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七章 一命换一命

第六十七章 一命换一命

    西门大官人“听窗”没听几句,已是明白青城烟叟竟然是参与玄武庄灭门案的英扎吉四大贴身护卫之一,心里是大感意外。

    他心里有着太多的疑团急想解开,苦于找不到人为他答疑解惑,现在有此发现,顿时让他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却是生怕青城烟叟突然消失似的,要亲眼看到他才放心,便再也按耐不住,踹门就现身而出。

    西门大官人脸上笑眯眯地,但眼神中的寒意却越来越浓郁,他两眼“锁定”青城烟叟,一步步向他走去。[..com]

    青城烟叟的功夫比熊天霸好了不止一两,但此时看着西门町,却是比熊天霸还要胆寒几分。

    当日西门町和英婷爱在金陵城的时候,熊天霸只是在暗中见过一面,对西门町的“功夫”还停留在道听途阶段,自然是没有受了断腕之创的青城烟叟感受深刻。此时他最先反应过来,猛地站起,别看他身高马大,却是粗中有细,一伸手先将英扎吉带给青城烟叟的那封信拿在了手里,几乎同时,一抬脚“嘭”的一声,将身前的木桌踢飞向西门町,紧跟着却是弓身而退,直接在墙壁上撞出一个洞,向屋外逃去。

    西门大官人抬手间将飞来的木桌击飞,仍是两眼直盯着青城烟叟,一步一步向他迈去,像是没看到熊天霸逃出屋外。

    而青城烟叟也终于反应过来,伸手在座椅上一扳,屁股下的那张木椅突然无声无息地极速下沉,几乎是眨眼间,西门大官人的眼前已失去了青城烟叟的身形。

    西门大官人出于本能反应,闪电般一步跨上,同时伸手捞出,却是只看到两块厚重的铁板迅速闭合,手上自然也是捞了个空。

    他心中惊怒之下,想也没想,抬脚便狠狠地踏下。

    咚!

    随着一声大响,连整个屋都震动了起来,但脚下闭合的铁板却是牢固异常,并没能被踹开,仅将厚重的铁板踏出了一个凹坑。

    咚!

    咚!!

    咚!!!

    西门大官人又使出吃奶的劲猛踹了几脚,直震的脚底板生疼,也只将铁板闭合处踹开了一指宽左右的缝,隐隐可见下面是一个暗道,一时间,显然用脚踹不怎么事。

    他拔出玄武剑,却是一闪念间,放弃了跟脚下的铁板“较劲”:青城烟叟选择这里作为藏身之处,并在屋里设有机关暗道,明显留下了逃生的后路,所谓狡兔三窟,自己在不熟悉地形的情况下摸瞎追下去,很可能一无所获,万一下面另有机关,陷在其中,更是得不偿失,外面还有一个大块头,还是先逮住他再……他长剑一挥,举步间,身子已从熊天霸撞开的墙洞中窜出,正看到熊天霸甩开大步向那片杂树林逃去。

    “嗖、嗖、嗖——”

    三块断砖从西门大官人的脚底飞射而出,呼啸着直奔熊天霸后心而去。

    熊天霸此时堪堪已到杂树林边,正要跨步而入,却是感到身后有重型“暗器”袭来,速度之快,根本不及闪避,他也没放在心上,将一股劲气运于背部,继续跨步而逃。

    “乓、乓、乓——”

    几乎是三声连响,却是三块断砖都砸在了熊天霸背负的大刀上,他背心被砸,痛倒是不痛,但力道不,砸的他一个踉跄,差摔倒,却是前冲两步稳住了身形,也借势低头窜进了杂树林。

    而随着三块断砖踢出,西门町人也疾奔而来,此时见状,不由得心里焦急,那是将速度提到了极限。

    他三步并一步,如一支离弦之箭射入了林中,但环眼间,却哪里还有熊天霸的身影?

