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四章 梅开二度

第七十四章 梅开二度

    龙馨儿脑子乱糟糟的,眼睛紧紧闭着,不敢睁开来看,呼吸也越发急促起来。

    “哧啦”一声,衣帛破裂之声传来。[..com]

    一将龙馨儿放倒床上,西门大官人已是急不可耐地扯去她身下衣物。

    龙馨儿虽然心有所属,却没做好献身的准备,感觉到下身一凉,本能地发出一声惊叫,随即眼睛微眯,貌似咬牙切齿道:“死淫贼……你好粗……”

    她是想粗鲁来着,却是被长驱直入的西门官人将她的话打断,她一把抓住西门町的手臂,嘴里发出一声凄艳哀婉的痛叫,紧跟着,手臂下意识地抱紧了西门大官人,眼里的泪水也无声地流淌而出,不知是疼痛所致,还是感到了委屈,抑或是“性福”来的太突然。

    西门大官人却是感到一阵骄傲,任何男人都希望被女人肯定不是?

    他仿似得到了龙馨儿的鼓励,嘿嘿一笑,猛地一个大力,百尺“竿”头,更进了一步!

    初经人伦的馨儿妹纸,娇嫩之处哪能受得了如此“撞”,刹那间感觉自己快要被穿透,快要被撕裂,紧紧抱着西门大官人的手猛然用力,尖尖的指甲堪比玄武神剑之利,竟是深深地嵌入了西门大官人结实的背脊之中,而巧合的是,右手的几只指甲正掐入了他后心处的剑伤,一缕殷红的鲜血顺着她的纤纤细指流淌下来,一如身下绽放的梅花般鲜艳夺目。

    “竟敢跟我叫嚣,来啊……来啊……”此时被无数蝌蚪控制大脑的西门大官人自然是没感到丝毫疼痛,他浑身的力气貌似都爆发出来,似乎将辣椒当作了灭门的仇敌,要“置之死地而后快”,嘴里恶狠狠叫道。

    西门大官人一身神力,仿似用之不尽,失了先手的龙馨儿压根就不是对手,她只能紧咬下唇,圆睁双目,使劲掐他,承受着他越来越猛烈的攻击。

    终于,她再也承受不了西门大官人带给她的强烈刺激,双眼变得迷离起来,妩媚起来,浑身也瘫软下来,一双手更是变得毫无力气,只是无意识地在狂乱的床上扯着,抓着,挠着,脑袋偏向一边,嘴里发出一阵阵短促而又越来越密集的呻吟之声。

    意气风发的西门大官人却是不放过她,伸手将她脑袋扳过来,双唇堵上,一根灵舌很是强势地钻入,貌似不仅要吸干她芬芳的津~液,还要将她的心肝脾胃都吸过来。

    上下受敌,龙馨儿在潜意识中盘起一双修长的美腿,紧紧地绞住西门大官人,以阻挡他在下面的杀伐。

    但无疑地,这个动作刺激了西门大官人,他嗓子眼发出一声闷哼,对辣椒的娇躯发动了更为猛烈的攻势。

    刹那之间,辣椒只感到脑中一片空白,双腿缠绕中,娇躯已紧紧贴上西门大官人,喉头更是发出意乱情迷地呻吟。

    西门大官人不管前世,还是今生,都不乏房事临床经验,骁勇善战的他在龙馨儿白嫩娇躯和巍峨双峰的诱惑下,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甚至让浑身软绵绵,几乎麻木的馨儿妹子摆出了一些高难度的极具现代意识理念的姿势。

    而争强好胜的辣椒虽然不怎么放得开,也害羞的紧,却不甘心就此被西门大官人干爬下,她早已不再采取守势,只躺着不动,而是化被动为主动,奋起反击。

    不知过了多久,西门大官人紧紧搂抱着辣椒怒吼起来,一波猛似一波的温热将辣椒冲击的浑身颤栗,而颤栗之后,辣椒却也彻底复苏,她仿似梦醒般长长舒了一口气,美眸中荡涛着极度满足后的潮湿,眉眼之间流出的妩媚似乎要将西门大官人融化,但脸上却是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西门大官人正躺在那里,呼呼喘气,见了龙馨儿的表情,猛地清醒过来,不由得心里一懔,嘶——我竟然……竟然上了辣椒??!!

    但他嘴上却是警告道:“别惹我啊,不然,可别怪我来个梅花二度……”

    “死淫贼,你很能耐嘛……”龙馨儿俏脸上红潮未褪,听了他的话,更是脸似火烧,她咬了咬嘴唇,竟不顾下身疼痛,长腿一分,突然腾身而起,骑在了西门大官人身上,反手间,已将西门官人擒拿住,嘴里阴恻恻道:“都是这根东西惹得祸,待我将它切下来,看你还怎么作恶……”话中,却是感觉到手中原本死鱼一样的滑腻,仿似知道面临了威胁,竟突然间挣扎而起,貌似要逃跑,顿时心肝一颤,吓了一跳,但哪里会让它得逞,连忙手用力,牢牢掌控,顺便拗了拗,让它老实。

    “哦——”

    西门官人虽然是被虐,但被龙馨儿温软的手一握,西门大官人貌似极度舒爽,嘴里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畅吟,竟置西门安危于不顾,猛地一个挺身,已将龙馨儿掀翻,迅速夺回了战略制高,控制了不利局面。

    “啊——”

    龙馨儿嘴里发出一声惊叫,本能地抬手护胸,脸上露出了绵羊突然面对大灰狼时的表情。

    西门大官人一脸邪恶的样子,恶狠狠道:“难道你没看出来么,哥的身体日棒日棒的,能耐的很呐。嘿嘿……我让你别惹我你不听,那咱们再来……”嘴上着,他一双大手已是上下游动起来。

    “不……不要啊——”西门大官人的举动可把龙馨儿吓坏了,她刚才被西门大官人折腾的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呢,哪里还敢再来一次,身体扭啊扭啊,手推啊推啊,是死命地挣扎。

    西门大官人原本只是虚张声势,为自己“竟敢上了辣椒”壮胆,从而掌握话语权,主动权,但龙馨儿这一挣扎,却立时将战力惊人的西门大官人欲~火重新燃,渐渐粗重的呼吸中,一双手的游动也愈发灵活起来。

    别惹我啊——西门大官人这句话不是而已,有着引领辣椒向一个成熟女人迈进的现实意义。

    龙馨儿真的吓坏了,双腿是牢牢地并拢,双手是用力地撑住他,嘴里叫道:“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女人不要就是要,反正你认为我是死淫贼,今天我就彻底当一回死淫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惹我……”

    “我是真的不要……一次就够了……”龙馨儿都快哭了。

    西门大官人看龙馨儿告饶的样子,却是极端快意,决定将辣椒彻底征服。

    “死……淫贼……再……再来我会死的……哦……”

    “哪里会死,那是舒服好吧,再了,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

    还在死命挣扎的龙馨儿在西门大官人的爱抚下,却是越来越没有力气,急促的喘息和细细的呻吟渐渐取代了抗拒声。

    她已是完全明白,在床上,自己绝对不是淫贼的对手,任何反抗都会遭到他无情的镇压,只能在床下找机会了。

    既然反抗无用,何不闭目享受?

    因此,梅开二度正式拉开了战幕。

    *****

    ps:元宵一过,法克也正式上班。。。日忙日忙。。。出差归来送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