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七十九章 脚底抹油先

第七十九章 脚底抹油先

    “林教主,别来无恙?”

    西门町没走几步,已看到林莫夫从一家当铺门前一座高大的石狮子身后露出了身形,他不动神色,慢慢踱了过去,眼中露出一股意外的惊喜。

    林莫夫先向周围看了看,随即朝西门町唯一拱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托少主福,老朽还没死。”话一完,便又恢复了一脸苦逼的神色。[..com]

    “呵呵,林教主这是刚到京城不久?”

    “正是……”林莫夫略一停顿,接着道:“老朽是跟踪那魔女而来。”

    “魔女?”西门町一愣,很快明白过来,眼中一亮道:“恶魔崖的秦婉?她到了京城?”妈妈滴,老子正愁找不到你咧。

    林莫夫了下头,道:“西门少主,或许你也猜到,老朽跟踪魔女,正是为了木玲珑,但魔女跟疯魔同行,也是老朽无能,却是一直未能得手,这次能在京城遇到少主,实在是太好了,还希望西门少主能助我一臂之力,如能收回木玲珑,我神农教上下将感激不尽,但有所命,万死不辞!”着,林莫夫脸上已是一片毅然决然的神色。

    呃……木玲珑在我怀里揣着呢,你跟踪魔女有个屁用,即便你再有能,还能让她再变一个出来?

    当然,林莫夫的话让西门大官人很受感动,也很同情他,但西门大官人要用木玲珑去换玉观音,却是不能脑子一热,现在就掏出来交给神农教这位大BOSS。不过,人家林老板都这么了,他又对恶魔崖巨没有好感,甚至怀疑恶魔崖也参与了玄武庄灭门案,这个忙还是要帮的。

    西门大官人沈吟了半秒钟,脸色一正道:“林教主言重,咱们同为武林一脉,西门町义不容辞……”话锋一转,紧跟着问道:“他们在何处落脚?”

    听西门町答应相助,林莫夫脸上一喜,但西门町这一问,却是让林莫夫又露出了一脸的愁苦,很是无奈道:“没想到恶魔崖竟是与官场交好,魔女二人都进了一处官家的府邸,而出来迎接的却是色魔和两大凶魔,我已打听清楚,那是宣抚使王轩的都尉府,外面有官兵守卫,里面显然也设有警戒,若想进去,难啊……”

    西门町还不知道王轩是谁,听了之后若有所思道:“唔……他们不可能缩在里面一辈子,总有出门的时候……”到这儿,抬眼看到来往的行人,笑了笑道:“林教主,这里不是谈话之地,前面就是威龙镖局,要不我们移步……”

    林莫夫却是摇头打断道:“威龙镖局遭逢大难,江湖上早已传的沸沸扬扬,听金陵福林镖局的人近日便到,老朽还是不去滋扰为好,并且……并且老朽退隐江湖多年,也不喜与人接触……”言下之意,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行踪,另外,老婆在婚礼上公开背叛,赤果果的打脸啊,这要是碰上熟人,丢人呐。

    老林可是很爱面子的。

    他一张老脸也是露出一丝尴尬,忽地想起什么,神色一凝道:“对了,魔女几人进去不久,那都尉府却是行色匆匆出来几人,领头的竟然是明月堡的二当家,柳宗亭,明月堡少堡主柳怀亮也在其中。老朽便是跟踪他们才到了那市井之地,但他们在那里的一家客栈取了行李和马匹后,很快便离开了……”林莫夫到这儿,犹豫了一下,但看了西门町一眼后,却是果断道:“西门少主,我很怀疑明月堡与恶魔崖暗中勾结,欲对江湖不利,希望少主能引起警觉。”

    西门町却是不以为然,随口问道:“林教主如此肯定?”

    “实不相瞒,老朽对明月堡堡主柳宗函其人殊无好感,此人城府极深,野心极大,表面上广交四海,义薄云天,一副大善人的面孔,但在暗中却是拉拢收买江湖同道,而拉拢收买不成,便会无情地打压,是个十足的伪君子!”

    柳宗函竟是这样的人?没看出啦啊,看你咬牙切齿的样子,难道神农教被明月堡打压过??

    西门町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之色,脸上却是笑嘻嘻道:“呵呵,林教主对柳堡主怨念颇深啊。”

    林莫夫苦笑两声,一脸恨意道:“江湖传言,我神农教退身江湖,是因为老朽婚变之事,但神农教历代先祖打下的数百年基业,岂能因为一个女人而放弃?这正是拜明月堡,拜柳宗函所赐!”

    哦?难道还有内幕?

    西门町一愣,还没等他八卦,却听到林莫夫叹息一声,接着道:“唉,老朽当日也是年轻气盛,对子郁非怨恨的紧,更是识人不清,才中了柳宗函的挑拨之计,逼死了上清教百年一遇的习武奇才,子郁非最,也是最亲的师弟秦士煌……而子郁非更毅然斩断情丝,迎娶云南百毒门女子叶子楣,以表心迹……此事之后,老朽……老朽哪里……哪里还有颜面行走江湖……”到后面,林莫夫已是满脸的羞愧,眼中竟隐隐泛出泪光。

    嗯……林莫夫当是个性情中人,没必要在我面前恶意中伤柳宗函,难道……柳宗函真是个道貌岸然的魂淡?!对申九道杀人灭口就是他干得?!他也参与了玄武庄灭门案?!……我草,看来很有可能啊,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他能生出柳怀亮这个坏种,自己还能是什么好鸟?!

    觉得玄武庄灭门案有了重大的进展,西门町不由得精神一振,对林莫夫的好感陡然又加深不少,便上前一步,伸手想要拍一下老林,以示安慰,却是把老林吓了一跳,嘴里了句“心——”连忙后退一步,避开了西门大官人嫩爪:“老朽身有毒蛇,别误伤了少主……”话没完,嘴里忽然发出一声惊噫,抬头看向西门町,眼中露出一股诧异之色,身子却又往后退了一步。

    西门町一开始被老林的举动搞得有不明所以,但很快反应过来,哦——差忘了老林头有毒蛇傍身,貌似连疯魔也不敢近身,忌惮的很……不过,木玲珑就在我怀里揣着,天下间,还有毒蛇敢咬我?呃……老林头这副样子,难道是发现了什么?我擦,他要是知道木玲珑就在我这儿,我还跟他装模作样,他娘的就太不够意思了……

    “奇怪,二黑、花它们为何焦躁不安直往我身后乱钻?难道西门少主身上也藏有木玲珑之类的毒虫相克之物?”西门大官人正想着,却听到林莫夫像是自言自语道。

    西门大官人很是心虚,决定脚底抹油,赶紧先撤。

    他轻咳两声,一脸正色道:“林教主,我还有事在身,不得不先走一步。我目前都在威龙镖局落脚,如果你有需要,只要招呼一声,我西门町一定鼎力相助!”完,朝林莫夫一拱手,转身便向威龙镖局大步而去。

    西门町走的如此突然,也很是仓促,让林莫夫盯着他的背影好半天才回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