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八十七章 不能坐视

第八十七章 不能坐视

    当先一人,硕大的头颅上散乱的白发随风飘舞,配上铜铃眼,酒糟鼻和一张血盆大口,仿似来自地狱的恶魔,正是在恶魔崖任职副崖主的疯魔,吴风之。

    紧随其后的两人,奇装异服,花里胡哨,自然是凶魔杜克峰、杜克岩兄弟俩。[..com]

    而最后一人,身姿袅娜,容貌绝美,正是魔女秦婉。

    她一身明黄色长裙,上身加个浅棕色对襟敞领夹袄,将雪白的脸颊映得有些晶莹剔透。

    简单地搭配,却是产生了震撼的效果,连西门大官人也不自禁地感到眼前一亮。特别是她长裙下一双美腿,虽然不是很长,却偏偏给西门大官人一种修长到无边无际的感觉,嗯,应该跟视角有关,西门大官人弯着腰,偏头往上斜视。

    而随着她走动,一截嫩白丰韵的大腿时隐时现,分外诱惑,西门大官人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

    不过,西门大官人有正事要干,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眼光。

    喊话的正是疯子吴,从几人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显然在京城,在都尉府能见到西门町,表示很震惊,更对西门大官人完全无视他们的到来,继续不紧不慢地煽着姚正博耳光,表示很生气。

    秦婉站在几人身后,眼角微微扬起,不动声色地瞥了西门町一眼,但眼里却是掠过一抹隐藏极深的得意,应该她是想到了在定性师太面前阴了他一把。

    而她这斜斜地一瞥,配合其迷人的身段,让这一眼的风情直让她眼白处都生出了无限的诱惑。

    可惜,西门大官人忙着“打孩子”,没能欣赏到,倒是让迎上前,站在她身侧的王轩两眼发直了。

    西门大官人脸上笑嘻嘻的,随手煽击,力道不大,声音不响,看那架势,就是“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的意思。

    此时的姚正博,即便他老妈来也不认识了,虽然他还没昏迷(这自然是西门町故意的,打昏过去,扇耳光还是屁意思),但也是神智不清,浑不清楚周围发生了什么。

    西门町如此嚣张,那是完全不将疯魔、凶魔放在眼里,杜克峰、杜克岩当先沉不住气,袖子一撸,便要冲上前阻止,却是被疯子吴一伸手拦住了。

    不是猛龙不过江,西门町这般作态,要么有超强的实力,要么就是脑子进水了……不过,看他脸上那若有若无的傲慢,以及姚正博被煽肿的脸蛋,疯子吴决定,不跟这厮一般见识。以和为贵!

    当然,老吴同志也是看出来,姚正博只是受了皮外伤,并无大碍。

    “西门少主,有话好,还请先住手,若是姚正博无理在先,我恶魔崖一定还你一个公道。”

    疯魔礼貌用语的背后,却是透出一股咄咄逼人的味道。言下之意,若是你西门町无理取闹,那我恶魔崖也不是吃素的,一定会讨回这笔债。

    他着,脚下往前逼近了一步,一股无形的压力也迅速向四周扩撒开来。

    这气势虽然很猛,让靠近西门町站着的朱由橏不由得后退了一步,但他这气势,在西门大官人面前委实不够看。西门大官人两世为人,谁想在气势上压倒他,那纯粹是做梦!

    一脸无奈加无辜的朱由橏嗅到火药味渐浓,有心要阻止,却是几次张嘴都强忍住了,貌似疯魔几人随时要发飙,显然怕引火烧身,还是明哲保身先。

    西门町一直留意着朱由橏和王轩的反应,见他们都闷声不话,便决定将火继续烧下去,如果能让恶魔崖迁怒于他们,那是最好,想来他们勾结在一起,也不会干什么好事。

    他反手一掌,啪的一声,击打在姚正博的头,立时将其击晕,又慢条斯理地将手上沾染的血迹在他身上仔细擦了擦,然后方直起腰身,面对疯魔。

    “吴崖主,幸会……”他笑嘻嘻地朝疯魔微一拱手,接着一指那丫鬟秋菊,正色道:“王都尉将你们引为座上宾,那是尊敬你们,但姚正博很不自重,竟在光天化日之下,欺辱一个府上的丫鬟,这让做主人的情何以堪?当然,七王爷和王都尉大人大量,不会计较,也是身为主人,碍于情面,不好啥,但我作为他们的朋友,却是不能置之不理,并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我等江湖中人的份内之事,这件事便只好由我出头了。”

