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六章 你道不道歉?

第八十六章 你道不道歉?

    丫鬟秋菊眼眶含泪,满脸委屈,松开西门町的衣袖正要屈身告退,西门大官人却拦住了她,笑嘻嘻地对姚正博道:“姚正博,你看看你,年纪一大把了,还欺负一个姑娘,我看你真是越活越不像样了。”

    西门町的眉开眼笑,但语气中满含揶揄,并且直呼其名,完全是训斥人的口吻。[]

    西门町当然看出来,姚正博完全没将王轩甚至朱由橏放在眼里,而二人却对姚正博客气的很,貌似不敢得罪。既然打算跟王轩亲近亲近,又不受他白眼,还是展示一下实力。

    有实力的人才能受人尊重嘛。

    如此,姚正博便光荣地成为了西门大官人展示实力的靶子。

    当然,西门大官人不清楚朱由橏他们跟恶魔崖的关系,自然是不好跟姚正博翻脸,先调戏调戏他再。

    闻听西门町之言,再看到姚正博老脸通红,一副尴尬的表情,朱由橏更是对西门町高看不少,王轩也不由得对他另眼相看。

    几人都没话,西门町便神色一肃道:“我最讨厌以大欺,以强凌弱,不过……”到这儿,西门町抬手将手中的一朵山茶花斜插在丫鬟秋菊的云鬓上,又嘻嘻一笑道:“套用王都尉一句话,其实我这人,很好话的,你跟人家姑娘道个歉吧,我只当这事没发生过。”着,他用眼睛余光留意着王轩和朱由橏的反应,如果他们阻止,就一笑了之,反正已很嚣张地证明了一下自己;如果他们隔岸观火,倒是不介意将“火”引燃,趁机将这个色魔海扁一顿,先替雪恩妹纸出口恶气,也能看看朱由橏他们跟恶魔崖究竟是何关系。

    不知道朱由橏二人是被西门町的话惊到了,还是真的静观其变,二人竟都是没话。

    这一下,姚正博老脸挂不住了,老子身为恶魔崖十大恶魔,论身份,论地位,在江湖上怕过谁来?现在又是这都尉府的座上宾,连这个什么七王爷也对自己客客气气的,让我跟一个丫鬟道歉?!开……开他妈什么玩笑呢……

    姚正博虽然忌惮西门町身手,但关乎到面子问题,却是不能丢的。

    他双掌虚握,暗自将采阴功提起戒备,老脸也耷拉下来,冷冷道:“西门少主,你这是故意找茬么?”

    西门町巴不得他翻脸呢,见状立马也沉下脸来,冷声道:“找茬?我才没那么无聊,我只是想替这位姑娘讨个公道。你道不道歉?”

    “老夫不道歉又如何?”

    被逼到这份上,姚正博只有挺直腰杆,硬着脖子了。

    “是么?我倒要看看是你嘴硬,还是我拳头硬……”

    这个时候,朱由橏当先反应过来,连忙拉着西门町劝道:“贤弟,你这是干什么?姚大侠是……”

    姚正博冷冷插话道:“老子可不是大侠,老子是色魔,专门采花的色魔。”

    这厮年纪已经不了,难道换个马甲重新混江湖?看他脸上自傲的表情,破有“我是色魔,我光荣”的架势,显然不屑当什么大侠。

    “呃……姚……姚前辈是自己人,大家开个玩笑何必当真,再王都尉刚才已经不介意了……”

    西门町成功将姚正博的“火”起,当然不能让朱由橏扑灭。

    他一摆手打断道:“由橏兄你别了,我今天还非要他道歉不可,难道我出去的话还能收回么?”话音刚落,他根本不给朱由橏劝架的机会,抬步间,身子已鬼魅般到了姚正博身前。

    姚正博已经见识过西门町的速度,但现在亲身体会,感觉更是恐怖。他虽然一直戒备着,也是被吓了一跳。

    不过,姚正博身为色魔,干了无数的采花勾当,自然是久经沙场,也练就了过人的灵敏反应。

    他惊了不到半秒钟,便反应过来,抬手挥掌就击向西门町胸口。

    虽是仓促间,但他一掌之力,也是运足了七八成采阴功。

    西门大官人感觉到姚正博的掌风飒然,但他现在有叉腰神功傍身,哪里会在乎?他站在那儿动也没动,任凭姚正博这一掌击在自己胸口。

    嘭!

