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三章 你好无耻

第八十三章 你好无耻

    西门大官人脑子里充斥着独孤羽那一对凝脂玉酥,让他是心驰神摇,辗转反侧,直到凌晨时分,方和衣仰躺,迷迷糊糊睡去。

    此时日头早已晒到屁股,西门大官人还在房里呼呼大睡,门外却是传来两个女子低低的交谈声。[..com]

    “……昨晚公子不知又去哪里奔忙,连衣服和鞋也没脱呢,我们还是不要吵醒他,让他继续睡吧。”正是筱轩妹纸的声音。

    “嗯……这样吧,轩妹你在这儿守着,我去厨房拿些吃的,一会儿等公子醒了,便在屋里用膳,也省的公子再去厅里。”却是陈大美人话。

    二人都是性格柔顺,娴静沉稳,不像龙馨儿咋咋呼呼,风风火火,倒很是相投,经过几日的接触,已是情同姐妹。

    “公子醒来还要洗漱,我还是跟姐姐同去,打些水过来……”

    “嗯,也好。”

    二人悄然离开,好让西门大官人睡到自然醒,却是前脚刚走,便从暗处闪出一个貌似夹着腿走路的妞,准备惊扰西门大官人的秋梦。

    这妞自然是龙馨儿了。

    她昨天在西门大官人的引领下,告别了少女时代,终于夙愿得尝,心里甜蜜的要死,西门町离开后,她赖在床上,还等着让淫贼喂她呢,却不料等来的是女仆叫门声,貌似还有费宇清的话声。她虽然嘴上不怕被人撞破好事,但别人真的叫上门来,还是让她慌了心神,忍住强忍住下体的疼痛(少不了又怨恨西门大官人的粗鲁),急急忙忙起身,要是被他们看到自己躺在淫贼床上,干脆一剑抹脖子算了……

    龙馨儿很有表演天赋,掩饰的极好,脸上显露出一个没休息好精神恍惚下误入他人,还是自己极端讨厌的淫贼房间打坐练功的悔恨+厌恶的表情,更是难得地对费宇清巧笑嫣然,充分展示了其淑女的一面,让阳光男孩费宇清盯着她双峰,差失态。

    当然,她没打听西门大官人的去向,甚至到晚饭后,也没跟任何人提及西门大官人此人。

    但她从独孤羽房间回去后,一下把自己放倒在床上,也没脱衣衫,却是抱着枕头开始孤枕难眠了。

    她满脑子都是西门大官人:淫贼贼究竟干嘛去了,竟然一去不回,该死的,差让我出糗……难道是躲着自己,准备赖账?!哼哼,你敢吃干抹净,姑奶奶非宰了……不,非阉了你不可……

    当然,辣椒想的最多的还是两场酣畅淋漓的缠绵,让她是脸红心跳,鼻息咻咻。她的鼻子也很灵,嗅到衣袖上还残留着西门大官人淡淡的体味,便像个欲求不满的怨妇似的,举起衣袖,将脸贴在那里努力嗅着,轻声叫道:“臭淫贼……死淫贼……”一只手竟是伸进怀里,学着今日西门大官人那般爱抚,摸捏着自己的大白兔,却总觉得不是味,没有淫贼抓摸得有趣,便幽幽叹息一声,脑子里又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也是临近凌晨时分,才抱着枕头睡去。而她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正跟西门大官人缠绵,师傅突然闯入,二话没,挥剑便将西门官人割掉了,顿时将她从梦中惊醒,是再也睡不着。

    她早早地便起身,练了会儿剑,但心里患得患失,想东想西,哪里能够静心?

    洗漱一番后,又心神不宁地吃了早餐,已是日上三竿,却始终不见西门大官人露面,心里空唠唠的,感觉很是烦躁。

    终于按耐不住,便装着闲逛,在西门大官人房前来来去去转悠了好几回,看左右无人,便要上前推门而入,看看淫贼究竟在不在屋里,却听到有人向这边走来,立马像偷情被人抓住一样,转身就跑,动作之灵敏快捷,如让定性师太看到,肯定是老怀大敞:馨儿的武功进步不啊。

    当然,她也没跑远,而是躲在暗处偷看。

    正是陈圆圆和叶筱轩联袂而来,轻轻敲门,心地将门推开一条缝往里看了看,又关上门,了几句后,便双双离去……

    龙馨儿在暗处看着,也是听到了二人谈话,对她们如此体贴西门大官人当即表示很受启发,怪不得淫贼对她们那么好,我难道不会么?现在她们一个取食物,一个去打水,自己完全可以伺候淫贼穿衣嘛。

    她现身而出后,却是又犹豫起来,觉得这样做太丢面子,凭什么啊,老娘的清白女儿身给了他,该淫贼来伺候我才是……

    龙馨儿站在门前,手抬起又放下,放下又抬起,很是纠结,忽然想到陈圆圆她们很快要回来,便一咬牙推门而入。

    西门町四仰八叉躺在床上,被子踢横在一边,睡的正死,龙馨儿不禁又气不打一处来,都是你这个死淫贼,害的我一晚上没睡好,还担惊受怕的,你倒好,跟没事人似地,睡的还这么香!

