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六十九章 胜券在握

第六十九章 胜券在握

    邛忍是什么人?可以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都经历过,即便是平空一声炸雷,也不会吃惊,甚至接连十几个晴空霹雳,也只当是老天爷放屁,丝毫不予理会。

    但现在独孤羽淡淡几句话,却犹如一颗颗炸弹在他内心最脆弱处炸开,直让他震惊连连,心里却也是激动不已。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每日子夜戾气发作之时,那一份疼痛直如万锥刺心,让他是痛不欲生,生不如死,不论服食何种灵丹妙药都没有半效用。并且,每每对敌运功,便会激发戾气,针刺之痛更是深入骨髓,因此,他成为英扎吉贴身护卫后,极少与人动手,也因此,他极少露面,是英扎吉四大贴身护卫中最神秘的一个。[..com]

    而每日雷打不动的戾气发作带给他的痛楚,这些年来却愈发厉害,这一番折磨煎熬,他哪里还有什么人生乐趣?

    但好死不如赖活,他倒是一直硬抗了下来,也一直希望能再找独孤傲帮自己化解戾气,但跟着英扎吉却始终没机会。

    现在独孤羽可以帮他化解戾气,并且准确地出针刺之法的关键所在:阳关、廉泉和风府穴,显然是懂的当年独孤傲那一手,心内那一份狂喜,恨不得将独孤羽看成自己的再生父母,他一把将独孤羽扳过身子,双目精光连闪,貌似立马就要独孤羽为他行针。却在此时,由于他先前地运了一下蛤蟆功击伤独孤羽,现在在心神激荡之下,他体内的戾气竟在这个时候爆发,那万针锥心的刺痛狂涌而来,顿时让他忍不住痛哼一声,扳着独孤羽的手也不自禁地松开,人更是因为痛楚一连后退了几步,想要咬紧牙关强忍,却是咬不住,上下牙齿“得得得”地打起架来,握着玄武剑的手也是抖抖索索,貌似已经握不住。

    邛忍的暗疾是他的秘密,外人当然是不知,比如青城烟叟和熊天霸,一时间就有不明所以,都是一脸讶异地看着神态逐渐狼狈和失控的邛忍。

    俗话,美女杀人不用刀,夺魂取命全靠腰,这应该是指花无语妹纸,而独孤羽同学一张樱桃口显然不输于蛮腰,膻口一张便轻松化解了西门大官人眼里的僵局。

    西门大官人从受够了冥顽之脉的折磨,也见识过英婷爱受的寒毒发作,此时见状,立马对邛忍表现出的痛苦表示理解,也立马领悟了独孤羽为他创造的出手良机。

    他离邛忍几人不远,只有数步之遥,此时成败在此一举,关键是牵扯到羽妹子的安危,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如此紧张独孤羽的生死,只觉得如果独孤羽出现了意外,那绝对比天塌下来还可怕。

    他这一动作,比猎豹出击迅猛、快速了不知多少倍,那是将身体的潜能发挥到了极致。

    他的目标只有独孤羽!独孤羽安全了,一切都OK。

    只用了百分之一秒的时间不到,众人只感到一阵风刮过,再定睛看时,发现西门大官人单手搂抱着独孤羽,将她紧紧护在怀中,已离邛忍等人在七八米外站着。

    西门大官人长出一口气,甚至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脸上的笑意更浓,不过,这次的笑倒不是装~逼,而是发自内心。

    他没有看青城烟叟几人是什么反应,而是两眼灼灼地盯着娇艳如花,呼吸急促,此时有晕眩而微闭双眸的独孤羽,想着她刚才那番话绝对比世上任何武功,任何神兵利器都要厉害,完全可以写入攻心之战的经典案例。

    西门大官人看向独孤羽的眼里渐渐迷离起来,只觉得独孤羽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愈来愈高大,跟她比,自己算个屁。

    这厮看着看着,居然不可思议地有了当男人的感觉,并且搂抱着独孤羽竟感到了安全感,仿似独孤羽是他的护身符,是他的吉祥娃娃,是为他打怪兽的奥特曼。

    男人不一定永远都是强者,偶尔被女人罩一罩,那感觉是他妈有爽。

    很显然,西门大官人现在就是这般感受,他激动之下,情不自禁探头过去,在羽妹子颤动的眼帘上印下了一吻,立时让独孤羽浑身一颤,惨白的脸上瞬时红晕密布。

    西门大官人猛地警醒过来,对自己的孟浪倒不在意,反而将独孤羽往怀里更紧了紧,抬头看向了邛忍三人。

    这时那邛忍已经疼痛的跌坐在地,浑身跟打摆子一样,颤抖不已,却是圆睁双目,死死地瞪着独孤羽。而玄武剑却是握在了青城烟叟的手里,跟熊天霸满眼戒备地盯着西门町。他们看西门大官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对他们不理不睬,便以为他自恃武功,没将他们放在眼里,哪里敢主动攻上前来?

    他们脸上再无轻松的表情,眼神深处更是流露出一丝惊恐,看样子,刚才西门大官人的身手给他们造成了不的心理压力。

    大家伙大眼瞪眼,谁也不话,整个世界突然变得静谧无声,升起的朝阳在这个深秋的清晨照在几人身上,也显得格外温暖。

    当然,他们感觉格外温暖,心境却是截然相反。

    西门大官人和独孤羽是心情放松,在享受阳光;而青城烟叟和熊天霸却是因为内心发寒,需要阳光来暖暖。

    终于,西门大官人揩油告一段落,倒不是他自觉,而是独孤羽妹纸轻轻一挣,离开了他的怀抱,并掏出一枚金针给自己扎了两下后,稍稍移步,走到了西门大官人身后,意思很明显,你抱也抱了,亲也亲了,还不去收拾他们?

    西门大官人是聪明淫,对独孤羽的举动表示赞同和支持,他深吸一口气,先平复了一下西门的骚动,然后腰杆一挺,微笑着向青城烟叟几人走去。

    对方虽有三人,但西门大官人却是感觉胜券在握。

    因为三人中威胁最大的邛忍这时候已经疼的在地上打滚,一张死人脸爬满了豆大的汗珠,看样子一时半会绝难对他构成威胁;而青城烟叟或许是三人中功力最高深的,但现在已是残障人士,当然更是手下败将,在心理上占有绝对优势;至于熊天霸,别看身大力不亏,充其量就是一跟班,连英婷爱都能轻松收拾他,他还能厉害到哪儿去?

    西门大官人走的很慢,但每一步都像是踏在青城烟叟几人心头,随着越来越临近,他们心里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还是熊天霸最先动作,他凶神恶煞的瞪着西门町,却是色厉内荏道:“站住!奶奶个熊,你敢再往前一步,老子不客气了。”当然,话中却是不忘挥动手中的大刀助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