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三章 你惹出了我粗暴的感觉!

第七十三章 你惹出了我粗暴的感觉!

    “哐——”

    回到威龙镖局,西门大官人便直接回自己落脚的房间换衣服,由于那一剑将他的衣服从里到外都剖开,他脱光了上身衣物正弯腰准备从床上拿衣服穿的时候,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回转身来,却是看到龙馨儿草草地穿着一身黑色衣衫,也没整理好,露出颈下一大片白和一道极其勾魂的深沟,她容颜憔悴,脸色惨白,双眼布满血丝,貌似打了通宵麻将,还遭人血洗。[..com]

    “淫贼,你还敢回来?!”她踹门而入后,一见西门大官人,眼中闪着愤怒的光芒,立时咬牙切齿,挥舞双爪扑了上来。

    我草,不就是摸了你的咪咪,至于这么凶神恶煞么?也是你先捏我的蛋蛋,俺正当防卫好不好?

    却是不容西门大官人多想,辣椒已经扑了上来,他倒是抬手间轻松拿住了龙馨儿两只手腕,装着不解道:“馨儿,你……你这是干什么?我哪儿得罪你了?”

    龙馨儿手腕被拿,想要挣脱,奈何西门大官人拿捏的她分毫动弹不得,两眼更是冒火,情急之下,抬脚就是一招撩阴腿,却也是被西门大官人双腿一夹,牢牢控制住。

    “淫贼,你……你放开我——”这一下,龙馨儿单脚落地,形态颇显狼狈。

    “馨儿,这一大早的,你这是演哪出啊?”

    龙馨儿银牙几乎咬碎,怒声喝道:“死淫贼,你辱我清白,除非你把我杀了,否则我跟你没完!”

    “呃……我辱你清白?”西门大官人很是无辜地睁大眼睛,随即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道:“你这是对我名声和人格的极大侮辱和诽谤,你……你必须跟我道歉!”

    “啊——死淫贼……你快杀了我吧——”龙馨儿望着这个恬不知耻,装模作样的家伙,差气出鼻涕泡来。

    靠,想要我杀你,门都没有,既然你如此刚烈,怎么不自杀?

    “咳咳……不道歉就不道歉,咱俩谁跟谁啊,我不计较就是了,没必要要死要活的。”着,西门町作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低声喝道:“馨儿,别闹了!你看你衣衫不整,我又光着身子,咱们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让人看了,成何体统?你可能不在乎,我可是很注重自己的名声呐……”

    “你……你这挨千刀的,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龙馨儿竟突然嘤嘤哭泣起来。

    龙馨儿怒气冲冲地前来兴师问罪,心里却是另有打算,她是来讨法的:死淫贼,你摸了本姑娘的胸胸,必须对我负责!

    当然,依辣椒的个性自然不屑哭哭啼啼,求西门大官人收了她,当然是要张牙舞爪,让其认错,然后再勉为其难地屈身相就。

    龙馨儿苦思冥想了一晚,设想的的很好,没料到西门大官人不配合,还死皮赖脸地耍无赖,这可把龙馨儿气坏了。

    西门大官人也没料到一上来很是霸道强势的龙馨儿会哭,一下子有蒙,连忙放开了她,却是动作迅捷地奔至门边,急急将门掩上,还真担心被人看到屋里的情景,那绝对会引起别人的误解。

    “馨儿,你别哭啊,咱有话好好……呃——”西门大官人走回龙馨儿身边,搓着手,一脸无奈地正要开解于她,一哭便收势不住而越哭越伤心的龙馨儿却突然扑到他怀里,失声痛哭起来,西门大官人立时身体一僵。

    西门大官人一时间神经有短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他精赤着上身,肌肤冰凉,很快感受到胸前被两团饱满挺拔却又软软的肉肉温暖,那感觉,比雪中送炭还雪中送炭。西门大官人第一时间内身体不再僵直,但同时,西门官人却是僵直起来。

    他不知道该放到哪里的双手犹犹豫豫地抱住了龙馨儿,想将胸口传来的舒爽感觉再感受深刻一些,手上便紧了紧,嘴上却是大度道:“哭吧,哭吧,女人哭吧不是罪,我愿意无偿提供我的肩膀让你靠。”

    龙馨儿个高,正伏在他肩头痛哭,对他的话并没在意,而是被腹间一根火热的僵硬的很不舒服,但却是明白那是神马玩意。一瞬间,她耳根都已羞红,也立马止住了哭泣,想要撤身避开,却是被发现她企图的西门大官人用力一按,反而更是贴紧了它,顿时羞怒交集,在西门大官人耳边轻声啐道:“你无耻——”

    西门大官人尚不自知,听了她的话当然是丝毫不以为意,嘿嘿笑道:“我哪儿无耻了,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好不?”

    这话的,顿时让龙馨儿脸似火烧,也越发羞怒,一张嘴,立马咬住了西门大官人的耳朵,还是耳垂。

    她上次将大官人的耳垂咬出血,事后西门大官人严厉声明,再这样的话,我们绝交!

    因此,虽是羞怒之下,她这次却是没有用大力,而是衔在贝齿间用舌尖逗弄着,威胁之意十分明显。

    但西门大官人没有感到威胁,却是立马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耳垂开始迅速向全身扩散开来:呃……大波妹还懂这一手?这他娘的不是勾引我犯罪么?

    他嗓子眼发出一声压抑的,却是舒爽的畅吟,手上一紧,毫不客气地在龙馨儿的翘臀上一捏,嘴里当然不忘“警告”道:“别,别这样哈,你惹出了我粗暴的感觉!”

    龙馨儿敏感处被捏,双腿下意识地夹~紧,嘴里发出“哦——”的一声,貌似听话地离开了大官人的耳朵,却是娇软无力道:“死淫贼……臭淫贼……”

    辣椒如此反应,完全出乎西门大官人预料,这不是闺房**嘛,孺子可教也!

    西门大官人嘿嘿淫笑道:“你总骂我淫贼,我便淫给你看……”嘴上着,一抬手便探入龙馨儿有些敞开的衣襟,一把按在了一只浑圆挺拔的肉~团上,触手是温软如棉,像是装满了水,一捏一揉都感觉手掌要陷进去似的。

    泼辣如龙馨儿,在西门大官人如此“调教”下,也顿时如绵羊般,嘴里娇~喘呻吟,身子彻底软了下来。

    西门大官人在独孤羽面前压制的情~欲此时被龙馨儿的贴身“勾引”给彻底激发出来,那真犹如火山爆发一般,极其粗暴地将龙馨儿上衣褪去,将一对巍峨挺拔白嫩的双峰展露在空气中,他单手托起她的纤腰,让她靠在自己的臂弯中,脸已埋进上她的胸里,轻轻含住了一粒嫩红的蓓蕾。

    龙馨儿哪遇过如此阵仗,娇躯是颤抖不已,双手是用力抱住西门大官人的头,手指揉~搓着他的头发。

    西门大官人另一手抚摸着辣椒细腻柔润的背项,却是及其老练地渐渐沉入她双腿之间。

    当然,一切动作中,没忘记双脚向床铺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