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四章 宣抚使王轩

第八十四章 宣抚使王轩

    “……”

    “神尼,如如的伤情还有几日才能恢复,难道不用等她,我自己入宫?”

    **神尼轻轻一摆手道:“不用等如如,如果方便的话,贫尼今晚便带你进宫。”[..]

    呃?朱由检这么着急想见我?!难道是俺冒充大内密探零零七,掌掴大舅子,杀死田国丈,老朱知道了要找我算账?!

    西门町看了一眼**神尼,想想应该不是,老朱若是发怒,早派兵来捉拿自己了,哪里会请自己入宫?

    西门大官人沉吟片刻,抬头看了看窗外,一头道:“那好吧,嗯,现在我得先去朱由橏那儿,希望事情顺利。”着,他站起身来。

    **神尼跟着站起,没有话,而是了头。

    西门町从**神尼房中出来,已近中午,也顾不得洗漱,填肚子,便骑了帝王驹匆忙赶往惠昭王府赴约。

    朱由橏正在家等的着急呢,西门町刚到府门前,他便迎了出来,但却没将西门大官人迎进府内,而是直接将西门町带往他一个盟友家。

    前文交待,朱由橏决定跟西门大官人摊牌,自然是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力量,引见一些己方的人手。

    **********

    王轩的都尉府位于京城玄武门一带,可以是京城最繁华,最热闹的所在。

    平日里,书的,唱曲的,卜卦算命的,插标卖身的……各种卖艺的不知道有多少,闲着没事的话,你从早到晚,一路看过去也是看不完。

    但今日的坊市街道上,却是另一番情景。

    往来的行人,面色难看,脚步匆匆,没有丝毫的闲适满足之态。连总是在街头晃悠,看谁不顺眼就收拾的东西厂厂卫也是不见了踪影,也看不到一个锦衣卫的缇骑在街上行走,满眼竟都是穿着红色袄裙,戴着斗笠,手拿生锈的铁矛,或是刀鞘破烂的腰刀,在街市上三五成群,横冲直撞的官兵。遇到行人,就翻掠银钱,此外什么鸡鸭鱼肉,大米白面,只要是有用的东西就一律抢下来,就是一根毛也要扯半截下来。

    往前看去,骑在一匹白色的高头大马上,领兵的正是宣抚使王轩。

    他未穿官袍,戴软幞头,一袭圆领开衩衣,乌皮六缝靴,腰挎长剑,挺直的鼻梁,配合他眼神的凌厉,显得是傲气十足。

    他手中把玩着一柄象牙柄的马鞭,对眼前这一幕幕惨剧,多少路过的百姓被抢个精光,或是被打的满地找牙,这位宣抚使就是视若不见,只当没发生一样。

    光天化日,天子脚下,他带着这些官兵如此扰民,毫无纪律可言,却是仗了谁的胆子?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些官兵是朱由检同志特批,准许他临时招募的。

    就在前不久,李自成残部死灰复燃,进入河南后,与当地起义军合兵,众至数十万,短短一个月时间,竟是势如破竹,破永宁,克宜阳,斩万安王朱采,现已直逼洛阳,消息传到京城,老朱再也不能蛋定,连刚选出的数十个美妃也是无暇临幸。

    而与此同时,曾被招安的农民起义军纷纷复振,边关清军貌似约好了一般,也是大举进犯,一时间,明朝上下一片惶恐,四处调兵扑火,很难再行抽调人马去洛阳救急。

    京城的禁卫军倒是有数千人,但分散在各城门,拱卫京城,却是不能调动。

    老朱无兵可派,也不可能派个光杆司令冲上前线。再了,也没有哪个傻~B愿意自己孤身上前线的。

    他正急着呢,王轩站出来了,指天画地,夸下海口,只要皇上拨款,我便自己组建一支军队,亲自领军北上助福王朱常洵剿灭闯贼。

    有人主动站出来领兵迎敌,老朱当然是高兴非常,不但答应让其招募营兵,还勒紧裤腰带,从羞涩的国库内搜罗了几万两银子给王轩当饷银,并且,还把神机营里大半火炮都给了他。

    得老朱如此鼎力支持,王轩还能不牛~逼?!

    而王轩之所以主动请缨,招兵买马,却是跟某人谋划而后动。

    这某人,便是惠昭王朱由橏。

    不错,王轩已被朱由橏拉拢,而他坚定立场,追随朱由橏,除了朱由橏许诺给他的荣华富贵,还有一个主要原因。

    王轩这个纨绔早对朱由检的另一个女儿,朱微如的妹纸,长平公主朱微娖垂涎三尺,但老朱却有意将微娖许给兵部侍郎周显,这便让他很是郁闷。

    反正不是自己的女儿,朱由橏当然是慷老兄之慨,拍了胸口答应于他。

    王轩被朱由橏拉拢,但王轩的舅父,兵部尚书杨嗣昌却很“迂腐”,固执的很,不受朱由橏蛊惑,但他知道朱由橏生有异心,却因为王轩而睁只眼闭只眼,没有告发,更不会大义灭亲。不过,杨嗣昌倒是恪守自己的底线,不让自己掌控的“枪杆子”被挖墙角。

    因此,朱由橏想发动军事政变,却始终不能如愿。

    现在机会来了,我自己组建一支军队还不行么?不但师出有名,还不用自己花钱。

    当然,这支军队组建后,还归杨嗣昌管,朱由橏也怕他那儿出问题,便没有对王轩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而是从正面对他“晓之以理”,先服他冲到前面,组建军队再,即便杨嗣昌怀疑什么,也不便阻拦:周显之所以得到皇上赏识,除了靠着祖上的余荫,主要是因为他曾随六省军务熊文灿围剿过起义军张献忠,并有建功……现在闯贼复振,可谓天赐良机,我相信,凭你的文韬武略,当可以在皇上面前有更好地表现,并且,你背后还有你舅父撑腰,你还能输给周显?而现在朝中无兵可供调遣,你正好可以恳请皇上准许你招募新兵,由你亲自带兵,到时候,剿灭闯贼,便是你一人之功。不定皇上高兴之下,会更改初衷,将微娖许配给你……

    王轩激动了,脑子里浮想着微娖妹纸已经洗白白等着他凯旋而归,便雄姿英发,冲动了。

    至于这支军队能否剿灭闯贼,朱由橏是不关心的,关键是要为己谋反所用。

    但朱由橏没想到的是,大明朝这些年隔三差五就要征兵,京城内剩下的适龄青年,不是歪瓜裂枣,但也不是啥好鸟。

    王轩新招募的这五六千个营兵便都是京城中的地痞无赖,即便换了一身戎装,也是改不了横行霸道,走路对着空气也要踢三脚的德行。

    这样一群乌合之众,能帮助朱由橏谋反么?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且这群新兵蛋~子由俨然怀揣老朱尚方宝剑的王轩压阵,一路欺横,往都尉府旁边新搭建的营地而去,连往常那些个维持京城秩序的巡城御史也不见了踪影。

    到了营地,王轩让人安排了新兵,便踌躇满志,趾高气扬地回都尉府而来。

    他骑着高头大马刚到都尉府门前,却是看到从另一头走马过来两个人。

    一个不认识,但他的胯下马浑身金黄,却是让人分外瞩目,正是西门町骑着他的“悍马”同学。

    而另一个,自然是朱由橏,他带西门大官人来,一是借“阅兵”,展示实力;二是介绍“盟友”认识,大家好好沟通,加强合作。

    王轩虽然骄狂,但见到七王爷,却是不敢怠慢,连忙勒马相迎。

    *********

    Ps:呼~~~~终于赶回来,兑现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