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六章 她在我房里躺着呢

第七十六章 她在我房里躺着呢

    朱由橏接连两天来威龙镖局“探望”柳如如都碰壁,感觉有事出反常,也是心里愤愤,今儿便再次造访:一群江湖屑,竟敢三番两次阻挡本王,我倒要看看你们出什么幺蛾子。

    目前在威龙镖局,他唯一忌惮的只有**神尼,只因她的身份太特殊,柳如如的师傅。即便对西门町,也只是心存拉拢,好为自己的谋反增加成功的砝码而已,真要是翻脸,他还真不怕西门大官人,一个江湖人而已,还敢对本王如何?[..com]

    此时已是下午时分,但威龙镖局里却特别冷清,貌似大伙儿还在午睡。

    可不么,西门大官人跟辣椒的确在睡觉,独孤羽也在休息,叶筱轩还在照顾着陈圆圆,而梅、菊和**神尼三人更是轮番伺候着已经清醒过来,却也是狂泻开始的公主殿下,至于清瘦不少的于文凤虽然渐渐振作起来,但却是故意躲着很是黏糊的费宇清,将自己关在了房里假寐,整个镖局里,只剩下一个手脚利索、能接待访客的闲人费宇清。

    而阻挡朱由橏进后院,前几次都是辣椒首当其冲,但今天辣椒却在西门大官人房内接受从女孩变女人的洗礼,如此重担便落在了费宇清身上。

    虽然费宇清名列龙凤榜第三名的位置,在江湖上名气不,但昆仑派早已在江湖没落,他也只是少掌门而已,在朱由橏眼里,就是一个等闲的屁民,哪里会放在眼里。

    不过,朱由橏还是很注意礼貌的,没有往内院硬闯,让费宇清难堪,而是脸上挂着招牌式的微笑道:“费少侠,我有要事求见**神尼,麻烦你在前带路。”

    语气中,特别强调了“要事”两个字,并且,不是让他“通报”,而是“带路”,既明自己这“要事”很急,耽误不得,又直截了当,不给费宇清找理由阻拦自己进内院的机会。

    “呃……这个……七王爷,不是我不带您去,只是……只是神尼早已吩咐,这几日谁也不见……”费宇清对这个七王爷的确是敬畏的很,丝毫也不敢得罪,听朱由橏这么,神色很是尴尬,支支吾吾着,突然想到什么,赶紧道:“对了,七王爷,您不是要见西门少主么,他现在就在房内,我这就叫他出来,可以让他带您去见神尼前辈。”他自然是想到将这个得罪人的活踢给西门町,话一完,也不等朱由橏答应,朝他一拱手,便急急往后院而来。

    “西门少主——”一见西门町,费玉清连忙招呼道,脚下更是不自禁地施展了穿云步,快步到了西门町身前,微一拱手道:“七王爷又来了镖局,要见你,他正在前厅等候,不知少主你的意思是……”虽然脸上带着询问之色,但身子却是一闪,让开了路。

    西门町自然是不知道他耍滑头,还真以为朱由橏来找自己,想到要帮独孤羽取回《医经》,正要找他呢,便了头,当先举步往前厅走去。

    当然,西门大官人作为准驸马,并且知道朱由橏包藏祸心,图谋不轨,自然是不把他看在眼里的,狗屁的七王爷,你装模作样那一套,也就蒙蒙朱慈烺这种蠢货。你跟我套近乎,想干什么?别以为老子不知道。麻痹的,你知道我是谁?我会帮你对付老丈人?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哼哼,如如遭人暗算,如果真是你在背后下黑手,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由橏兄,几天没见怪想你的,我这儿正考虑登门去拜访呢,没想到你倒先来了……哈哈……”到了前厅,一见朱由橏,西门大官人便笑嘻嘻地迎了上去。

    而朱由橏见到他,也是一脸惊喜的样子,迎上来双手握住,微笑道:“呵呵,愚兄也正是这般心思……”着,上下打量了西门町两眼,一副关爱的神情道:“兄弟,你好像廋了,气色也不是很好,看来这些日子你太辛苦了……”

    “是么?”西门町趁机抽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还真被你对了,这几天的确够累的,也没休息好,今儿又饿着肚子大干了两场,气色好才怪了。

    “唉——威龙镖局出了这档子事,真是让人痛心……对了,宇文镖主他们的伤势现在如何了?”

    “都已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要想恢复,还需要很长时间……哎,我们别站着了,还是坐下话……”

    “我就不坐了……”朱由橏摆了摆手道,“我今天过来一是看看你,另外,我受人之托,需要拜见**神尼,了解一下柳姑娘的近况……”着,朝站在一旁的费宇清看了一眼,上前一步,状似神秘地在西门町耳边声道:“兄弟,你知道柳姑娘的真实身份吧?”话中,眼睛的余光却是看着西门町的反应。

    他很怀疑西门町跟柳如如有一腿,现在柳如如公主的身份没有公开,他这么问,当然是刺探一下西门町跟柳如如关系究竟如何,也好早做打算。如果西门町知道柳如如是公主,两人关系肯定不一般,那么拉拢西门町便会改为除掉西门町。

    靠,你受人之托?怕是打着朱由检的招牌吧?

    西门町哪里听不出他问话的意图,装着一愣,偏头看着朱由橏诧异道:“真实身份?她不就是神尼的徒弟么?”

    朱由橏脸上挂着微笑,盯着西门町看了一会儿,实在看不出他是真不知还是装的不知道,便笑道:“算了,当我没问,你最好也不要知道……”着,一伸手拉着西门町胳膊,一副着急的样子道:“走,我们这便去后院拜见神尼,所托之人还等着我回话,愚兄可是不敢耽搁。”

    西门町站着没动,笑嘻嘻道:“呵呵……你想了解柳姑娘近况何必惊扰**神尼,弟我也知道……”着,反而拉着朱由橏的胳膊往大厅外走去,“走,弟这几日的确忙得很,今儿还没吃饭呢,咱们找个地方喝两盅,再好好聊聊……”

    朱由橏当然不愿意这样就被西门町忽悠走,挣扎道:“哎,兄弟你先放手,我既然来了,还是拜见一下神尼,怎可来了就走,太失礼了,再我受人之托,得亲眼看看柳姑娘究竟如何了,也不能光听一面之词……”

    “神尼乃是化外之人,不在乎这些繁文缛节,由橏兄不必在意。至于柳姑娘的病情,我这儿的信息绝对是最新最真,难道由橏兄还不相信我?”西门町却是根本不作理会,一副哥俩好的样子,竟是搂着他的肩膀,完全是强迫性地往外走。

    西门大官人如此耍无赖,朱由橏还真是没辙。

    而费宇清在一旁看的不由得不服,也是嫉恨不已,这子还真是走了狗屎运,竟然能跟当朝唯一的王爷称兄道弟,怪不得宇文镖主要将凤儿许配给他,这是看中了七王爷的权势啊。哼,现在威龙镖局遭此劫难,靠上七王爷也没啥用,再了,这子不就是功夫还可以,还有哪好?长得没我帅,人品也差劲,用辣椒的话,就是一个淫贼……我就不信了,凭我对凤儿的一片痴情,还能输给他?!

    西门大官人自然不知道费宇清想什么,到了大厅外,突然想起一事,回头朝他头道:“费少侠,龙女侠想吃炸酱面,麻烦你通知厨房做一下,记得多放辣椒,做好了让人直接送我房里,她在我那儿躺着呢。”完,也不管费宇清讶异的表情,搂着朱由橏就向大门外走去。

    既然辣椒不在乎别人看到她和西门大官人苟且的样子,西门大官人还有啥顾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