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二章 足底按摩

第八十二章 足底按摩

    前世里,西门大官人是个刚正不阿的大律师,但他却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恋足癖!

    西门大官人角的,一个女银美不美,脸蛋身材固然重要,但最主要的必须有一双好看的脚脚。不然的话,脸蛋再漂亮,身材再SEX,如果长了一双大脚板,簸箕脚,或是平底锅,那绝对算不上是个美女,甚至因为这双脚脚让人对她提不起任何性趣。[..com]

    他这个恋足的嗜好自然不足为外人道,也辛亏他老婆大人(这当然也是他择偶的刚性条件之一)的一双脚脚完全可以满足这个特殊的爱好,倒没有暗地里四处踅摸芊弓玉足。

    而他为了尽可能延长把玩老婆脚脚的时间,又不能让老婆大人骂他变态,西门大官人遍访名师,痛下苦功,在暗中竟是练就了一手足底按摩的绝活。

    医者有云,足部是人体的微缩体,是人体的第二心脏,完整地联系着五脏六腑,足部按摩既可以调理人体机能,又可以治疗各个脏腑器官的生理病变。

    so,老婆大人洗脚的活,便被西门大官人承包下来了,也成了他每日必修的课程之一。

    Tooso,老婆大人感觉异常的舒服,自然也是伸出一双美足任其摆布,直到他累的手抽筋。

    前文有言,西门大官人看到霓裳老婆的一双脚脚,差当场石化,恨不得躺下来,让霓裳妹纸的那双脚脚踩死自己。但当时轻舞霓裳还穿着鞋,西门大官人未能一窥全貌,也没有将他穿越而来被压抑尘封的恋足喜好充分激发出来。

    但现在……这厮是真的石化了。

    独孤羽肌肤细腻洁白,宛如羊脂玉一般,那一双玉足宛如洁净的白莲花,一只只匀称的白嫩足趾恰如并肩开放的花瓣,足背上细腻的肌肤,都若隐若现的筋络纤毫,柔嫩的脚趾勾起来,构成一道美丽的弧线,柔润异常的脚底,莹润红润,惹人轻怜惜爱,隐约露出淡白色的半月,圆柔的趾肚象五只蜷缩的兔,似慌似喜,含羞带俏,仔细修剪过的趾甲是天然的淡粉色,在烛光下弥漫出柔和诱人的光泽。

    足弓纤美,与她裸露在外的雪白迷人,圆润晶莹,曲线柔美的腿组合在一起,形成一道妙不可言的弧线。

    哦卖糕的——介可要了俺的老命喽,羽妹子这还是一双脚脚么?完全是上苍赐予人间的一对精美的艺术品啊!前世里老婆大人那一双堪称完美的玉足起码要被她甩出去N条街也不止……

    独孤羽自然是看到西门大官人盯着自己的两脚不放,古时的女子,那可是比看了她的咪咪还要严重的事,一时间不仅仅是俏脸上红的厉害,连那脚指头也渐渐红晕起来,浑身上下更是羞急的没了力气,颤巍巍道:“你……看……看……什么……还不快……出……出去?”

    让我出去?这不是开国际玩笑么……舍得一身剐,哥也要摸一摸……

    西门大官人神色无比庄重,缓缓伸手,在羽妹纸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的时候,他居然,居然轻轻握住了独孤羽的一只脚脚。

    独孤羽娇躯一颤,嘤咛一声,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往头上涌去,差晕过去,正要咬破舌头,激发身体最后的潜能,怒斥他无礼,却突然感到有一股柔和,清凉的内力从自己的涌泉穴注入经脉,顿时感到浑身舒泰无比,随即听到西门大官人语气诚恳道:“正所谓百病从寒起,寒从脚下生,人之足犹如树之根,足部关系着全身的健康,你受了风寒,当可以通过足部的穴位按摩为你驱风辟邪,为你身体的寒热降温。”

    独孤羽身为医仙,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却是没想到西门大官人竟然还懂这个,并且,貌似西门大官人足底穴位按摩的手法很是独特,也很高明,不禁内心惊诧,倒暂时忘却了内心的羞怯,忍不住轻语道:“你……你真……真懂这足部按穴之法?”

    西门大官人一手握着独孤羽的脚腕处,只感觉柔腻异常,一手握着她软白红润,犹如松棉香枕的脚掌,只让他是暗爽到内伤不治,但他的脸上却是拿捏出一本正经的表情,轻轻头道:“足底按摩对人体机能可以起到双向调解的作用,虚者能补,实者能泻,寒者能温,热者能清,积者能散,坚者能软,损之有余,补之不足,疏通经脉,通利关节。我也是在一个偶然机会学到的……”他嘴上着,曲起食指,用指节在一个穴位稍稍用力一摁,独孤羽便感觉腰间一酸,西门大官人神色淡淡道:“这是肾脏反射区。”着,指节移位,又摁了下去,独孤羽的肚子顿时发出咕噜噜的叫声,西门大官人微笑道:“这是腹腔神经区,看来你真是饿了……”

    西门大官人眼睛扫到独孤羽伸在被外的两条**,白皙,丰润,光洁,细腻,不由得心里一荡,嘴角也扯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意,他的手指再次下移,轻轻按了下去。

    独孤羽忽然产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她下意识地想要夹~紧双腿,可她却是没有力气,那感觉便如涨潮一般,从足底开始迅速向全身漫去,独孤羽竭力控制着这种奇怪的感觉,她的双腿肌肉变得僵硬起来,娇躯也不由自主地发出轻颤,一张俏脸羞红的彷如一块红布,用尽全身的力气斥道:“你……你……放开!”

    西门大官人移开了手指,当然是不会放开,淡淡一笑道:“我只是为了证明,我足底按摩的本事还是可以的,你大可以放心让我为你驱寒。”

    独孤羽早已是霞飞双颊,羞得不敢睁开眼看他,黑长的睫毛低垂,却是颤抖不已,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轰他出去,还是让他为自己治病。

    西门町看她这副样子,也不敢再逗弄她,连忙敛神静气,强压住心头澎湃的旖念,平伸三指,压在了独孤羽足底。随着一股内力缓缓输入,三根手指也由轻到重,从表及里,开始均匀,柔和地按摩起来。

    但如此一个美足在手,西门大官人真恨不得含在嘴里,不过,从长远计,他岂能,又怎敢轻举妄动?

    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只有一边按摩,一边没话找话道:“对了,我今天见到你师兄朱由橏,跟他提起了医经之事。”

    开始,独孤羽内心还在挣扎,但没到一分钟,便感觉战胜了理智,彻底抛开了男女授受不亲,还是被摸脚脚的羞耻心,任由西门大官人对自己的脚揉,按,捏,压,摁……甚至还有摸,随便他了。

    此时听了西门町的话,她眼睛微微张开,看着西门町,嘴里含含糊糊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