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五章 梅花三弄

第七十五章 梅花三弄

    一缕从朝西的窗户中透射进来的明媚阳光刺得西门大官人眯缝了一下眼睛,随即两眼一睁,醒了过来。

    一抬右手,想要遮挡阳光,却是没抬动,扭头一看,辣椒枕着他的臂弯,睡得正香甜。[..com]

    西门大官人轻轻呼出一口气,想起了两场酣畅淋漓大战,不由得嘴角带着笑意,打量了一阵辣椒,见她身体蜷缩在自己怀里,双眉微蹙,红晕的俏脸上,带着一丝痛苦之意,似乎在睡梦之中,也感到害怕。许是感受到了耀眼的阳光,她伸出一只纤纤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鼻子里发出一下轻轻的嗯声。

    西门大官人心中不自禁地升腾起一丝自豪,也有些歉然,嗯,今儿的表现有太猛了,竟让辣椒的第一次怕成这样,可别产生了心理阴影,不行,以后得悠着。唉,看来一个人精力太充沛也不全是好事,会给身边的女人带来痛苦和恐惧啊。

    他右臂又动了动,想要抽出来,龙馨儿却一伸手,牢牢抓住了他的胳膊,一条修长洁白的大腿也往上一抬,压在了西门大官人的腹上,还轻轻咂了咂嘴,继续甜睡。

    西门大官人很无奈,索性侧过身子,将辣椒搂住了,左手顺着她光滑娇嫩的脊背缓缓向下,来到了一个翘挺的弧线端,一道弹力十足的圆弧之上,用力抓了抓。

    龙馨儿像是受到了某种惊吓,身子直往前贴,想要躲避那只不老实的手掌,没想到前面竟有堵截,被一个硬硬的东西住了去路,而这东西还很不老实,直往前钻。她像是梦话般,嘴里喃喃道:“死淫贼……我怕了你了……让我歇一歇……都快被你弄死了……”

    闻听此话,精力过人的西门大官人不由得又爱又怜,虚荣心也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情不自禁将她往怀里抱了抱,凑头过去,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然后一抽胳膊,坐起身来。

    而这一动作,却也是将龙馨儿弄醒了,她两只眼睛眨巴眨巴,慢慢睁了开来,猛地见到眼前出现一个赤着身子的男淫,本能地要发出尖叫,却是嘴一张,一下子警醒过来,连忙伸手捂住嘴巴,随即嘴角,脸上,眼里,都泛出笑意,白花花的娇躯仿似一条蛇般慢慢游上前去。

    西门大官人正拽过一件内衫想要穿上,却突然感到一只纤纤玉手爬上了后背,在那道早已不再流血的剑伤处轻轻触摸着,随即一个轻柔的声音问道:“疼吗?”

    西门大官人身体不由得一直,却是没有回过头来,以一副埋怨的口吻道:“我又不是机器人,能不疼嘛……你也太狠了,独孤羽替我敷过药,是不是又被你挠破了?”

    虽然龙馨儿不明白机器人为何物,但也是理解了他话的意思,顿时恨得牙痒痒的:你怕疼,难道我是木头不怕疼?姑奶奶是第一次唉,都快被你折腾死了!你个死淫贼一贯蛮横,喜欢胡搅蛮缠不讲道理,没想到还如此霸道,竟一不体贴人家……

    这么一想,龙馨儿忍不住手上用力,掐了西门大官人一把:“死淫贼,谁心狠啊?”着,又使劲掐了一把,尖尖的指甲深入背脊。

    西门町倒是有吃痛,但自然是无所谓,张口便接着道:“当然是你心狠,拜托你以后别这么暴力好不好?”

    龙馨儿这个恨那,尖尖的指甲再次掐进肉里。

    “哟呵,看来你精神头蛮足呀,咱们是不是再来个梅花三弄啊?”西门大官人嘿嘿淫笑着回转身来,恫吓道。

    “啊?”

    龙馨儿惊叫一声,像是受到惊吓的鹿,赶紧一把推开西门町,紧贴着床头,曲起双膝,双手紧抱膝盖,咬着嘴唇,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楚楚可怜。

    龙女侠今儿可是彻底领教了西门少主的厉害,到现在还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被淫贼捣碎似的,身子酥软无力的紧。

    西门大官人得意地一笑,也不穿衣服了,侧过身子,一伸手,强行将辣椒拉进怀中。

    “不要啊……不要啊……”辣椒绝对是吓得不轻,从她拼命地挣扎就可以看出来。

    俗话的好,真正的男人要不断想办法,尽快拿下;而真正的女人要不断挣扎,离开魔爪。

    “乖一,别扭了,再扭来扭去的,真的又要来了!”

    这一句威胁果然凑效,辣椒蜷缩在他怀里,真的一动也不敢动了,变得是温顺异常。

    西门大官人低下头吻了吻她秀发,柔声道:“先前我不知轻重,的确做的有过份,以后绝对不会了,你……还好吧?”

    龙馨儿终于感到心里一甜,稍稍仰起头,从西门大官人灼热的眼神中捕捉到一股毫不掩饰的疼爱,不自禁地双手伸出,圈住了西门大官人的腰身,盯着他的双眼,不答反问道:“死淫贼,你是不是早就想对我……对我这样啦?”

    呃……YY而已,可没动过真念头……

    西门大官人汗了一下,却是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蛋,一副痴迷的样子了头道:“嗯,第一次见你就被你迷住了,不然的话,我才不会舍身为你吸毒,你当我傻啊。”反正辣椒已是我的女人,哄她开开心,也是应该的。

    “你就是傻……”辣椒听了,果然是开心的很,嘴角不禁漾起一抹甜甜的笑意,双臂一紧,将一张俏脸贴在了西门大官人胸口。

    本来龙女侠最烦男人身上的汗味儿,可此刻西门少主的汗味儿裹着他特有的,也是特别浓厚的阳刚之气,直灌入她口鼻之中,令她晕陶陶的,竟有一种不出的舒服感觉,她闭上双眼,也不话了,干脆听起了西门大官人的心跳声。

    “咳咳……要不你再躺会儿,我得先起来,万一有人来找我,推门而入看到我们这样,那可就难堪了。”感觉到西门官人的蠢蠢欲动,西门大官人还是知道分寸滴,轻咳两声提醒道。

    没想到龙馨儿动也没动,双臂还紧了紧,闭着眼睛撇撇嘴,很是不以为意道:“看到就看到,有何难堪的,反正你以后是我的人了,还怕让人知道啊?”

    我擦,不愧是辣椒,这也忒彪悍了!

    西门大官人顿时满脑袋黑线,嘿嘿干笑两声道:“你既然不怕,我当然更不怕,不过,看样子已是下午光景,难道你不饿么?我起来给你弄吃的去。”

    早餐没吃,午饭当然也没吃,饿着肚子激战两场,龙馨儿不饿才怪了。

    一听西门大官人这么,龙馨儿很是不舍地松开手,钻进被子,露出一个脑袋,甜甜一笑道:“我要吃炸酱面,记得多放辣椒哈。”

    西门町呵呵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爬将起来,穿好衣衫,整理那件染满了血迹的长袍时,掏出了那封信,心里合计了一下,便揣入怀中。

    他出门后回手将门带上,抬脚往前厅而去,没走几步,却是看到阳光男费宇清急急忙忙迎面而来,便站住了身形。

    *******

    Ps:看到题目便兴奋起来的筒靴,自个找墙角旮旯面壁去。。。法克啥也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