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章 熬粥

第八十章 熬粥

    夜半,威龙镖局。

    一间有暖墙,有地龙,房间四角还了四个火盆的房间内,一个穿着寝装的妙龄女子正斜躺在床上,身上竟是盖了两三床锦被。

    现在还没入冬,屋里如此阵势,将这女子一张俏脸烘烤的一片潮红,鼻尖额头也是渗出细细的汗珠,她显然也受不住热,半个身子和一双玉臂都是露在被外。而她胸前水红色绣鸳鸯的胸围子,将那饱满的酥胸裹的愈显耸挺,也将酥胸两侧白花花,粉嫩嫩的肉勒挤的满溢而出,更是夺人眼球。[..com]

    在她的床头、床位和床前两张锦凳上,却是分坐着另外四个妙龄女子,正你一言我一语,着什么。

    “……只是受了风寒,我已经喝了一副药,很快会好的。”话者正是独孤羽,竟然是病卧在床。

    她千里迢迢而来,不顾车马劳顿,便开始加班加干活,今日凌晨又陪西门大官人去验尸,连惊带吓,更被西门淫贼撩拨骚扰,她原本就躏弱的身子,哪里还能扛得住?

    纵然她是医仙,也会很快病倒。

    坐在床头的宇文凤一脸忧色道:“独孤谷主,所谓医者不能自医,千万不能大意……”着,伸手将锦被帮独孤羽往上拉了拉,又举帕为她轻轻拭去额头的汗水。

    宇文凤经逢大难,此时坐在床头,看起来虽然还蛮精神,但形容憔悴,貌似廋了十几斤,还真是惹人怜惜。

    “嗯,凤姐的没错,羽儿姐姐,你身子本来就弱,还是心一些,把被子盖好。”却是背靠床尾而坐的龙馨儿了道。她双眉微蹙,眼神迷离,仿似雾蒙蒙一片,嫩白的脸蛋上有一抹红晕,仿似还沉醉在西门大官人与她合奏的战歌中。不过,她的气色看起来贼好,除了美美地补了一觉,又吃了碗炸酱面的原因外,西门大官人的两次灌溉也功不可没。

    “我没事的,谢谢你们……”独孤羽着,却是固执地将双臂伸展在外,甚至偷偷地将两只脚探了出来。

    她自己的病自己清楚,没啥大不了的,刚才喝了药,发了一身汗,再在被子里捂着,没病也要捂出病,但对别人的关心,她也不好多,关键是自己掀开被子的力气也没有,只好做些动作了。

    “独孤姑娘,你饿了没?要不我现在去厨房把熬的粥端过来?”这时端坐床前,一直很少话的陈圆圆插话道。

    “不用了……已经很晚了,你们还是回去休息……”独孤羽话没完,她的肚子却咕噜噜一下,发出抗议声,声音还蛮大,她只好不好意思地闭上嘴。

    “圆圆姐,还是我去吧,你身子也刚好……”却是坐在她身侧的叶筱轩站起身道。

    “这里是我家,怎好劳驾你们?你们都回去休息吧,由我照顾独孤谷主就可以了……”宇文凤着,已很快起身,开门走了出去。

    她争着跑出来,却是忘了将那件红色的皮裘外套披上,只穿了一身单薄的襦裙,这一下从暖烘烘的屋里到了屋外,身子不由自主地便打了个寒颤。

    她也不回去拿外套了,而是将襦裙紧了紧,深吸一口气,便一溜跑着向前院的厨房跑去。

    绕过一个凉亭,穿过几个花坛,有气喘地跑到厨房门口,刚要推门而入,厨房门却是突然从里面被人推开了。

    这冷不丁看到对面站个人,不管是门内还是门外,两人都“啊——”地发出一声惊叫。

    当然,宇文凤的惊叫声大一,也尖锐的很,门内人的惊叫只是轻轻一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他是个男淫,是个胆子很大的男淫,是进来偷嘴吃的西门大官人。

    西门大官人下午四多才消灭两盘饺子,晚饭哪里还用吃?

