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一章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第七十一章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你奶奶个腿!”

    经过刚才一番“追杀”,已完全对西门町不再畏惧的青城烟叟大喝一声,挥舞着手中的玄武剑又攻了上来。

    “他肋下章门穴!”独孤羽及时指,正是攻敌之必救,青城烟叟这招的破绽之处。[..com]

    西门大官人尝到了甜头,自然是不作他想,抬手便。

    青城烟叟大惊之下匆忙变招。

    “他胸口膻中穴!”

    “他腹下脘穴!”

    “他背心至阳穴!”

    ……

    场中形势出现了逆转,是西门大官人伸着指头追着青城烟叟戳来戳去。

    虽然西门大官人后背半幅衣服已被鲜血侵染,但他体内流淌着泉灵之水,其最大功效便是强化肉身,完全可以算是疗伤的圣品,极品,让伤口愈合当然是菜一碟。因此,别看西门大官人上窜下跳,闪转腾挪,蹦达的欢,他后心处那道剑伤却是早已无碍。

    而这个时候,青城烟叟也不再仅施展松风剑法,而是想到什么剑招便信手使来,竟很是驳杂,神农剑法,回风拂柳剑,两仪剑法,玄风剑法,追风剑法……甚至还施展了一两招玄武剑法,却是只记得一招半式,但使的似模似样,貌似领悟了剑法要旨。

    有此可见,青城烟叟的功夫还真不是盖得,的确是有两把刷子。

    但不论他如何变招,不论招数如何精妙,独孤羽却总能提前预警,并在第一时间出言指,让青城烟叟出招总是半途而废,显得一举手一抬脚总是被掣肘。

    凭西门大官人身手的敏捷,原本早该将青城烟叟爬下,但他初探武学奥秘,伸指来去很是兴奋,再看到青城烟叟的狼狈样,只觉得将这个仇敌当猴耍也很是解气。

    青城烟叟很想跑路,但让他在眼皮底下跑过一次的西门大官人岂会让他得逞?只是猫戏老鼠般对他极尽戏耍罢了。

    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掉,青城烟叟果断做出决定。

    他一剑毫无章法地向逼近的西门大官人挥出,却是突然回折,抹向了自己的脖子!

    独孤羽显然对这招“自裁”的功夫不了解,一愣神间便忘了提醒,而西门大官人见青城烟叟又有新招出现,出于惯性思维,便想等羽妹子出言指,便是这么转瞬间的耽搁,青城烟叟抹脖子成功,并且因为工具是玄武剑,抹的很是彻底,几乎将自己的头砍下来。

    鲜血狂奔中,一代老烟鬼顿时“烟”消“鬼”殒。

    青城烟叟做出自杀决定当然是无奈之举,却也是明智选择。不然的话,等西门大官人戏耍够了,生擒了他,等待他的绝对是严刑逼供,最后还难逃一死。既然如此,何不死的自尊一?!

    完全是出乎预料,西门大官人还没戏耍够呢,一时间被青城烟叟的自杀绝招搞蒙了,却在此时,又生变故。

    他耳边只听到“咕”的一声,骤然间,尘土飞扬,飞沙走石,一股排山倒海的内力汹涌而至,仓促间一回头,看到邛忍不知何时半蹲着身子,腮帮子鼓鼓的,像只蛤蟆般,正竭尽全力向他推出一掌。

    西门大官人此时的叉腰神功已恢复了三四层,却是不敢攫其锋芒,身形暴退中正要往一旁闪去,却看到邛忍击出一掌后,一抬脚,将凑巧跌落在他身前熊天霸的那把大砍刀踢飞了起来,声势迅猛,劲风呼啸中竟是直奔俏生而立的独孤羽而去。

    西门大官人看独孤羽脸上的惊惧之色一闪而过,随即却闭上了眼睛等死,想来是自知无力闪避,这一惊非同可,立马改变闪避的方向,双腿猛蹬地面,从一个极难的角度,以一个极别扭的姿势,一个鱼跃,飞身扑出。

    完全是本能的扑救动作,让他自己也感觉不可思议的是,竟是在半空中将疾速飞行的大砍刀截住了。不过,这个“截住”要加引号,他并没有抓住大砍刀,仅仅是指尖触碰了一下,却是稍稍改变了大砍刀飞行的轨迹,擦着独孤羽身体一飞而过。

    “嘭!”

