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八章 化解戾气

第六十八章 化解戾气

    见皂衣人出手如此狠辣,完全不懂得怜香惜玉,西门大官人再不敢耍嘴皮子了,他满是怜惜地看了一眼独孤羽,却仍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道:“得,爷我信你,为了也让你信我……”着,突然将手中的玄武剑“嗖”的一下,准确地插在了独孤羽的脚边那皂衣人伸手可及的位置,然后擦了擦手道:“我现在缴出玄武剑,成了赤手空拳,你也该相信我吧?”

    皂衣人明显的一愣,却是很快发应过来,探手而出,已将玄武剑抄在了手中,上上下下看了几眼,嘴里哈哈笑道:“好,好,老夫便相信于你……”却是话锋一转,森然道:“现在你探头过来,待老夫取了你项上人头便放了这位姑娘!”

    西门町以为这“僵尸男”是觊觎玄武剑,便果断地主动缴出,希望他能先放了独孤羽,没想到他玄武剑到手,不但没放独孤羽,并且仍要取自己的性命,顿时明白判断失误,不由得脸色一滞,张了张嘴,一时间却是不知啥好。[..com]

    正在这时,却听独孤羽插话道:“如果女子没有猜错的话,前辈应该是‘穷即死’三人帮的邛忍……”

    “啊——”

    却是话没完,那皂衣人嘴里发出一声惊噫,拿在手里的玄武剑也是“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却是回手扣住了独孤羽的脖子,满眼惊惧道:“你……你是谁?为何……为何识得老夫?”

    因为诗落大大的原因,西门町也是最近才从龙馨儿口中听了一些关于穷即死三人帮的“英雄事迹”,此时听了独孤羽之言,没想到三人帮老大邛忍竟然还活着,也是惊诧莫名地看着神色淡然的独孤羽。

    “前辈当不识女子,不过,前辈当识得家父,蝴蝶谷独孤傲。”

    “啊?!你……你……你是神医之女?!”皂衣人闻言之下更是吃惊地后退一步,他的手不由自主地离开了独孤羽的脖颈,置于她后心的单掌也是移开了少许。

    独孤羽俏立不动,更没有回转身,仍是神色淡然道:“女子独孤羽,独孤傲正是先父。”

    “先……先父?难道神医已死?”皂衣人,邛忍的语气中透出一丝失望。

    独孤羽像是明白他的心思,淡淡道:“邛前辈的蛤蟆功更甚从前,想必那一份如万针锥心的折磨也更甚从前吧?”

    独孤羽话音刚落,邛忍已一步上前,一把扣住独孤羽的臂膀,语气惊喜道:“你……你怎……怎知道?难道你也懂救治之法??”着,像是想起什么,连忙又放开了独孤羽的臂膀,恍然道:“对对对,你是神医之女,当也学了神医之能……”

    “家父当年曾跟你过,你修习之蛤蟆功缺失了最后的戾气化解之法,蛤蟆功越是精进,则戾气越是深入脏腑,每日戾气发作时的刺痛,如万针锥心,比之任何外毒都要厉害百倍,他当日虽用针刺之法替你化解了修习蛤蟆功所种下的戾气,却也劝你不要再修习,否则戾气深入骨髓,至皮肤肌肉僵死之时,将无可救药,我看前辈现在……”到这儿,独孤羽轻摇颔首,眼中大露悲悯惋惜之情,却是不再言语。

    这话听在邛忍耳中,却如一记丧钟敲响,不由得身子一颤,一张死人脸也是抽搐了好几下,显然独孤羽的话正中其要害。

    “难……难道老夫已……已无药可救?”

    独孤羽想也没想便断然道:“没有。”

    可把西门町给急坏了,我靠,你先骗骗他,等脱身再啊,这不是把自己置于死地么?

    果然,邛忍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单掌又抵在独孤羽后心处,嘴里哈哈笑道:“也罢,老夫已七十有六,早已活够,死便死了……”着,另一掌一抬,地上的玄武剑像是长了翅膀,突然飞起,被他抄在了手中,虚空一挥,指着西门町道:“西门少主,你到底作何选择,还是痛快一,老夫可没时间多等。”

    “呃……邛前辈,你我素昧平生,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非要取我性命?”

    “好,老夫便让你死个明白,不妨实话告诉你,老夫也是英王爷座前四大护卫之一,参与了你玄武庄灭门案,你我要不要取你性命?哈哈……”

    “额?!”这一份震惊让西门大官人一连后退了几步,方稳住身形,他环眼四顾,自然是没看到英扎吉身影,却是突然看到从青城烟叟藏身的民房处慢慢走出两个身影,正是那逃匿的青城烟叟和熊天霸:我草,不会吧?难道他们早发现了我,故意给老子设了一个局??!!

    西门大官人这般猜测在看到熊天霸的表情后,便明白想多了,因为熊天霸见到邛忍也是一脸的惊疑,显然没想到三爷也跟来京城,并没有陪在王爷身边,明显英扎吉是不放心他,让邛忍在暗中作掩护,没想到英扎吉这番顾虑,还真起到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效果。

    此时青城烟叟和熊天霸看到西门大官人,脸上再无恐惧之色,而是一切尽在掌控的表情,一左一右站在了邛忍的两侧,熊天霸更是将背负的大刀拎在了手中,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只等三爷一声令下,上去砍下西门大官人的脑袋。

    “老三,你有人质在手还磨蹭什么,上前砍了他脑袋便是,难道还怕他不成?如果杀了这子,你这功劳可立的不啊。”青城烟叟眯眼看着西门町,却是揶揄道,口气中还透出一股子的醋意。

    “老二,你怎么少了一只手?现在吃喝拉撒还方便吧?”邛忍冷冷地瞥了一眼青城烟叟的断腕,也是口气揶揄道,着,却是将手中的玄武剑递向青城烟叟,接着道:“老大都命丧他手,老子当然得心,既然你这么,看来你不怕,喏,我控制人质,你去杀他吧,这功劳老子算你一半。”

    “呃……”青城烟叟看着递过来的玄武剑,却是不自禁后退了一步,嘴里打哈哈道:“老三,看你的,做哥哥的怎好跟你抢功劳,人质是你控制的,当然人还是由你杀。”

    西门町听了二人的话,差把吊气折了:我草,老子啥时候成了砧板上的鱼肉,可以任你们剁了?

    但独孤羽被邛忍控制着,一时间,却是让他无可奈何,只能装~逼样,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但心里却恨不得立马冲上去拧断他们的脑袋。

    就在此时,却听独孤羽缓缓道:“邛前辈,我跟西门少主只是泛泛之交,你将我擒为人质逼他就范,显然是强人所难,殊难如愿;并且,你应该发现女子经脉闭塞,生机将熄,已是濒死之人,你让他一命换一命更是可笑之举。依我看,邛前辈现在玄武剑到手,不若就此收手,让他离开,至于女子,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过,女子对邛前辈而言,也并非一无所用。据我判断,邛前辈在半年内必死无疑,但晚辈却是可以帮你在阳关、廉泉和风府穴行针刺之法,将你体内的戾气化解,免除你每日戾气发作时的刺痛,让你在这半年里再不受那万针锥心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