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章 点他哪里?

第七十章 点他哪里?

    西门町看起来满面春风的样子,但脑海中却是涌起了玄武庄火光滔天的景象,微微眯起的眼睛在听到熊天霸的话后猛地睁开,一股寒意像是有质之物瞬时从他双眼中透射而出,那感觉,就像一头原本假寐的猛兽,突然睁开了双眼,要择人而噬一般。

    彷如寒潮来袭,熊天霸首当其冲,当即被这股寒意“击打”的后退了一步,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怯意,挥举的大砍刀也第一时间垂了下来。

    而青城烟叟看西门町缓步而来,一开始内心是被恐惧占据,但熊天霸那句话却也唤醒了他:格老子的,兔崽子现在赤手空拳,我怕他何来?这么一想,他顿时挺直了腰杆,将手中的玄武剑平举而起。他独门兵器被毁,这时候下意识地摆出了青城派松风剑法的架势,这招正是松风剑法的起手式,松风起处。[..com]

    西门大官人看他拿着自己的玄武剑,眼里的寒意更甚。

    他一步一步走上前,在青城烟叟和熊天霸二人三米左右停了下来,脸带微笑,眼似冷刀,却是直接与青城烟叟相对而立。

    因为英婷爱的缘故,西门大官人对熊天霸并无太多恶意,他的目标是青城烟叟。

    就武功而言,西门大官人是个菜鸟,他应该是个受男,只有别人进攻了才会反击,不太懂主动出击。因此,他站在那儿像个木头般,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只是冷冷地看着青城烟叟。

    他不主动出击,青城烟叟更不会。

    一则松风剑法是后发制人,二则他是不敢。

    但这时候他的眼里已没有惧意,而是逐渐燃烧起来的战意,只等有个导火线把他引爆。

    他们二人大眼瞪眼,却是将一股无形的压抑之气在周围扩散开来。

    这导火索自然便由逐渐受不了这份压抑的熊天霸来担当了,他狂吼一声,双手举起那把堪比一扇门板大的砍刀,搂头盖朝西门町劈了下来。

    实话,西门大官人早已不耐烦,只等有人先发难。

    他虽然跟青城烟叟相对而立,却也时刻注意着熊天霸,甚至还留意着躺在二人身后四五米远的邛忍的动静,熊天霸刀刚举起,西门大官人便如猎豹一般启动了。

    只是一个侧步,西门大官人已到了熊天霸身前,而这时,熊天霸的大砍刀正要劈下,却是失去了目标,等他反应过来,西门町一只比他了好几号的拳头却如一记重锤,砸在了他胸门洞开的胸口。

    熊天霸起码二三百斤,单以体重论,西门町绝不能把他如何,更何况熊天霸修习铁布衫,浑身上下几乎刀枪不入。

    因此,看到西门町一拳击到的瞬间,熊天霸眼里还流露出不屑,但他耳中却传来“噼噼啪啪”一阵骨骼爆碎声响,伴随着剧痛传来,他山般的躯体倒飞而出,沿途更是洒下他狂喷的鲜血,重重地砸在了十几米开外,彷如一座山落地,激起了漫天的尘土。

    而这个时候,青城烟叟一招“松风乍起”,举剑上撩,人随剑走,却是紧跟着西门町的出击从西门大官人身后杀到。

    若是寻常人挥动刀剑也能带起微风,但青城烟叟这一剑却是不带一丝一毫的风响,必是将功力练到了阴柔极致,却也正合松风剑法的要旨。

    松风剑法,似松风吹拂之柔,柔中又暗带刚劲。

    这一剑毫无征兆,堪堪刺到西门大官人的后心处,西门大官人方始警觉。

    而这招“松风乍起”,也就在此时劲风暴涨,萦绕在玄武剑上的那团青气也突然大盛,杀气直透西门大官人后心。

    西门大官人大惊之下,身体的潜能被激发出来,完全是本能地身体前倾闪避,竟是于刻不容缓的一瞬间,向前扑倒。

    饶是如此,随着剑势上撩,一道寸许深的剑伤从西门大官人后心处斜斜地直拉到左肩,顿时鲜血奔涌。

    若是西门大官人反应稍慢,凭着玄武剑之利,这一剑绝对从他后心处将他的心脏剖开两瓣。

    西门大官人体质“变态”以来,第一次感到疼痛,当然,那是在他一个迅疾无比的驴打滚站起身后才感觉到的。

    回手一摸,满手是血。

    他也是第一次身上挂彩,让他郁闷的是,还是拜自己的玄武剑所赐。

    却是不等他再有动作,一剑重创西门町从而信心大增的青城烟叟手不借物,身不作势,只凭玄武剑一振之力,竹竿般的身形已随剑升起,这一下竟然飞起有一丈多高,第二剑“松风泼洒”从半空中挥出漫天剑影罩向西门町。

    西门大官人此时虽然面对青城烟叟,但苦于不懂武功,最主要是胁于玄武剑之利,即便他看出那漫天的剑影中尚有破绽之处,却也是选择了闪。

    如此一来,却是让青城烟叟更拾信心,一套已然生疏,在神农教少主林道瑞眼中只能算是二流剑法的松风剑法被他施展出了一流剑法的气势。

    这片僻静之处,场地倒是空旷,西门大官人虽然一直闪避,却始终绕着青城烟叟的瘦高身形转。

    他的打算是,跟青城烟叟耗,看谁先力尽,或者找机会给他致命一击。

    一时间,西门町仗着动作的迅疾和灵敏的反应,青城烟叟仗着玄武剑之利和剑法的纯熟,两人竟是僵持不下。

    这时,青城烟叟正半空中挥剑扑落,西门町又准备故技重施,向一旁闪去,却突然听到独孤羽道:“他腹气海穴!”

    西门大官人武功虽然是菜鸟,但出自玄武庄,并且因为自身冥顽之脉的缘故,对人体各个穴位却是了解的清清楚楚,一听到独孤羽的话,出于对羽妹子的高度信任和敬仰,是想也没想,更将当头落下,剑芒暴涨的玄武剑完全无视,抬手就一指出。

    因为西门大官人总是躲闪,青城烟叟这招使的是“松风侧吹”,当头落下的剑势仅是虚招,真正的杀着却是等西门大官人闪躲后的“侧吹”。

    他半空中挥剑落下,腹间门户洞开,这要是武功高深者出其不意伸指出,绝对是一一个中。

    但菜鸟西门大官人却是不懂,独孤羽出声指,自然也被青城烟叟听到,直吓得他差尿裤子,也幸亏他武功不凡,于间不容发的一瞬间,硬生生将身体横移开去,西门大官人这一指便在了他的大腿上,虽然戳的生疼,却是无关大碍。

    这一下,西门大官人来劲了,连连叫道:“他哪里?他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