    西门大官人背部朝下重重摔落在地,顿时将他愈合的伤口迸裂,鲜血直冒,疼的他是直咧嘴,但看到独孤羽无恙,内心却是充满了欢喜。

    等他翻身坐起,再找邛忍时,哪里还有他的踪影?

    西门町站起身,也顾不上背后的伤势,连忙走到独孤羽身边一脸关心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独孤羽轻轻了句,却是扯了他一下衣袖,让他转过身去。

    西门町不明所以,很是听话地回转身,却听到独孤羽看到他后心处又在流血的伤口发出轻轻一叹,顿时明白过来,又转过身子,看到眉头微皱,脸上露出怜惜之意的独孤羽正掏出疗伤药想要为他止血,便耸了耸肩,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道:“呵呵,我也没事……”忽地想起什么,连忙问道:“对了,你看没看到邛忍往哪跑了?”着,他环眼四顾,一副马上就要追去的样子。

    “你追到又如何?以邛忍的暴戾,你当问不出什么,最多是杀了他报仇泄恨。而他命不长久,与其杀之,倒不如让他每日受那戾气发作时的痛楚折磨。”独孤羽淡淡道。

    “呃……你的也对哈……”

    “你转过去,我先为你处理伤口。”

    “我真的没事……”西门町着,却是被独孤羽固执地扯着他衣袖转过了身子。

    西门大官人感觉到伤口处先被擦拭了一番,接着一股凉意和舒麻的感觉传来,再觉察到独孤羽轻轻为他整了整衣衫破损处,便转过身面对独孤羽,却发现她手里拿着一块沾染了他血迹的绢帕在愣愣出神,像是在思索什么。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西门大官人看独孤羽鼻息咻咻,俏脸煞白,一副弱不禁风马上便要摔倒的样子,连忙上前搀扶住她。

    隔了半响,独孤羽方眉头一展,轻语道:“唔……当是如此,怪不得……”着,却是警觉到自己又被西门大官人搂在了怀里,她也没力挣脱,便顿住了话头,闭上眼睛,尽力调息。

    “呃……什么怪不得?”西门大官人却是被她话一半引起了好奇。

    独孤羽眼睛闭着,却是轻启朱唇,满足了他的好奇心:“你劲力无穷,体泛金光,且阳刚之气异常炽盛,这些都是你落入那湖底后发生,虽然你自己也不出所以然,却是可以判断,你落入湖底当日,应该于无意识中服食了大量地火灵珠。而寻常之人在一日内服食两颗地火灵珠,如不得引导,便会暴血而亡,绝不会大量服用而安然无恙,但你却一没事,更是将你的冥顽之脉也治愈,这的确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一直揣测是你的冥顽之脉所致,现在闻到你血液中的气息,方始明白……你落入湖底竟然还服食了极其稀有的泉灵之水……泉灵之水纯和阴柔,正好可以化解地火灵珠的刚猛霸道……玄武庄惨遭灭门,你劫后余生能有此奇遇,正应了那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西门少主,想是西门大侠在天之灵护佑着你……唔——”

    独孤羽正缓缓着,却是突然间樱唇被封堵住了。

    **********

    Ps:法克码字速度极慢,挤呀挤呀,挤半天也只能码个一章半章的,还只是2、3K字一章,这当然跟胸中无墨有关,但作为一个深宅,码字却正好打发无聊,法克舍不得放弃……咳咳,今儿扯这些,目的很单纯,呃,也很无耻,只为不稳定的更新求亲们谅解。这里再申明一下,法克绝不会切西门大官人**,让《美人心》TJ掉!!!

    so,法克弱弱地问一句,俺现在可以…………………………………………………………求票求收求赏,求留言求包养求推广,顺便求一个丰乳肥~臀的二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