “什么人?”熊天霸正委屈地想要解释什么,青城烟叟突然断喝道。

    随着“嘭——”的一声大响,破房子的破门被人一脚踹开,没等二人警觉地站起身,里屋门外已站着一个人,正笑眯眯地他们。

    青城烟叟一见之下,刚刚站起是身子,扑通一声,又坐了下来,他那只腕部还缠着绷带的断手不心,重重地磕在身前的木桌上,只疼的他因为戒烟,而显得无精打采的一张瘦脸一哆嗦。

    隔了老半天老半天,青城烟叟和雄霸天不约而同地对望了一眼,各自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种掺杂着恐惧、惊诧以及吊诡的目光。

    他们打死也不会想到,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一大早的,大冷天的,西门大官人不在被窝里睡懒觉,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话这附近也没有喝早茶的店儿,环境更是脏乱差,也不适合晨练嘛……直娘贼的,这是见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