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二章 猥亵之意

第七十二章 猥亵之意

    此时已日上三竿,阳光煦暖,周围还是静悄悄的。

    独孤羽闭着眼睛缓缓道来,睫毛微微颤动,朱唇一开一合,一张俏脸虽然毫无血色,但皮肤却是极其细腻,在阳光的直射下,散发出圣洁的光晕。

    西门大官人开始还认真听讲,但看着羽妹子的一张俏脸却是越看越痴迷,只觉得她每吐一个字,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甚至每一下呼吸都充满了一种圣洁的美感,那神态比在教堂里宣誓的新娘还要动人。[..com]

    身为一代淫侠,西门大官人从心理到生理都具有淫的本性,此时“新娘”在抱,如何还能把持的住?意乱情迷之下,早已听不清她什么,只觉得丹田和脑门都是一热,低头便吻向了那一张一翕的红唇。

    双唇甫一接触,独孤羽如遭电击,身体一僵,嘤咛一声,猛地瞪大了双眼,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西门大官人近在咫尺的脸。

    西门大官人也立马警觉,赶紧抬起头,一时间却是神色讪讪地不知啥好,但一双眼睛却在偷瞄独孤羽,见她一张俏脸更显煞白,规模也是可观的双峰剧烈地起伏着,貌似对他连番性骚扰已经出离愤怒,顿时心里惴惴,对自己唐突佳人,脑子里很是自我鄙视了一番。不过,嘴上却是顾左右而言他道:“今天的阳光真暖和……对了,时辰不早,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咳咳……没想到羽妹子医术通神,对武功的了解更是让人叹服……呃……那大猩猩还躺在那儿,也不知死了没有,我过去看看……你……你站好哈……”

    西门大官人看独孤羽始终不话,但一双眼睛却是一直盯着他,顿时感觉怀里的娇躯像是一颗定时炸弹,看到横躺于地的熊天霸后,终于找了个脱身的机会。

    他手忙脚乱地放开独孤羽的身子,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熊天霸跟前。

    熊天霸躺身周围鲜血流的满地都是,而他的胸口竟是塌陷下去,摸了摸他的脉门,却是早已气绝。

    西门大官人微微一愣,不自禁地抬起自己的拳头看了看,顿时对自己的劲力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竟然将如此大汉一拳毙命。

    其实,西门町这一拳本不足以让熊天霸死翘翘,却是有一根被西门町击断的胸骨正好插进了心脏,旁边也没个人来急救,当然,更没人打120,经过近半个时辰的延误,他是血流尽而亡。

    西门大官人兔死狐悲地摇了摇头,突然想起什么,伸手向熊天霸怀里掏去,一摸之下,很快扯出一封信来,却是血淋淋的,抽出里面一张信笺,里面的字也大多数被血侵染的模糊不清,却也能依稀辨出一些:“……已不容耽搁……赖厂主和西厂刘……尽快联络并作……本王近日将进……与他们商谈……”

    若是以前看到这种信,西门大官人或许不作理会,但现在却不同了,因为老婆如如妹纸是当朝公主,这厮的觉悟有了大大地提高,他稍一思量,顿时为信里透露出的信息所震惊:着啊!如如东西二厂的赖水强和刘锦已经通敌叛国,苦于找不到证据,这不是送来了?!靠,让邛忍跑了,英扎吉最近应该不敢再进京……嗯?当日爱他在金陵城,而他这么长时间不见踪影,难道这王八蛋一直躲藏在金陵某处?!

    西门大官人觉得大有可能,暗自打定主意,然后很是心地先将血淋淋的信收藏好,再抬头看了看横尸于地的青城烟叟和熊天霸一眼,便走回独孤羽身边,貌似啥事也没发生过似的,看独孤羽虽然不再眼色灼灼地盯着他,但脸色却是冷冰冰的,便轻咳一声,装着神色凝重道:“羽……羽妹,我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秘密需要禀明**神尼,我们现在就回威龙镖局……对了,你还能自己走么?”

    独孤羽刚才集中心力指西门町,又遭西门大官人非礼而羞怒交加,都耗费了她不少心神和气力,此时她脸上仍是苍白一片,长裙在风中飞舞,俏生生站在那儿,仿似身形摇摆不定,随时要被风吹走。

    她两眼直盯着西门町,轻语道:“你还想趁人之危?”

    西门大官人大囧,却是脸色一正,很是庄重道:“羽妹,刚才唐突之举,的确是我鲁莽。不过,我却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绝没有一丁的猥亵之意。关于这一,尚请羽妹相信于我!羽妹你不知道,刚才得你指将青城烟叟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让我对你的敬仰突然间如山洪暴发,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实在是情难自已,情不自禁之下便采用了‘亲你’这种方式来表达……”

    独孤羽俏脸一热,听不下去了,突然插话道:“我有一件事想请少主帮忙,不知道你有时间么?”

    西门町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羽妹子不再追究非礼事件了,顿时心情一松,伸手一拍胸口道:“为羽妹做事我怎会没有时间?没有时间我也要挤出时间!吧,啥事,哪怕是上天摘星星,下海去捞针哥也要帮你办到!”

    独孤羽看他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强忍住笑,神色一凝道:“那倒不用。我蝴蝶谷有一本《医经》被朱由橏取走,想请你帮我讨回来。”

    “你们是师兄妹,为何你自己……”西门町脱口而出,却是看独孤羽直直地看着他,连忙转口道:“咳咳……你肯定有你的理由,我就不问了……好,我一定帮你讨回,并且是尽快!”

    “那我先谢了。”

    “你跟我‘谢’?!嗬嗬,嗬嗬……”西门町眉头一皱,用手指着独孤羽,一副被气的不出话来的样子。

    “你不也谢过我么?”

    “咳咳……古语有云:不可多得英雄气,最难消受美人恩,咱们这一声谢还真该哈……”西门大官人大言不惭道。

    “扑哧!”

    独孤羽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抬腕掩嘴道:“你是英雄,我可不是美人,轻舞姑娘才是呢。”

    独孤羽眉目含笑,朱唇半掩,而这几句话的又颇有调笑之意,和她过去或犀利或淡然的词锋大不相同,难得地显露出她俏皮可爱温柔的一面,正看着她的西门大官人一下子露出了猪哥样,嘴里喃喃道:“……春兰秋菊,春兰秋菊……”

    独孤羽被他盯的俏脸发热,连忙偏转头去,轻咳了两声,西门大官人这才警觉,老脸一红,却是问道:“对了,那《医经》是啥样的?有啥特征没有?”这厮幸亏做过律师,对转移话题,摆脱难堪很是擅长。

    “嗯……只是一本医书,要特征,便是书中有我蝴蝶谷历代谷主的批注,几乎是密密麻麻……”

    独孤羽正着,却是有几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一路唧唧呱呱从不远处走来,突然看到地上的尸体,再看西门大官人浑身血迹,顿时掉头便跑,嘴里更是惊叫道:“啊——杀人了!有人杀人了!”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

    见此情景,西门町也不废话了,一把揽住独孤羽的蛮腰向另一边跑去,这次对她倒真是没有一丁的猥亵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