    随着一声大响,那丫鬟还以为西门大官人已被击飞,吓的闭上了眼睛,但没听到动静,随即又睁开,却是看到西门大官人站在那儿纹丝不动。

    这一掌的威力实打实地攻击在了西门大官人身上,但他没感到任何的疼痛,这当然是因为西门大官人肉身强悍,抗打击能力强到变态。

    姚正博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显然情况不妙。

    是的,姚正博身体力行,很好地证明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原理,他击出的力量越大,感到的痛苦就越大,掌上传来一阵阵深透骨髓的疼痛。

    但他颇为硬朗,咬牙强忍,抬脚就踢向西门町裆部。

    西门町的蛋蛋可是吃过辣椒的苦,岂会让姚正博得逞?身子一侧,已是迅疾无比的躲过色魔这记阴招。

    而姚正博的身手也是了得,借着西门町闪躲的机会,抬手一掌已横扫而来,看样子是要煽西门町耳光。

    西门大官人眼睛一亮,貌似受到启发。

    他一竖左臂,格挡而出,同时右手反手轮了出去。

    “喀嚓、啪——”

    几乎是两声连响,姚正博那一掌挥来,手腕处正击在西门町手臂上,手腕竟然被当即震断。而西门町反手一巴掌,更是干脆利落,姚正博扑通一声,便在西门大官人面前跪了下来。他倒是不想跪,但西门町这一巴掌直接煽掉了他几颗老牙,把他煽的七荤八素,脑子晕晕的,站不住啊。

    西门町可是留了不少力,不然的话,一巴掌绝对将他煽飞。也是姚正博这些年没有辱没“色魔”的头衔,几乎掏空了身子,身板实在是虚。

    啧啧啧……老子越来越喜欢扇人耳光了,因为看起来,够嚣张,够牛~逼。

    西门町对这一巴掌的效果很是满意,自我感觉比以前煽的都好,气势非凡。

    他脸露不屑,一伸手捏起姚正博的下巴,也不管他嘴角流下的血沫沾手,语气森然道:“你道不道歉?”

    一边,另一手却在他左右脸上轻轻地反复拍打着,侮辱味十足。

    姚正博自然也不是孬种,虽然右边脸早已高高肿起,但眼含怒火看着西门町,却是一言不发。

    “呵呵……出来混,总是要挨嘴巴的,我不介意多多满足你……”

    西门町笑嘻嘻着,手掌轮圆了正要抽下,却是被回过神来的朱由橏一把拉住了:“贤弟,息怒,息怒,请听我一言……”

    西门町一用力将手挣脱,一副牛脾气犯了的样子,很是坚定道:“你啥也别,今儿他不道歉,我绝不干休!”

    这话的,差让那丫鬟秋菊感动的哭出来,看向西门町眼里,满是星星。

    而西门町话音刚落,手掌已跟着落下,啪的一声,姚正博耳朵嗡的一下,左边脸已中招,紧跟着耳边又传来西门町锲而不舍的追问:“你道不道歉?”

    姚正博被西门町捉住下巴,这一巴掌虽然没有被煽倒在地,但也是彻底晕菜了。

    他眼睛看着西门町,却是迷迷糊糊,恍惚间,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涌入他的脑中:真特妹的,我俩……到底谁是恶魔啊?

    啪!

    啪!

    ……

    随着西门町一下下货真价实的耳光送给姚正博,他原本菜色的脸蛋已是红肿一片,彻彻底底成了猪头。

    活该姚正博倒霉,他遇到西门大官人,就等于遭遇了合同条款中的“不可抗力”。

    那王轩早看傻眼了,仿似那巴掌是煽在自己脸上,看着神情坚定的西门町,竟没来由地从心底发寒。

    而西门町如此“倔强”,还真让朱由橏无可奈何。但两边人都不能得罪,一时间,让他有后悔带西门町过来了。

    “西门少主——请手下留情!”

    就在朱由橏干着急,围着西门町团团转的时候,突然飞身而来几个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