    我草,就这么屁事?!还特妈路见不见拔刀相助,我呸!

    疯魔听的这个火大啊,再也沉不住气,铜铃眼一翻,怒声道:“西门町,为了一个女婢,你至于么?”

    “怎么不至于?女婢也是娘生肉长,也有尊严,也懂得自爱……”他很是诧异的看了疯魔一眼,伸手一指秋菊,煞有介事道:“别看她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但她弱的心灵已经遭受了极其粗暴的摧残和蹂躏,这绝对会给给她以后的成长和人生留下一段惨痛的阴影,难道这还不严重?”

    疯魔深吸了几口气,强压住胸口狂涨的怒火,冷声道:“行了,这事就算姚正博不对,活该他挨打。”

    他不想跟西门町再啰嗦,话一完,一探身,便要将姚正博扶起,却是被西门町一下拦住了。

    “慢着,慢着……”西门町看了一眼晕倒在地的姚正博,一副悻悻的表情道:“我只是让他跟姑娘道个歉而已,没想到他宁愿挨打也不道歉,却是又不禁打……”着,还叹了口气,一副还没打过瘾的样子,接着却是眨了眨眼,看着疯魔一副理所应当的口吻道:“既然姚正博不道歉,你身为恶魔崖副崖主,便替他跟这姑娘道个歉吧。”

    疯魔闻听,气得差将眼珠子瞪出来,满头白发也几乎像刺猬般根根立起,却是怒极反笑道“嗬嗬……西门町,老夫一忍再忍,你还如此消遣于我,可是要跟我恶魔崖为敌么?”

    “我吴崖主,怎么能我消遣你呢?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就是道个歉嘛,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西门町却是神色淡定地看着疯魔,笑嘻嘻地又加了一把火:“吴崖主,干脆,道个歉,这事就此揭过,我们还没吃饭呢,一会儿咱们好好喝两杯。”

    我草你祖宗的,道歉事,低头事大,让老子道歉,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疯魔干脆不话了,眼睛瞪着,大嘴咧着,因为功力运起,浑身的衣服也鼓胀起来,一副随时要扑上来吃人的架势。

    凶魔二人也是恶狠狠瞪着西门町,并一左一右站在疯魔两侧,为他撑腰助阵。

    硝烟弥漫,战火一触即发。

    这时,站在他们身后,一直偷眼观瞧的秦婉,却款步扭腰走上前来。

    “西门少主,你让吴伯伯跟这个丫头道歉,只怕她承受不起。”她眼含妩媚地飞了一下西门町,不知她是真情流露,还是丫的纯粹秀演技,真个是眼波流转,百媚横生,不出的撩人。

    王轩终于找到机会,连忙也走上前,及时插话道:“秦姑娘此言甚是,怎可让吴崖主给一个奴婢道歉?呵呵……这本就是一个误会,我早过不会介意,西门少主,你太较真了。”

    西门町没理秦婉,而是对王轩很是“赧然”地笑笑道:“其实……唉,我也是被逼得没办法,既然我强出头,就得有个结果啊,你这个做主人的不管,我……我却是不能坐视。”

    妈的,你就装吧!

    看到西门町这副鸟样,王轩很想冲上去踹他一脚,当然,仅仅是想想而已。

    秦婉见西门町把自己当空气,放电也白放了,顿时神色一滞,脸孔涨红,看上去有像脑溢血英年早逝的迹象。