    侧耳倾听,只闻风吹树叶响,嗯,还有他自己的心跳声。

    西门大官人哪里会甘心,疯了般在杂树林内一阵乱搜,却是白忙乎一场。

    “啊——”

    西门大官人仰天大叫一声。

    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后悔出来早了,应该继续听窗,不定可以听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即便按耐不住现身而出,也不应该玩什么心理战,磨磨蹭蹭地装B吓他们,当现身而出趁他们愣神的时候一举将他们拿下。

    现在可好,青城烟叟在眼皮底下逃之夭夭,连熊天霸也被自己“砸”没影了。

    西门大官人一跺脚,正准备返回青城烟叟那间屋闯进暗道看看再,耳边却隐约听到“呀——”的一声惊叫,貌似是独孤羽所发,心里一惊,赶紧向独孤羽隐身处冲去。

    还没到近前,已从阴影处一前一后,缓缓走出两人。

    准确地,是一个人推着另一个人走了出来。

    西门町一见之下,顿时心神剧震。

    被推者,正是独孤羽。

    她步伐僵硬,应该是被制住了穴位,但她脸上却是淡定的很,不见一丝慌乱,看到西门町,甚至还微微笑了笑。

    在她身后之人,剃了个光头,脸上像是戴着人皮面具,看起来死气沉沉,也是毫无表情,他体形较胖,一身皂色长袍,看不出多大年纪。

    他单掌置于独孤羽后心,推着她走到西门町身前数米处站定,一股阴鸷之色从他眼底深处飘然而过,但话的声音却相当爽朗:“西门少主,久仰了!”

    “你是什么人?”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位姑娘的性命,不知道你在不在乎?”

    “你想干什么?挟持一个女人当人质亏你做得出来,真是丢江湖人的脸,丢我们男人的脸,有种冲我来……”西门大官人一脸鄙视的样子,着,挥了下手中的玄武剑。

    “老夫早不是江湖人,这张脸更是一个摆设,你这激将法是没用的。”皂衣人却是呵呵一笑打断道。他这一笑却是比“皮笑肉不笑”还不如,连脸上的皮都没动,只是嘴里发声而已,听起来怪异,也感觉森然。他话锋一转,却是道:“玄武剑乃天下第一神兵,如此神兵利器,足以让别人动心思杀人夺宝。所谓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只要稍有江湖经验之人,都不会拿出来,西门少主却是拿着它招摇过市,不担心别人打它的主意,想必自恃武功,老夫倒很想见识见识,不过老夫没时间陪你玩……”

    “废话少,你划下道来,爷我接着就是。”

    皂衣人哈哈笑道:“嗯,爽快,老夫就喜欢跟爽快人打交道……”他当然也是嘴里打哈哈,脸上的皮肉未动,着,突然语气一变,冷声道:“要么她死,要么你死!一命换一命,就这么简单,你选择吧。”

    貌似老子以前也没见过你嘛,应该没有啥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吧,怎么上来就让我去死?!

    西门町没想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僵尸男”划下如此道来,一下子愣住了。

    看西门町愣住,皂衣人爽朗道:“如果你自己了断,我马上放了这位姑娘,老夫一贯话算话,如果……”

    “不用如果了,你放了这位姑娘,我马上自我了断,爷我有头有脸,更是话算话。”着,西门大官人还装模作样将玄武剑横在了脖子上。

    “你……”皂衣人僵尸脸抽动了两下,差被自己口水呛死。

    西门町放下玄武剑,冷笑道:“不信我是么?那我凭什么相信你?”他这时已冷静下来,虽然独孤羽被“僵尸男”挟持,但很显然“僵尸男”目标是自己,她应该暂时无忧。

    “哼,信不信由你!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得让你见识见识老夫的手段……”着,皂衣人掌心突然一吐,一股内力瞬时击入独孤羽体内,独孤羽娇躯一震,原本有了一丝血色的脸刹那间惨白,紧跟着膻口一张,伴随着“啊”的一声,竟是吐出一口血,显然内腑已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