    她回手将门掩上,心里恨恨地蹑手蹑脚走到床前,眼睛上上下下扫视着西门大官人,琢磨着从哪儿下手,收拾一下他。

    却是看到晨起锻炼的西门官人,支起很高一座帐篷,让她眼睛一下直了,脸上也红了,呼吸也急促起来。

    她做贼心虚似的飞快地看了一眼西门大官人,又左右看了看,深吸一口气,决定做一件让她心跳越来越快的事:我倒要看看这东西究竟长啥样,竟让我……让我……难怪男女要婚嫁,还乐此不疲……

    她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正要去撩开帐篷罩——长袍下摆,却见西门大官人猛地坐起,一把将辣椒放倒,翻身便压了上去,嘴里嘿嘿笑道:“还想偷袭我?被我抓到了吧……”

    西门町在龙馨儿推门而入时就已醒来,看辣椒鬼鬼祟祟的,便决定逗逗她,直到辣椒貌似要向弟弟下手,便再也无法淡定。

    “啊?!”龙馨儿一声惊叫,差被吓晕过去,一颗心更似要从喉咙里蹦出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怒视着西门町,张嘴正要话,却发现西门大官人一双禄山之爪已袭上双峰,正又揉又捏,顿时又让她闭上眼睛低吟出声,的话也变的娇腻无比:“死淫贼……快放开我……圆圆姐和筱轩她们就要来了……”而她心里却是纳闷不已,奇了怪了,为何淫贼的手摸我,感觉如此奇妙呢……

    嘿嘿……你不是不怕被人看到么?再圆圆她们又不是外人……

    西门大官人当然是不予理睬,手法更是多变,力道也加重了,很是严肃道:“你还叫我淫贼?!叫町郎,町哥哥也行。”

    龙馨儿很是担心陈圆圆她们突然回来,又被西门大官人抓摸的娇软无力,也早将那缕怨恨跑到了九霄云外,只能忸怩告饶道:“我……我叫出不来……你快……快下来……”

    “谁的?”西门大官人眉梢一挑,露出张敞画眉的贱笑,“哥觉得你很会叫啊……”

    早就过,龙馨儿不是胸大无脑,她微微一愣,便很快明白过来,脸上顿时羞红的像要滴出血来,娇嗔道:“你……你好无耻……”

    看泼辣无匹的龙馨儿竟作出如此女儿态,西门大官人顿时暗爽不已。

    “你不叫是吧,那等圆圆她们来……”

    “啊——不要……”龙馨儿伸手捂住脸,这才低声道:“町……町哥哥……”

    声音娇颤,悠呜婉转如箫笛,辣椒动情的低唤真个是荡气回肠,让西门大官人逗弄之心尽去,怜爱之心云涌。正在这时,却听到“笃笃笃”轻轻的叩门声,紧跟着传来独孤羽话道:“西门少主,你在么?”

    “独孤姑娘,你怎么来了?身体好了么?”远远一个声音传来,正是陈圆圆。

    西门大官人的足底按摩当然不是盖得,独孤羽昨晚就已经烧退,加上她那一副药的功效,早上起来更是病态全无,但她可不能告诉别人是西门大官人为她捏脚捏的,听陈圆圆问到,略显苍白的脸不由得一热,浅笑道:“多谢挂怀,今早又喝了一副药,现在已是无碍……”她羞于在这个问题上再扯,话锋一转道:“西门少主在屋里么?神尼前辈有事相邀……”

    “哦……公子还在睡着呢,我来叫醒他……”

    陈圆圆话没完,门已哗地一声被打开,西门大官人一边走出门外,一边伸了个大懒腰,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又回身将门带上,这才装着一脸迷糊的样子道:“呃……你们都在啊……羽妹,你神尼找我?那我们快走……”着,又看了看陈圆圆和叶筱轩手里端着的东西道:“先端回你们屋吧,我一会儿过来找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