    他回威龙镖局后,直接便回了自己房间,辣椒早已不在房内,因为心里合计着林莫夫的话,暗自决定,今晚就到那什么都尉府探一探,便关了门,静心打坐,希望尽快恢复功力。

    时间一晃,已是月挂半空,西门大官人的功力也是恢复了七七八八,而这个时候,他的肚子及时报警,需要进餐了。

    一直没人来打扰,他也不想去惊扰别人,便自己鬼鬼祟祟地溜进了厨房。

    让他又意外又高兴的是,厨房里竟然还熬着一碗香喷喷的八宝粥,他哪里还想那么多,将半碟咸菜倒进去,搅巴搅巴,三口两口就消灭了。

    他还没吃饱,又找到两冷馒头,还没开吃,却是听到有人向厨房而来,他以为是八宝粥的主人来了,虽然是镖局里的某个熟人,但偷吃别人的东西,也是不好意思,连忙吹熄了蜡烛,就要闪人。却是没想到宇文凤一路热身,跑得极快,他一开门,正好面对面。

    被谁撞见,西门大官人也不愿意被宇文凤撞见,他一见之下,立时呆住了,神色尴尬之极,竟是堵在门口忘了话。

    而宇文凤也好不到哪儿去,她更怕跟西门町见面,还是在静夜里,月光下,两个人,面对面。她做梦也没想到,西门大官人在这时候会出现在厨房,不然的话,打死她也不来拿粥。

    她也是呆呆地看着西门町,仿似不相信眼前所见是真的,但她的脸上却是不由自主地爬上了一抹红晕,心跳也越来越快。

    还是西门大官人脸皮厚,当先反应过来:“咳咳……原来是宇文姑娘,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宇文凤还是处于发呆状态。

    奶奶滴,看来你比我还不好意思啊,嘿嘿……晚上贪吃,被我抓住了吧?

    西门町不禁将腰杆挺直了,重重地咳嗽两下,见宇文凤猛地一激灵,貌似警醒过来,便很是淡定道:“宇文姑娘,我没吃晚饭,过来找吃的……”着,把手里的两只馒头亮了亮,“怎么?你晚上也没吃么?”

    正在这时,一阵秋夜的寒风吹过,宇文凤身子不由得一颤,而她的襦群和长发在风中飞舞,这一瞬间,竟是让西门大官人怜惜之心大起,几乎是条件反射般脱下了自己的夹袄,抬手就披在了她身上:这丫头看来真是饿坏了,穿这么少就跑出来……

    夹袄加身,宇文凤仿似没感到温暖,身子竟然又是一颤,紧跟着后退半步,拉开了与西门大官人的距离,貌似要与他划清界限,而她大为清减的俏脸上有一种悲喜难明的神情,像是在害怕,又像是幽怨,更仿佛充满了一种不能自拔的矛盾。

    呃……你这是干什么?搞的像是我遗弃你似的……

    西门大官人不由得暗自苦笑两声,决定闭嘴,倒要看看宇文凤想干嘛。

    但他嘴闭上了,眼睛却是瞪的溜圆,一眨不眨地看着宇文凤。

    如是看了有一分钟,宇文凤终于警醒过来,她连忙扭过头,更是用手捂住了脸,像是一个失了贞的寡妇,正在遭受世人讥讽的目光。

    我擦,你还越来越过份了啊……嗯?难道我真把她喀嚓过,又失忆了?还是她得了臆想症?

    西门大官人汗了一下,绞尽脑汁想了片刻,觉得失忆的可能性为极,多半还是她的问题。

    他觉得有必要提醒提醒她,便再次咳嗽两声,轻语道:“宇文姑娘,你没事吧?看你这样子,像是操劳过度,得多休息……”

    “唔……谢谢西门少主关心……我……没事……”宇文凤终于开了口,但声音苦涩的像是浸过了黄莲水。

    “哦,那就好……对了,厨房里熬的那碗粥被我吃了,不好意思啊,我实在是太饿了……这样吧,如果你不嫌我手笨,我帮你重新熬过……”这个时候,西门大官人也是彻底淡定下来,倒是不好意思闪人了,决定坦白从宽。

    堂堂的玄武庄少主还会干熬粥这种下人粗人女人干的活?

    宇文凤一听这话,对前半句没感到意外,却是对后半句话倍感震惊,想也没想,张口便道:“你……你会熬粥?”

    “当然,不是我自夸,我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烹,炒,煎,炸,样样拿手,熬粥自然是菜一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